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你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一两江湖系列4本套装 红线引+望星记+琵琶误+绿离披 随书赠礼 武侠作家一两打造的古言小说 青春古言热血江湖

77.48 限时折扣1 原价:¥119.20
运费: ¥0.00~54.00
库存: 230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官微、官博、杂志三大媒介重磅推荐,
同名影视作品正在制作中
“意林新武侠”系列  共四本套装
一两江湖之《红线引》
一两江湖之《望星记》
一两江湖之《琵琶误》
一两江湖之《绿离披》
新武侠作家一两倾力打造的古言力作,
读者翘shou 以盼的热血江湖!
“一两江湖”世界日趋完备,众多人物渐次登场,无数细节填充,媲美九州系列的宏大世界观,打造后金庸时代的全新武侠世界。
新武侠作家一两,绘出“一两江湖”的第四本画卷
后金庸时代的全新武侠世界,媲美九州系列的宏大世界观



一两江湖之《绿离披》
【随书附赠】
精美葫芦书签 与莫行南一起畅游江湖


一两江湖之《红线引》
【随书附赠】:精美红绳编织教程 为心爱的TA亲手系上缘分的红线

一两江湖之《琵琶误》
***
【随书附赠】***

 精美古风琵琶书签        

琵琶声声,爱恨恢恢。


一两江湖之《红线引》
爱情到来,不必问是缘是劫
武侠情怀,或许每个人都有过。但更多人却想如神雕侠侣一般,能够找到可以陪伴一生的人,自由自在浪迹江湖,那么你不能错过这本新武侠古言《红线引》。
她是一个爱财如命的小红娘,见到了翩翩公子,只想着利用他大赚一笔,然后让相思筑闻名江南。
他家境豪富,出身显赫,却第x次遇到这样的人——爱财爱得直截了当、理直气壮,却丝毫不让人讨厌。
危险突如其来,她的隐秘身世、他的神秘敌人揭开面纱。他们彼此都不想连累对方,于是一个隐藏心事,帮爱人寻找佳偶;另一个不惜战场搏杀,更抛家别业,宁愿浪迹天涯。
这一刻,鸡飞狗跳的相思筑竟是zui 后的温暖港湾。原来这就是江湖生活吗?吵吵闹闹,热闹非凡。朋友就在隔壁,爱人就在身边,不用理会世事纷扰。一日二人三餐四季,年复一年的平凡原来也是幸福的日常。
热血侠气与缠绵爱情,尽在《红线引》。
一两江湖之《望星记》
扬风寨大寨主靳初楼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而精通占星术的岑未离可以帮他查明身份,两个人结伴闯荡江湖企图揭开身世之谜,没想到却发现了一个惊tian秘密,两个人的感情也产生了难以名状的变化。
献给每个心怀武侠梦的人。
行侠仗义走江湖,天生神力救苍生,“披蓑戴笠江湖路,男儿至死是少年”的武侠情怀,或许每个人都有过。那么你yi 定不能错过这本新武侠古言《望星记》。
他,是扬风寨大寨主,高冷寡言的第yi 剑客,却唯du 对她有求必应;她是当朝第yi 女官,观尽天下星象,却唯du看不出他的命星。
命运无常,造化弄人,当她看清他的命星,查清他身世的时候,也是她要离开他的时候。
金戈铁马,权谋暗战,江山风雨,英雄儿女,勾勒出一副史诗般波澜壮阔的铁血画卷!高冷剑客与聪慧女官的爱情诙谐有趣又缠绵悱恻,惊心动魄又细腻婉约!
一醉江湖十三春,尽在《望星记》。
一两江湖之《琵琶误》
行侠仗义走江湖,天生神力救苍生,“披蓑戴笠江湖路,男儿至死是少年”的武侠情怀,或许每个人都有过。那么你就不能错过这本新武侠古言《琵琶误》。
他是大晏少帅,年少有为,运筹帷幄侠骨柔肠;她是月氏将军,眉目如画,沙场披血为爱痴狂。命运无常,造化弄人,偏偏让背负国仇家恨的两人相知相爱,该舍弃家国责任,还是放下心中挚爱?
金戈铁马,权谋暗战,江山风雨,英雄儿女,勾勒出一幅史诗般波澜壮阔的铁血画卷!大晏少帅歌舒唱和月氏将军明月珰的爱情荡气回肠又缠绵悱恻,惊心动魄又细腻婉约!
一腔热血江湖梦,尽在《琵琶误》。

