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灼灼繁花 煌煌天下1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热血江湖 青春仙侠小说

18.60 限时折扣 原价:¥24.80
运费: ¥0.00~20.00
库存: 326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轻文库 送你一套如梦似画的仙侠青春小说

《灼灼繁花,煌煌天下①》

 震撼shou发!作家书海沧生力荐!

天涯海角追寻“小玉钩” 谁是谁的此生心之劫

谜团重重惊现“不思珉” 幻境内外山月旧曾谙

武功奇绝名少主,莫名将自己的“小玉钩”弄丢了?

养大自己的“姑姑”和亲爹究竟是什么身份?

天生孤傲岳泠澜,召集人马,势必要找到媳妇!找到宝物!找到身世之谜!

文笔唯美 剧情跌宕 

适合年龄段:15-25岁

本书共217页。

古风仙侠小说。

武林 爱恨 身世 至宝。

文笔唯美 剧情跌宕 。



岳泠澜天生孤傲,小小年纪做了少主,武功奇绝无人能敌。年少时的经历造就了他冷漠的性子,可唯有一人能让浑身肃杀的少年变得温柔如水。

离雎,一个捡来的姑娘,与岳泠澜朝夕相处却意外失踪。找寻的过程,让岳泠澜聚集了身边的一众赤诚伙伴,可他们的路还有许久要走……

江湖三大门派暗流涌动,一群热血少年踏上征程,用每一滴实打实的血泪向世人证明:煌煌诸天,我为王!

﹡﹡﹡﹡内容简介﹡﹡﹡﹡﹡﹡

慕颜洲的少主岳泠澜,为人孤傲冷漠是出了名的。不光是因着一身的功力堪称qi绝,还与其自幼的经历有关。被严苛的异姓“姑姑”带大,岳泠澜本就缺失亲情,若不是年幼时遇见他的“小玉钩”,还不知道要变成怎样的怪人。只是,他至亲至爱的“小玉钩”离奇失踪了。

六年的时间,小玉钩所住的月生殿一尘不染,她常年患病所要服用的药丸也让手下随身带着,她x爱的碧桃派人精心打理着,为的就是她随时回来都能x切如常。

岳泠澜找了六年,姑姑也阻止了六年。

一个绿衣女子的出现,让x切都变了样子。先是被姑姑下令同她一起去寻找慕颜洲的至宝“不思珉”,再是身边多了两个废柴公子当“保镖”,莫名其妙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不思珉的下落却毫无头绪,只是,他最期待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月亮,他的小玉钩,终于回来了……

亮点:

1,一个在“寻找”和“失去”间不停徘徊的姑娘,一段无人知晓的身世奇闻。

2,煌煌诸天,铸就一群热血少年奋勇前行!
3,他们要向世人证明:静默隐忍,只为一鸣惊人!

看过《灼灼繁花,煌煌天下》,觉得别角晚水是在用一颗稚子心品一场武侠梦。读一本酣畅淋漓的好书,闻一朵世间最素之花,念一段熬入蜜糖的情话,还有一壶茶将沸,参到的都是昨日前尘、往今望明的岁月人家。

——作家 书海沧生

起初我是被故事宏大的世界观所吸引,只是一册书就能牵连前后三十余人,且没有一个角色是跑龙套的。想到尼采的一句话:“每一个不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这本书里的主人公就是这样。他们倔强、他们果敢,他们对自己的心境明明白白。有的爱尊荣,便向着一生的尊荣去拼;有的爱权力,就朝着最高的宝座去跑;有的只是爱眼前的人,就赌上自己的一辈子去追随。他们活得太精彩,精彩到目不暇接,耀眼到热泪盈眶。

——图书统筹 鹿鸣昔


别角晚水,英国利兹大学硕士海归。《花火》古言短篇花旦。文笔清丽温暖、哀而不伤,擅于勾勒宏篇古风背景,人物暗线交错叠加。优秀短篇作品:《别时泪千行》《卿本玲珑》《相思若沉》《归来饮长生》《一眼江湖已白头》。


