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千金逍遥纪3王牌公主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再次唯美发力 欢脱古风少女作家萌晞晞乐不思蜀闹北翔

19.35 轻文库 原价:¥25.80
运费: ¥0.00~20.00
库存: 91 件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再次唯美发力!

欢脱古风少女作家·萌晞晞·“乐不思蜀”闹北翔!

《千金逍遥纪③王牌公主》

顽皮精灵公主 对决 城府深沉皇帝

不靠谱的假公主,智计百出,开启“花样捉弄大法”,闹翻整个北翔后宫!

实力证明:有人宠的妹子坑了皇帝都没事!

本书约203页。

 


逗公主,抓“小鬼”,吓太妃,

气太子,解宫密,助王爷!

假公主花样斗智,“乐不思蜀”闹北翔!

这个姑娘真的让人看不懂——

别人是奉旨成亲,上官清却是奉旨搅婚。

还好她自有妙计应对,

在北翔王爷面前变得弱柳扶风,

东林世子面前却化身刁蛮暴力公主,

不过,北翔王爷和东林世子

为什么肩并肩一起来见她啊?要露馅啦!

这次,上官清玩大了,

先为公主拒亲,再成王妃探子。

更在北翔皇宫抓“鬼”,

北翔皇帝面前舞鞭打公主,

顺便还帮“假夫君”夺权,

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啊……

内容提要

别人都是奉旨成婚,到上官清这儿,却成了冒牌公主,还要“奉旨搅婚”!才结束“还乡假”回京的上官清接到了皇帝下达的新任务——扮演其流落民间多年的女儿,假装五公主,将两国求亲者全部吓跑!于是该状元女侠改名换姓,以“戏精”的实力开始了表演……

但她翻脸如翻书的演技却适得其反?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北翔王爷与东林世子都是不走寻常路的人啊!更让她措手不及的是,圣意突变,皇上居然让她“远嫁”北翔,帮“夫君”夺位?而老哥还断言她的“夫君”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温雅好相与?

唉,看来一旦上了皇帝的“贼船”,如果不想翻就只能使劲儿往前瞎划了。奈何某神偷的醋坛子说翻就翻,北翔太子又虎视眈眈,这“内忧外患”的日子不好过啊!上官清呈自信状:且看本“公主”巧施妙计,尽扫天下无敌手(老哥,你干吗打我的头?会变笨的)!

我好喜欢看“千金逍遥纪”系列,特别喜欢上官清,她真是太可爱、太古灵精怪了。她是个小事迷糊却又善良、大事上看似不靠谱却又往往出奇制胜的姑娘。她有自己的定位,不以天下为己任,却会在国家需要、百姓受苦时有取舍,为此,她甚至可以屈服于一时的困境。而且,她在每部书里变一个身份也让我欣喜,感觉有个好朋友总在不断变身来逗我开心。我也希望她能一直开心地陪我走下去!

——本书忠实读者 素兔也咬人

逗公主,抓“小鬼”,吓太妃,

气太子,解宫密,助王爷!

假公主花样斗智,“乐不思蜀”闹北翔!

这个世道果然看不懂——

别人是奉旨成亲,上官清却是奉旨搅婚。

还好她自有妙计应对,

在北翔王爷面前变得弱柳扶风,

东林世子面前却化身刁蛮暴力公主,

不过,北翔王爷和东林世子

为什么肩并肩一起来见她啊?要露馅啦!

这次,上官清玩大了,

先为公主拒亲,再成王妃探子。

更在北翔皇宫抓“鬼”,

北翔皇帝面前舞鞭打公主,

顺便还帮“假夫君”夺权,

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啊……

 

萌晞晞

福州市作协会员,傲娇狮子座,90后出入职场小萌新老师一枚。江湖人称“码字机”,小说漫画一把抓,偶尔翻唱吼一嗓;擅长一本正经地搞笑,希望自己的文字能给读者带来快乐。已出版作品《千金逍遥纪①少主出山》《千金逍遥纪②天降状元》。

“怎么还不来啊?”

清晨,鸟鸣阵阵,露珠还挂在叶尖儿上,上官清已在御花园的双鲤池旁徘徊好一阵子了。昨晚她就琢磨着,若是规规矩矩地等在殿内见面,那与循规蹈矩的文静型公主无异了,故而她决定出其不意地在半道上堵人。

“公主放心吧。华世子早朝觐见结束后就会来见您的。”桃子跟在她身边,说话间随手又替她理了理发髻与衣襟,“这儿是 bi 经之路,错不了!”