一两江湖之《绿离披》

爱情与诺言,比永远更远

热恋时海誓山盟,自然平常,但当面临生死考验时,是否还有人记得当时的誓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至死不渝的爱情是每个人都盼望的,那么你绝对不能错过这本《绿离披》。

为了一株仙草绿离披,莫行南千里独行,奔赴十万大山身处。

那里有奇伟险峻的鱼篮山,有狰狞凶恶的龙蟒。

还有一个孤独的女子。

当尘埃落定,莫行南带着少女踏上了漫漫归途,哪怕道阻且长,千万人阻挡。

之死靡它,对月许下的誓言,比永远更远。

爱情与承诺,尽在《一两江湖之绿离披》


一两,青年作家,主要创作古风类江湖武侠作品,作品内容积极向上,文风轻松活泼。已出版:一两江湖系列《帝子歌•太子妃》《神之游戏》《陌上桑》《鸳鸯乱》《那时不知我爱你》。本书适合所you人群,尤其是有武侠情结,曾有过江湖梦的人。作者一两的新武侠古言作品,古言粉和书荒族阅读的作品。波澜壮阔的画卷,惊心动魄的爱恨情仇,具感染力的人物形象塑造都让本书看点满man。在作者笔下,人性、信仰、责任在每个角色身上都表现得鲜明,《望星记》不是普通范畴的言情小说,而是有着深刻内涵的佳作!行侠仗义走江湖,天生神力救苍生,“披蓑戴笠江湖路,男儿至死是少年”的武侠情怀,或许每个人都有过。那么你不能错过这本新武侠古言《望星记》。 他,是扬风寨大寨主,高冷寡言的第yi 剑客,却唯du对她有求bi 应;她是当朝第yi 女官,观jin天下星象,却唯du 看不出他的命星。

 

命运无常,造化弄人,当她看清他的命星,查清他身世的时候,也是她要离开他的时候。

金戈铁马,权谋暗战,江山风雨,英雄儿女,勾勒出一副史shi 般波澜壮阔的铁血画卷!高冷剑客与聪慧女官的爱情诙谐有趣又缠绵悱恻,惊心动魄又细腻婉约!

