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赝妃传奇3逆战 随书附赠 3张大尺寸赝妃传奇人物珍藏卡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青春古风宫廷言情小说

22.50 限时折扣 原价:¥30.00
运费: ¥0.00~20.00
库存: 127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妃之战,挫骨扬灰,x终来战!

《赝妃传奇(三)逆战》

真假余情×真假思慕  真假龙凤×真假归离

莫名中蛊,断臂之痛!回归家乡仍暗箭无数!

三年蛰伏,缜密筹划,是为爱报复还是从未放下?

失去让白穆重新站立,她所经受的x切都要百倍奉还!逆世而战!

随书附赠:3张大尺寸《赝妃传奇》人物珍藏卡

从乡野少女到一国皇后,“失去”终于让白穆重新站立!
《赝妃传奇》x终篇,她经受的x切痛苦,都要百倍奉还!逆世而战!

本书共220页。

 

白穆和慕白终于确认心意,

准备携手步入礼堂。

可就在此时,商少君的船只大举进攻。

他不但掳走了白穆,

还让慕白心甘情愿走入险境随即丧命。

痛苦让白穆清醒,爱恨相抵,

她对他已毫无留恋。

商少宫打入皇宫只为带走柳湄,

却被商少君一举拿下。

他们的人生照旧跌宕起伏。

【内容提要】  

白穆回到皇宫之后,起初是从不开口说话的,而后见了一次太后,方才对商少君以礼相待。骗去了商少君的信任,白穆在太后的帮助下套出皇宫。与慕白重逢,二人在短时间内游历各国,也算惬意。不想,商少宫在关键时刻将白穆掳走,以此威胁商少君交出柳湄。白穆再次回到皇宫,商少君却整个变了样。当他在白穆面前将慕白一箭射中之时,白穆的心就死了。往后的许多年里,白穆一刻不停地编织着字的复仇之网,她要夺回属于自己的x切,她要让商少君知道生离死别的痛哭,她要逆世而战!

 

 


西西东东,原名涂贝,晋江文学网签约作者、《花火》古言花旦。文笔细腻流畅,擅于描写古代宫廷女性的成长经历,已出版《艳杀天下》、《斩情丝》、《吾欲成魔》等作品,在少女读者中人气高。勤政殿点着香炉。

暖意夹杂着馥郁的香,容易让人迷离,仿佛置身的,并非一个真实的世界。

陵安笔直地跪在御前,一动不动。

商少君面不改色地批着折子,良久,才抬头道:“陵安,朕并未宣你。”

“皇上!”一开口,陵安的声音就有些哽咽,用力地磕了个头道:“皇上!x切都是陵安的错,是陵安才导致了今日的局面,皇上要罚,就罚陵安吧!”

商少君的面色很快不悦地沉下来。

“皇上,当年是陵安日日夜夜守着您,不让您出东宫去找娘娘;后来又是陵安告知娘娘您在沉香阁,让娘娘听到了您和柳湄的对话;x后陵安又没能竭力劝下皇上放过慕公子,让娘娘怀恨至今……”

“皇上!x切的错都在陵安,奴才求皇上,莫要再惩罚皇后娘娘,惩罚太子殿下,惩罚您自己了!”

商少君蹙眉,冷声道:“出去。”

陵安继续哭道:“皇上!您和奴才都知道皇后娘娘这些年要的是什么,皇上……您便给她吧。您便放过她,放过太子殿下,放过您自己吧!”

“出去!”

“皇上!”陵安充耳不闻,只道,“太子殿下何其无辜啊!殿下不到十岁而已,却已聪慧过人,懂得治国之道,更性情温和,是皇上唯x的皇长子!是皇上和娘娘唯x的血脉啊!皇上……皇上何其忍心啊!”

“你不若去问问皇后娘娘,她又何其忍心!”商少君猛地搁下手里的朱笔。

“皇上,到底还是陵安的错……”陵安匍匐在地,不曾起身,眼泪直直砸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是陵安未能阻止皇上,是陵安替皇上准备了那支毒箭……若慕公子没有死,若那支箭上没有毒,若陵安稍动点儿心思……陵安明知一旦慕公子死在皇上手中,皇上和娘娘再回不到当初,是陵安的错!都是陵安的错!皇上,要死,便让陵安去死吧!”

勤政殿中安静一瞬。

外头风雪交加,北风刮得勤政殿的窗子哐当作响,却没有第三个人上前去关牢,只有灯烛被不时吹进来的风鼓动得明明暗暗,使得英俊帝王的脸,也跟着明明暗暗。

“陵安,你真以为慕白不死,便万事大吉?”商少君突然嗤笑一声。

“他的死,朕从未后悔。”他居高临下,垂着眼帘望着跪伏在地上的心腹,眼底流动着淡淡的自嘲,“陵安,慕白若不死,朕连过去这十年都不会有。”

陵安身子猛地一震:“皇上……”

“下去吧。”商少君复又低头看着眼前的折子,“朕的脾性你是知道的。”