上官清任由她摆弄:“唉,为了涟儿我也是豁出去了。”前几日在白芷宫中的“装模作样”,多多少少是因为在熟人面前放得开。可真要对上个完全不认识的华不易,自我放飞起来还真是不易……

“放轻松。依奴婢看,公主本色出演对付华世子就够了!”

逐渐领教到这小妮子的嘴真不是省油的灯,上官清戳戳她的脑门笑骂:“你就损我吧!”

“公主下手轻点儿啊!您习武之人随便来一下,奴婢可经不……”

桃子还要接着贫嘴,却发现上官清的眼神忽然对着自己背后某处发了直,还泛出了那么点儿如果让郝副将发现定会很不愉快的——痴痴光芒。

于是她好奇地转过身,循着方向望去,但见不远处的嶙峋假山后,转出了一位峨冠博带、清逸俊朗的素衣男子,半披半束的墨发只在脑后缠了一根金丝勾勒的缎带,随风飘逸。在四周苍翠竹柏的掩映下,令人心旷神怡的绿意悄然游上他那灌了风的翩翩大袖,和着脚下所穿的高齿屐踏于青石径上发出的清响,自成一番雅趣,就像是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

上官清暗自感叹着,将也愣住的桃子拉到自己身侧,偏头低声问:“你确定你家公主没兴趣嫁给这样的美男子?”此人服饰风格与中岚人迥异,又在此时经过这里,身后还跟着朱公公,定是华不易了。

“这个……”桃子这才回神,“公主应该不知道他长得这么好看。”

“那我们还按照原计划进行吗?”男子越走越近,上官清一时拿不定主意。要对这么俊美的“弱男子”动手,不是堂堂女侠所为啊!

“万一雍和王更好看呢?或许公主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更更好看呢?总之我们还是不要擅作主张吧。”

桃子的假设才完成,华不易就已来至跟前了。

“老奴见过五公主,公主万安。”朱润率先见了个礼,才起手为两人介绍,“真是巧得很,陛下正命奴才领华世子去清荷宫,却在这儿碰上公主了。华世子,这位便是陛下刚从民间寻回不久的掌上明珠,清儿公主。公主,这位就是东林的华不易世子。”

华不易笑看上官清片刻,便振袖一揖道:“能够与如此明丽动人的公主结缘,是不易之幸。”

嗓音如飞瀑激石,又似空谷回音,泠泠有超然之感,连寻常的恭维之词也变得格外悦耳。

这让上官清忍不住心软,不愿暴力以待,但为了圆满完成任务,她在短暂的心理斗争后,还是抬起右手,重重地落在他的肩头,故作粗鲁地道:“哎呀,大家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没什么特别的,华世子客气了!”

猝不及防的华不易果然发出一声闷哼,却没有撤开肩,只是将身子稍稍倾斜,一缕墨发随之垂至胸前,竟多了几分雌雄莫辨之美。

上官清本以为自己这一掌下去,对方避免吃痛躲闪,她才有机会找碴出手,却没有如愿,只好狠心地再下毒手——只听得“啪啪啪”三连击,华不易果然吃不住痛地颤了颤。

可他下一瞬的反应,却着实出人意料。没有不满的神色,更没有退却的举动,他那双含情的丹凤眸微挑,同时伸手覆住了她仍按在自己左肩上的手,悠悠地道:“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清儿公主肌肤细腻,温软如玉,真是叫不易爱不释手,心乱如麻。”

说话间,他的拇指指腹还很不安分地在上官清的手背上来回摩挲。

上官清发现自己错了,眼前这位华世子用“斯文”二字来形容是不够的,得在后头添上俩字——败类!

“清儿公主在想什么呢?”华不易以为她只是与所有东林女子一样,娇羞得说不出话来,便乘胜追击地转而捉住她的手腕,将其引至自己心口前,贴近,“可是以为不易在戏言?如若不信,大可试试不易的心跳,是否比寻常时候跳得要快许多。”

“世子错了,体虚的人也会心跳较快。”上官清态度严谨地纠正他。

华不易闻言,有片刻失语,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还不忘把她的手又握紧了些,说:“公主原来还通医理,了不起。不易最欣赏多才多艺的奇女子。”

上官清没想到他还能接得住话,不禁挑眉,道:“世子大概觉得很奇怪吧?你之前这样对待东林女子时,她们通常都会愣住片刻,紧接着脸色绯红地抽出手,再小白兔似的跑远。本公主却连手都迟迟没抽回来,这是什么原因呢?”