一醉江湖三十春,在《望星记》


 第x章扬风寨
这世上有很多我想去做的事。
比如唐从容那般厉害的易容,比如唐且芳那般厉害的毒药,比如央落雪那样的医术,比如楚疏言那样的阵法,比如百里无忧那样的美貌……好吧,我承认最后一个我是永yuan做不到的。
父母给我的脸就是如此。虽然我对他们一无所知。
除此之外,我还想学阿蛮的厨艺,想像百里无双那样,在身上练出无形剑气,眉心有一道红芒,看起来非常飘逸。
再不然,跟花千初学做衣服也好。
世上有这么多有趣的事,为什么我偏偏要在这里?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剑。
这个男人,偏偏硬要把剑往我手里塞:“握着它,你会有感觉。”
我只好握住。
“静气。”
静气。
“凝神。”
凝神。
“眼睛闭上。”
好,闭上。
他的脸仍在眼前,面庞光洁,像瓷器一样在暮色里发出微曚的光,眸子冷冽,像昨晚的那场雪。
“眼睛闭上。”
他重复了一遍,但声音没有起伏和不耐。他其实是个人偶,一定有某个厉害的法师在后面操纵着他。
唉,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即使是对抗也是无趣的。我闭上眼睛。森然寒气忽然从面前掠过,本能地,我往后一仰。一缕头发从他的剑锋上滑落到地上。
“靳初楼!”不要以为打不过你我就不会生气,“你干什么?”
“不要躲,拿起剑。”这个人偶道,“我出五成力。”
什么?明明昨天还只是一成!
然而不容我开口,剑光已经逼了过来,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狼狈地满地滚,衣服已经“嗖嗖”破了好几道口子,绝对见红了,疼痛难当。渐重的夜色里他的眼神冰冷,手上剑招没有一丝留情,我把心一横,扑在地上。
“哧”。
剑尖在我的胸前停住,刺破了衣襟,冰冷剑锋直抵皮肤。
我喘息,冷冷地看着他:“有本事杀了我。”
剑锋停顿了一个眨眼的工夫,在我以为自己以毒攻毒的计策成功的时候,他的手轻轻一动。
剑锋刺进我胸膛。
剑锋冰冷,鲜血滚烫,痛到刻骨。
这样痛……这样痛!
醒来是在我自己的屋子里,炭火烧得很足,很暖。夕儿正替我盖好被子,见我睁眼,道:“我去叫夫子。”
“别—”
我伸手扯住她的衣袖,这样简单的动作让我的胸口撕裂了一样疼,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夕儿轻柔却不容置疑地把我的手拿开。我知道的,他的话对于夕儿来说,根本就是神谕。
“怎么样?”他进来第x句这样问。
“……还活着。”
“那一剑当然要不了你的命。”他道,“我问你昏过去时怎样?有想起来吗?”
我微笑,一字字道:“我昏死过去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做鬼也不会饶过你。”
这显然不是他期待的答案,他站起来,吩咐夕儿:“照看好她。”
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好处,是再也不会有人逼我练剑。
夕儿每天照顾我一日三餐,有时开解我:“夫子是急了些,但,他等太久了。岑姑娘,你不要怪他。”
下一句,她一定会说:“请你帮他。”
他险些杀了我,还让我帮他。这姑娘看起来清秀聪敏,怎么脑子里这样糊涂?我咬着筷子笑了笑:“夕儿,你喜欢靳初楼吧?”
她那双握剑都不会颤的手,扶着托盘轻轻一抖,咳了一声:“我景仰夫子。”
“那你喜欢他吗?”
“岑姑娘,菜快凉了。”
“应该是喜欢吧,”我凑近她一点儿,“是吧?你这是默认吧?”
“岑姑娘!”夕儿站了起来,我手忙脚乱地扶住托盘,免得饭菜倾到被上,她的脸色不太好看,“请自重。”
啊,果然不愧是靳初楼一手带出来的得意弟子,这种冷腔冷调都学得十fen到位。
“好啦好啦我不说,好夕儿,帮我倒杯茶。”
她站着,身体有些僵硬,一时不想原谅我的无礼。
“我吃好喝好,才能好起来。我好起来,你家夫子才能继续折腾我。是不是?”
提到靳初楼,她就会妥协,这简直是比吃粥就要拌辣椒末还要自然的事。
谁知我竟错了。靳初楼要折腾我,并没有等到我好起来。这天清晨,天边刚刚泛出鱼肚白,我的睡意涌来,把看了一晚的小说抄本塞到枕下,被子拉过头,正准备去见周公,蓦地喉咙一紧,一条软绵绵的鞭子勒住了它。
“喂……”
我吃力地只能发出这样一个字,血气逼到面颊,脸上肌肤像有针扎,喉头火热,透不过气来。鞭子不肯放松,我的视线渐渐模糊。天光漫进屋子,靳初楼就在床边,眸子一如既往地不带任何感情。他本人就是一把剑,冷血,无情,锋利。
……如果就这样被你玩死,我下辈子也不会放过你,靳初楼—
我努力用眼神说明我最后的心愿,喉头一松,哧溜一下,鞭子收了回去。
空气进去,肺拼命膨胀,一下呛得我大咳特咳,像要把心肝都咳出来。每一下震动都牵动伤口,我流下泪来,不知是因为咳还是因为痛,或者两者兼有。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声音也同它的主人一样,冷冰冰,毫无感情。
“看到一张……我最不想看到的脸。”这句话真说得辛苦,我的伤口一定裂开了。
他沉默了片刻。沉默的时候嘴角抿得很紧,这显示他是个不会轻易说真心话的人。却偏偏总要别人告诉他真心话:“告诉我,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岑未离,只要你告诉我答案,我不会为难你。”
“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我痛苦地伏在枕上,“如果你捡我回来只是为了折磨我,那么麻烦你把我扔回去。”
他轻轻伸手抚摸我的脖颈,那个地方yi 定被勒得发紫:“岑未离,我想得到你的记忆。你不可能什么都不记得,或多或少,你的记忆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麻烦你告诉我记忆到底是何物。”我说着,忽然正色道,“—拿剑来。”