陵安这才抬起头来,看这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是的,他了解商少君。

年少时热情善良刚正不阿的商少君,登基后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的商少君,那些年卧薪尝胆沉默隐忍的商少君,为人父后意气风发帝王威仪的商少君,似乎是当然,又似乎是必然,这位年轻帝王年少时的影子越来越淡,不是随便说几句好话就可以搪塞过去,不是苦苦哀求就可以令他侧目心软,他决意除掉的,没有人可以留下,譬如当年他执意设计杀死的慕白,他决意留下的,没有人可以抢走,譬如三出皇宫又三进皇宫的白穆,他决定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譬如对三国的连年征战。

陵安闭了闭眼,站起身,像从前无数次那样,弯腰俯身:“皇上,傍晚时分涟儿来过,称娘娘说今夜之后,太子殿下便药石无医。奴才告退。”

说罢,他没有再看商少君的反应,也没有再哀声求情,只弓着身子默默退下。

不知哪里吹来一阵疾风,窗子“噼啪”一声巨响,勤政殿的灯,也随之灭了。

比起勤政殿的暖和,凤鸾宫阴冷。

暖炉未点,门窗未关。刺骨的寒风夹杂着雪花横贯而入,落在地上,化作冰凌。殿内空空如也,只有榻上的女子,抱着怀里的孩子,轻声哼着歌谣。

天色暗沉,殿外的宫灯也未点全,宫人们都迎着风雪跪着,个个瑟瑟发抖,没有人敢出声,也没有人敢进去,殿内的歌谣萦萦传来,被风雪吹散,好似女子的低泣。

猝然一声巨响,宫门被人用蛮力打开。来人沉着脸,阴暗的光线下,虽看不清真切表情,却能感觉到浑身的气息,比冰雪尤甚。

宫人们一时失了神,怔怔望着来人,直到他一脚踹倒了当前的一名小太监:“都给朕滚下去!”

宫人们瞬间作鸟兽散,宫灯下的宫人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涟儿一个,跪在门口,声音里带了丝不易察觉的欣喜:“奴婢恭迎皇上!皇上万岁!”

殿门大开着,寒风直入,商少君就在门口站着,没有马上进去。

内殿门同样没关,只在门口,就能将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榻上的女子发都未绾,察觉不到寒冷一般,只穿了一层单衣,面色雪白,嘴唇殷红。而她怀里的孩子脸颊却通红,呼吸急促,尽管是在昏睡中,也显然不够安稳,可以看到眼珠左右转动,仿佛下一刻就会睁开双眼。

许是察觉到有人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x为随意的一眼,便垂下眼帘,随后,似是反应过来,重新抬眼,看着来人。

他也望着她,或者不能说是“望着”,而是凝视,要看入骨血般深深地凝视。

白穆的眼泪早已风干在眼角,双眼渐渐泛起血红的细丝,寒风迎面而来,她仍旧一眨不眨地迎上他的目光。

这是这些年来二人第一次这样长时间地对视,这样让自己的感情毫无保留的坦然对视。窗外的雪有愈下愈大之势,棉絮般层层落下,时光仿佛就在纷飞的雪花中徜徉,曾经的欢笑,曾经的眼泪,曾经的誓言,曾经的等待,都随之绵延消散。

商少君披着大氅,肩上落满了白雪,一步步地进去,又停在了内殿门口。仿佛在思酌什么,仿佛在考虑些什么,良久,他才重新抬步,走到了床榻对面的矮榻。

一如半月前的那个夜晚,一人坐在矮塌上,一人坐在床上,相顾无言。

这次却是商少君先开的口。他低笑了一声:“阿穆,十年了,朕以为,你早就放弃了。”

白穆移开眼,没有再看他,轻轻拍打着怀里的孩子。

“朕当真没想到,十年了,你仍旧如此固执。”

殿内只有床榻边点了盏暗灯,商少君徐徐望着白穆,眼里的笑意便如灯烛的火光般,闪闪烁烁:“看着朕如傻子一般惊慌失措,训斥御医,张贴皇榜。看着这x切,你很开心,是吗?”

白穆别过头,仍不作声。

商少君站起身,负手立在她身前:“怎么?你不就在等朕来?等着朕来与你谈判?”

白穆抬头,轻轻一笑,声音略有些嘶哑:“没错,我在等,等了整整十年。没有这十年,我拿什么做筹码来与你谈判?”

“那你觉得,这一局你是输是赢?”商少君没有看她怀里的孩子一眼,漆黑的眼底尽是冷傲的寒光,熠熠盯着白穆。

输,或是赢?

不知从何时起,曾经执手许誓的两人,默契地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十年前,以自由为赌注,以性命为筹码,十年后,仍旧以自由为赌注,以性命为筹码。只是自由,一直是白穆的,性命,却从十年前的慕白,变成十年后的太子。

十年前白穆输了,十年后呢?

白穆笑着摇头:“无所谓。”

“若赢了,我便带着凌儿隐居尘世,远离争斗,你我各自珍重。”白穆坦然地望着商少君,“若是输了……”

她掀了掀嘴角:“我便与凌儿一道喝一碗孟婆汤,忘尽凡尘俗世,你我若有缘,来世再见。”


 

轻文库2018春季迅猛新书来袭!下一波征订预告:

青柠时代 VI

俏娇小仙闹皇宫②龙殿公子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赝妃传奇3逆战 随书附赠 3张大尺寸赝妃传奇人物珍藏卡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青春古风宫廷言情小说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