不承想她再三不按常理出牌,华不易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光,大约可以名之为兴趣,似乎还掺杂了些别的东西:“那就得请公主赐教了。”

“因为,”上官清唇边挂着笑,倾身稍凑近他些,边说边缓缓地把手抽出,“本公主想抽的可不是只有这只手。”

“还想抽什么?”手中空了,华不易下意识地追问。

“抽你啊!”

话音甫落,上官清后退一步拉开距离,同时反手将别在背后的长鞭亮出,朝华不易的门面狠狠地抽去!

“喂!”

华不易大惊失色,急忙向右一个踉跄,堪堪地躲过一劫。但上官清也随之一旋腕,鞭身陡然疾转,追击而去。照理来说,不会武功的华不易该是难逃俊脸被毁的结局,偏偏走运地被脚下一块凸起的鹅卵石绊倒,顿时失去平衡,呼喊着,双臂在空中胡乱地挥了几下,便一头栽进了身后的池塘!

“朱公公救我!我……咕噜……我不会水……”

缓带广袖成了致命的累赘,拖拽间越来越沉,华不易扑腾不动,求救间就被灌了好几口水。

“哈哈哈……”

“来人!快来人!把华世子捞上来!”就这样,御花园立刻炸开了锅,附近的内侍及侍卫们在朱润惊慌失措的尖锐叫声中,急匆匆地赶来救援。但整个救人的过程,却是伴着岸边上官清那银铃般欢快的笑声进行的……

被捞上来的华不易狼狈不堪,哪还有初入目时的卓绝风姿?

“这回确定没兴趣了吧?”上官清嫌弃地瞅着他,与桃子继续最初的话题。

桃子抿唇,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道:“确定了。”

“很好,一会儿记得替本公主送碗热姜汤给世子殿下。这天气落水,还是很容易感染风寒的。”临走时,上官清不忘叮嘱,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是,奴婢记下了。”

就这样,“五公主怒抽华世子,俊少年惨成落汤鸡”的故事,很快就在宫中传出无数版本,成为宫人们茶余饭后的新鲜谈资。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只是睡了一觉的工夫,那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五公主,就在北翔雍和王的面前变了个样儿……

 

“发钗没歪吧?妆没掉吧?衣襟齐了没?”在清荷宫殿内翘首以盼的上官清正紧张兮兮地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并第九十九次向身旁的桃子确认没有差错。

桃子点头道:“公主您只是装文弱,别真这么没底气啊!”

“毕竟待会儿的表现和我平时天差地别,比在华不易面前有压力。”况且昨天她之所以能下得去狠手,纯属是及时看穿了华不易的登徒子的本质。这么想着,上官清习惯性地摸向后腰,却捞了个空,这才想起从不离身的长鞭被桃子没收了。

“就像您那天在殿里演的那样,就很好了。记得轻声细语,礼数到位,眼神要柔,步子要……”桃子还要再给她强调一遍,殿门外却已响起通报声。

“北翔雍和王到!”

上官清抖了个激灵,立时就要弹起来,却被桃子抢先一步搀扶住左手,这才想起要文雅、文弱、文明……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调整状态,慢条斯理地在原处站定,带着几分好奇望向门口。

来人一身青色窄袖锦服,上绣白鹤穿云图,境界出尘,白玉玲珑腰佩在和煦日光的照射下泛着华贵的光泽。将近而立之年的欧阳息退去了少年人的桀骜张扬,多了成熟男子的沉稳内敛。他那坚毅的面容,剑眉下如寒星般的眸子,并没有给人冷硬之感,唇边若有似无的淡笑,反倒昭示着其人的温文有礼。

望之俨然,即之也温。

不知为何,上官清从自己的“半腹诗书”中搜刮出了这么八个字。

但……介于昨日华不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教训,她还是决定不要过早地以貌取人,毫不犹豫地按照原计划进行才是正道。

待对方走到跟前,上官清才规规矩矩地福福身,颔首低眉地见礼:“清儿见过雍和王。王爷远道而来辛苦了,快坐下喝杯热茶吧。”她记得要轻声细语,所以说这话的时候是半点儿力气都没用,以免暴露出自己的中气十足。

然而,过犹不及,她的蚊子叫声莫说欧阳息了,便是紧紧跟在身旁的桃子都一个字没听清,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好几天没吃饭……

好在欧阳息没有介意,半猜着回揖后才温声道:“公主可是嗓子不适,不宜言语?