他的眼中掠过一抹流光,那一瞬的靳初楼看起来真是俊秀不可方物,他把剑交到我手里。我握着剑,闭着眼睛沉吟半晌,然后,飞快地向他刺过去。
狭小空间里,他避无可避,说什么我也要捞回一点儿本。但他没有避,两根修长的手指搭住了剑,我的手再也不能往前半寸,受伤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喷出一口血,我昏了过去。
从他手里解脱的唯yi 方法好像就是昏死过去。
只是醒来仍然要面对他的逼问。
“记得剑吗?”第yi 次醒来,就面对他这样的问题,“还有一间深长高大的屋子,烛光昏黄,一个女人坐在那儿哭,你,记得吗?”
当初的我眨了眨眼:“这位大哥你在讲鬼故事?”
他的眼神一下子冷下来。是的,zui 初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第yi 眼,他的眸子深处有一种热切的光。那一个瞬间我曾经判定他是个温暖的人。当然,我为自己错误的判断付出了代价,现在我知道了,那种眼光只在我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之后才会看到。
他狂热地、痴迷地想从我身上找到什么,可要命的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
我没有记忆。醒来就在这个名叫“扬风寨”的地方,他是我此生见到的第x个人、第x张脸,是我此生听到的第x个声音,当然也是我此生遭受的第x个磨难。
无法可施之际,我只有继续保持昏迷状态,夕儿觉得情况不妙,头一次在我未睁眼前就喊来了他。我的手被从暖被里拉出来,他的手指落在我的脉门上,半晌,他收回手:“从现在起汤水都不用喂了。”
—被识破了。真不甘。我睁眼,刚好迎上他的视线,立刻申明:“我伤得很重。”
“放心,不会送命。”
这个人,是没有感情,也没有人性的。我再一次肯定这一点,望定他,慢慢道:“靳初楼。”
他上过一次当,并不轻易激动,只望定我。
“……我刚才好像做了个很奇怪的梦。”顿了顿,但他没反应,我只好自己继续,“梦见我在一座大房子里……穿来穿去,总找不到出路……”
“还有呢?”
声音中有一丝很不容易为人察觉的紧绷,很不巧,我偏偏察觉了。揉揉太阳穴,我皱眉道:“我走了好久,终于找到一间大屋子,里面有人正在练剑……”抬头看他,“我一直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可是,我认得他的剑……靳初楼,他的剑跟你的一样。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你?”
他静静地瞧着我:“你真的在做梦。”声音如往常一样冷静和笃定,再没有令我窃喜的轻微颤音,我愕然,不知哪里露了馅。
“这把剑是百里送给我的。”他淡淡道,“它不可能出现在你过去的记忆里。”
“那怎么说得准?也许我以前就是见过。”
“岑未离,你还不明白吗?你从前生活的地方,跟这里不同。”他轻轻把我的袖子撸上去一点儿,露出腕上系着的一条细绳,上面挂着一块小小竹牌,繁复的字体写着三个字:岑未离。
这是我醒来时唯一随身携带的东西,靳初楼告诉我,这是我的名字。于是我便当它是我的名字。反正只是个叫法,岑未离或者靳未离或者曲未离我都没意见。
“这种字体,没有任何人认得。”
“我就认得。”我脱口而出。
他无声地看了我一眼,手指从自己的领口勾出一样东西来,赫然是一块一模一样的小竹片,不同的是他上面的三个字是靳初楼。
我小小地目瞪口呆了一下:“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忽然醒悟,“你也和我一样没有记忆?”
他的目光深深,我没想到这是真的。“啊,甚好,如此你应该明白,这世上的yi 切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我真的连半点儿记忆都没有。”
“因为我跟你有相同的经历,所以,岑未离,最好把你记得的说出来。”他的声音微微低沉,“那对我很重要。”
老天……谁来帮我告诉他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
—但是慢着:“你撒谎!”
“嗯?”
“不要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扬风寨是江湖第八大门派,你甚至是有资格上望舒山的十人之一,你真跟我一样是个成年婴儿,怎么能做得到?”
虽然“江湖”“望舒山”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还没来得及搞清,但以夕儿带着的骄傲的口吻,这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事。
“做到这些,我花了七年时间。”
他说着,坐了下来,仿佛打算长谈的样子,我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七年来我全部的心力都放在这上面,然后在三个月前得到了阅微阁的请帖。”
哦,这个夕儿跟我说过,阅微阁是个十fen有趣的组织,里面有个知书人,能知晓天下大大小小所有事,每三年举行一次知书大会,被请上山的十个人可以向知书人问三个问题或者提出一个要求。
听了之后,“哪天也参加知书大会”成为我的人生理想之一。
“你问了什么?”
我很好奇,不过其中一个问题用膝盖想也知道,那必定是:“我的过去到底是什么样的?”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一两江湖系列4本套装 红线引+望星记+琵琶误+绿离披 随书赠礼 武侠作家一两打造的古言小说 青春古言热血江湖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