用一颗稚子心品一场武侠梦。读一本酣畅淋漓的好书,闻一朵世间最素之花,念一段熬入蜜糖的情话,还有一壶茶将沸,参到的都是昨日前尘、往今望明的岁月人家。

——作家 书海沧生

起初我是被故事宏大的世界观所吸引,只是一册书就能牵连前后三十余人,且没有一个角色是跑龙套的。想到尼采的一句话:“每一个不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这本书里的主人公就是这样。他们倔强、他们果敢,他们对自己的心境明明白白。有的爱尊荣,便向着一生的尊荣去拼;有的爱权力,就朝着最高的宝座去跑;有的只是爱眼前的人,就赌上自己的一辈子去追随。他们活得太精彩,精彩到目不暇接,耀眼到热泪盈眶。

——图书统筹 鹿鸣昔

门派

 

慕颜洲:享尽天时的神秘门派,宛如世外仙境。门人以女子居多,武功博采各派之长,行事我行我素。

一粟海:有百年历史的大派,以匡扶天下泽被苍生为主旨,医术和幻术双绝,被视为当今江湖最权威的名门正派。

长离宫:于地下建宫,美轮美奂,门人通晓奇门术数,尤其擅长用毒,诡谲不羁,被视为邪魔歪道。

人物

岳泠澜:慕颜洲少主,清冷又毒舌,有着世间最耀眼的皮囊和最不堪的身世。

离雎:岳泠澜心头的月亮,颜色无双,命途多舛,身份成谜。

阿筝:身份神秘的绿衣女子,自称是长离宫普通门人,却武功奇高,爱慕岳泠澜。

莫青璃:江湖人称“羽衫观音”,慕颜洲洲主,抚养岳泠澜长大,对他感情复杂。

汐回:岳泠澜的师妹,慕颜洲乃至江湖上医术数一数二的女子,温柔和顺。

唐似漪:主动为一行人寻找“不思珉”提供帮助的陌生女子,敌友难辨。

紫宸游:大极末代公主,整个故事由她和她的“不思珉”而始。

 

“这位姑娘,你听得见我吗?”那个女子的声音清越剔透,还带着不吝的天真。

可汐回心头的恐惧却越来越重,她惊讶地发现,她甚至并不害怕身下这块时刻就要脱落的石头,她害怕的是听到现在这个声音。

她哑声道:“你是谁?”

那女子笑道:“我叫望舒。”

汐回如释重负,望舒,一粟海近年来风头最盛的弟子,她也是听说过的。传言这个望舒美貌无匹,行踪神秘,是一粟海掌门十渡最心爱的徒弟,她被十渡保护得很好,以至于江湖中人在她崭露头角时才突然意识到,一粟海竟有了这样的人物。

无人知晓望舒是何时进入的一粟海,等她进入众人的视野时,她的光芒已如月华万里。

可是,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霜吟,”望舒又开口了,“去把那位姑娘救上来。”

霜吟?好熟悉的名字。

“霜吟,你不听话是不是?”望舒似乎拍了拍谁的脑袋,“又不是叫你跳下去,那姑娘落得不远,你要是连这点儿高都怕,我可就不让雪语陪你睡啦!”

雪语!汐回的脑中响起一道惊雷,有什么话已经堵在了喉咙口,可当她毫无防备地触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什,她被什么东西驮着凌空而起时,这句话还是本能地化成一声尖叫。

“汐回!”竟是阿筝的声音。

她先于岳泠澜跑了过来,她听见汐回的尖叫从崖下传来,而崖边,正趴伏着一个白衣女子。

不知何故,阿筝并没有看清那女子的模样,心上已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意。

她感觉到手中的短箫在微微震动。

“你对汐回做了什么?”阿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仿佛,她迫切地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让眼前这个白衣女子迅速消失的理由。

短箫飞了出去,望舒侧身避过,看向阿筝时,眼底已带了化不掉的冷。

这个神情……阿筝蓦地想起了岳泠澜。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阿筝这辈子也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女声,好似冬日化雪时的乱玉碎琼,凉而清洌。

她终于看清了望舒的模样。

她白衣墨发,发间只系了根再简单不过的红色缎带,素面朝天,却美得惊心动魄。

她怀中抱着只玲珑纤巧却叫不出名的白鸟,周身风华,竟不似身在人间。

阿筝怎么看、怎么比,都觉得她比自己更好看,好看的同时又带了点儿似曾相识。

与此同时,一只同样通体雪白的大鸟背着汐回翩然而落。

“我在问你话,”望舒冷冷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岳泠澜赶到时,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阿筝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微微偏了头去看岳泠澜,他一言未发,可他的身体却在轻轻地颤抖。她从未见过岳泠澜这样失态,只除了……那天夜里,他冰凉的衣袖差一点儿就要拂上她的脸,他极尽温柔地看着她,又很快清醒,他说,“你不是小玉钩”。

没有等到阿筝的回答,望舒也不客气,瞥了那早已跳回她身边的大鸟一眼。那大鸟立刻跃起,朝阿筝扑去……

阿筝正想出手,却见岳泠澜猛然回头,他一扬手,推回阿筝的短箫,冷冷道:“你想杀谁?”