若是如此,不必勉强,本王待公主身体好些了再来拜访。”

这就要走?我还没吓到你呢!上官清心中“咯噔”一下,行动快于思考,身子一软,向前一栽,同时非常造作地轻呼出声。

“哎呀……”

本欲告辞的欧阳息稍惊,但也没失了礼数,反应迅速地仅用肘臂稳稳托住了上官清,不似华不易的毛手毛脚。他周身萦绕着淡淡的沉香气息,介乎药草与瓜果香气之间,泛着丝丝凉意,闻之沁人心脾。

上官清对他添了几分好感,顺势被桃子扶起坐下后,才歉意一笑:“让王爷见笑了,清儿昨日与华世子见面后,受了惊,便感觉身子轻飘飘的……”说着,她还抬手按了按额角。

“东林华世子?”不知想起了什么,欧阳息那双清明的眸子中升起了然笑意,“本王来的一路上,确实听到不少昨天他与公主见面时的传闻。”

这可怎么办好?怎就提到这事上了?这不是拆自己的台吗?上官清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王爷不提这事还好,提了奴婢就替公主气不过!”得亏桃子机灵,眼珠一转,立刻做愤然状,“昨天分明是华世子举止轻浮,公主不愿与他多纠缠,想要离开。谁想到华世子不依不饶,公主惊慌之下只是轻轻地推开了他。他自己没站稳掉下池塘,还不甘心地在宫中传些诋毁公主的话。”

没想到桃子居然如此机智,上官清忙不迭地也配合着往下说:“是啊,清儿这样的体弱之人,哪里能将世子殿下推入水中?只为早些脱身罢了。可到底落水的是他,我却百口莫辩,成了……”末了,她还努力地挤出两滴珍贵的眼泪。

眼见主仆二人都委屈地红了眼眶,欧阳息也敛了笑意,正色宽慰道:“华世子若真是如此作为,确实不该。清者自清,公主无须太过介怀。”

“王爷说的是。”拿帕拭泪,上官清轻轻点头,“王爷快也请坐吧。是清儿失礼了,一时只顾着自己伤心,忘了招待。”

“多谢公主。”欧阳息应着,与她对面而坐,目光却在她拿帕子的右手上稍作停留后才不着痕迹地移开。

桃子适时地上前替他斟茶奉上:“王爷请用。”

“听闻公主此前一直流落民间,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吧?不知公主在民间是以何谋生?”欧阳息接过茶碗,貌似随意地一问。

“嗯,是……”这闲谈的话题令上官清有些措手不及,她可从来没完整编造过“姬清”的生活经历,不由得脑筋飞转,“收养清儿的人家是小门小户,虽比不得富贵人家,但吃苦也谈不上。养父是……是教书先生,不曾让清儿去做什么谋生的活计,无非就是与养母一道做做女红,逢年过节贴补些家用。”

“原来如此。无论如何,寻得生父团聚,公主也算苦尽甘来了。”

直觉告诉上官清,欧阳息在听到自己的答案后,那眉峰微挑了下又 ji 快压下,必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但更让她在意的是,这家伙既然有兴致坐下来了解她的身世,就说明对她还有点儿意思,这可不行!

“不瞒王爷说,其实在清儿的眼中,生活改变的并不大,都是在闺阁之中,不过从家中小屋换到了宫中殿阁罢了。”上官清以为有对比才能有伤害,故而心生一计,主动引导话题,“倒是听说北翔风物与中岚完全不同,女子的生活也很不一样?”