阿筝心中“咯噔”一下,岳泠澜的眼中,杀气四溢。

他虽一直待她冷淡,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周身蕴着一览无余的坦荡的杀意。

他想杀了她吗?为了这个出现不到一刻的女子?

岳泠澜的目光转到那只大鸟身上,他轻轻道:“霜吟,你连我都不认得了?”

说来也怪,只见那只大鸟一哆嗦,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它落到地上,睁大眼睛仔细地瞅着岳泠澜,随即便跳着脚往后退了几步,边退边大声叫唤着。

正在此时,望舒怀中的小白鸟也钻了出来,它扑腾到岳泠澜身边,却怕他责备似的不敢靠近。

望舒的掌心突然有些发热:“雪语,你做什么?”

那只白鸟缩着脑袋低叫一声。

雪语?原来雪语是只鸟儿……阿筝往后退了一步。

望舒眉心微动,看了岳泠澜一眼:“霜吟为什么要认得你?”

岳泠澜凝视着她,像凝视着一件失而复得却已经支离破碎的稀世珍宝。

毫无征兆地,望舒心头一痛。

她发觉自己无法直视眼前这个绝色男子的眼睛。她向来就不怎么会揣摩他人的心思,可就是这么随便一瞧,她便在岳泠澜的眼神里看到了数不清的东西,那似乎是年年岁岁积累起来,刺了心入了骨的东西,仿佛被谁轻轻一碰便会撕心裂肺地疼起来。

她不认识他,可她不敢看他。

岳泠澜静静地看着望舒,好半天才轻声应道:“傻瓜,它的名字是我取的啊。”

“什么?”阿筝和望舒几乎同时发声,只是阿筝的声音明显大出数倍,她不由得望向汐回——汐回依然看不见众人脸上的种种,可她却早已反应过来,她的唇一张一合。

她好像在重复着三个字。

这三个字是——月姐姐。

阿筝忽地想起,望舒身上的似曾相识之感是从哪里来的。从“月生君”来,从“小玉钩”来,从芷汀迷迷糊糊说起的一件件少年往事里来……竟然是她,果然是她。

到了此刻,阿筝再不能欺骗自己,刚才她一直刻意躲避的是什么——望舒的右颊上,有一道小小的月牙形的旧伤,就像……一枚小玉钩。

怪不得他像失了魂一样,怪不得他肯在她身上无限地耗着他的目光,怪不得他对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轻,那么温柔……

望舒突然咬住了唇,俯下身去。

她掐紧了自己的胳膊,痛得唇色发白。那是一种爆炸一般的疼痛,从她的身体深处向四肢百骸一寸寸漫开,她脑中嗡嗡作响,似乎有成千上万只虫蚁正在噬咬着她的神髓。

她很想忍耐,却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好久没这么疼过了。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他,她却止不住地落下泪来?

她痛得整个身子都蜷缩起来,却很清楚自己流泪不是因为痛苦。

见她疼成这样,岳泠澜的脸瞬间苍白如纸,他已大跨步迈出,望舒却费力地喊道:“你不要过来!”

只要不见到这个男人,她就不会这么疼了对不对?

“好,我不过来……”岳泠澜几乎是本能地应承着她的全部要求,他的双手因为慌乱一直微微抖着,好像痛的那个人是他。

望舒喘着气,喃喃道:“墨师兄……”

墨师兄是谁?

岳泠澜心头一凛,可他来不及多想,因为望舒已经缓缓站了起来,她的眼中一片混沌,带着近乎妖冶的红。

她向崖边走去。

“小玉钩!”岳泠澜大骇,他终于喊出了这个辗转于齿缝千百遍的名字,“我不过去,你过来好不好?”


轻文库2018春季迅猛新书来袭!下一波征订预告:

青柠时代 VI

俏娇小仙闹皇宫②龙殿公子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灼灼繁花 煌煌天下1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热血江湖 青春仙侠小说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