“不错。我国贵女不坐闺阁,不喜女红,倒是骑马射箭,不输男儿。”欧阳息言语间不无自豪,“才能优秀者,从军打仗也可,朝堂议政亦可,都不在少数。”

“骑马射箭?真是不敢想象……”上官清瞪大杏眸,竭力让自己显得大惊小怪,随即又抬手按住心口,仿佛心有余悸般,怯生生地道,“说出来王爷可能要笑话我,清儿光是远远见到那马儿,便吓得腿软得不行!有一回在街上与马车擦肩而过,吓得清儿做了好几晚的噩梦!”她就要下点儿猛料,把自己渲染成一个胆小如鼠的公主,不信吓不住他。

欧阳息闻言,果然愣住片刻,才哑然失笑,道:“公主这般惧马,出行岂非 shi 分不便?若是远途,乘坐轿辇实在耽搁行程。”

开弓没有回头箭,上官清只能将胡诌进行到底,一本正经地回答:“在民间时家中贫寒也买不起马,只有老骡子。那骡子清儿便不怕。认亲回宫之后,嗯……确实多有不便,但父皇体恤,常会给清儿找来长得像骡子的马,勉强不惧。”

“扑哧!”

忍不住发笑的不是欧阳息,而是立侍在殿阁两侧的宫女。不过她们也狡黠得很,把脑袋埋得极低,让主子看不出是谁发出的笑声。

“身为人父,贵国陛下用心良苦,公主好福气。”欧阳息也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难得的是应对之语依旧得体。

“王爷说的是。清儿也很苦恼,给父皇带来的麻烦太多了。其实不只马儿,清儿见了那些刀剑、弓箭,也会抑制不住地瑟瑟发抖,乃至——咝!”

上官清正打算变本加厉,孰料在旁添茶的桃子也不知怎么搞的,隔着老远的距离,竟也能把热茶“不小心”地泼了她一身!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公主您没烫着吧?”

“你……”好在第一个字脱口而出后,上官清就立刻想起要文弱,把声音又含回了嗓子里,“你也太不小心了。好在茶水不烫,你的手没事吧?”

“奴婢不要紧。倒是公主衣裳湿了,天气还有些凉,不能凉着,会感染风寒的。”

桃子假意慌乱地拿帕子帮她擦拭湿透的前襟,为难的目光却投向了对面的欧阳息。

后者薄唇一勾,了然起身:“公主更衣,本王就先告辞了。”

“王爷慢走,恕清儿不便相送。”上官清心知今日无法继续了,只得笑送那道清朗挺拔的身影远离视线。

然后,翻脸。

“行了行了,别擦了!习武之人还能因为这点儿事着凉不成?”上官清烦躁地打掉桃子的手,脸上写满“不爽”二字,“倒是你,不给我个强行打断我的理由,我可是会生气的。”

“我的公主殿下,您要再不停下,这整个宫里的宫女们明儿都得因为憋笑而起不了床了。”桃子哭笑不得,往四面指指,让她自己看。

上官清环视一圈,发现不知何时在内侍奉的宫娥们已做捧腹状,双肩剧烈抖动,只因尊卑有别不敢出声。

“有这么夸张吗?”上官清讪讪地摸摸鼻子。

“您这番鬼话雍和王要是信了,奴婢愿意三日不开口说话!”

要知道,桃子的嘴那是停一刻都难受,能下这么大赌注,想必是有十成把握的。

上官清由此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策略出现了方向性的重大错误,心里没底,道:“那他会怎么看我?”

“这奴婢就猜不到了。”桃子耸肩,“不过王爷样貌不凡,气度雍容,能兜得住您连篇胡扯,可见涵养也是一流,怎么会二十九岁了还未娶妻?”

“嗯,确实很怪。”上官清托着腮帮子,积极思索半晌,“估计是眼光太高吧?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了。他既然能挑剔到这个岁数还不娶亲,这次来中岚也未必肯将就地把我这么个过分娇弱的公主娶回去,对吧?”

桃子掩嘴巧笑,道:“就凭公主方才对自己的描述,别说是习惯了戎马的北翔男子不敢娶,就是偏好柔弱女子的东林世子恐怕也得再三考虑。”

“桃子啊,有些事看破不说破。你再这样瞎说大实话,我要找涟儿把你退回去了。”上官清忽然语重心长地说。





轻文库下一波好书即将征订——《凤九卿(七)》《凤九卿(八)》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千金逍遥纪3王牌公主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再次唯美发力 欢脱古风少女作家萌晞晞乐不思蜀闹北翔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