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千金逍遥纪1少主出山+千金逍遥纪2天降状元 共2本套装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青春古风 少女励志小说

38.70 限时折扣 原价:¥51.60
运费: ¥0.00~54.00
库存: 66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轻文库 实力打造 江湖萌新再出发!

欢脱古风少女作家·萌晞晞·搅乱武林风云

《千金逍遥纪①少主出山》

天然萌呆少主VS腹黑自恋神偷

驯“盗”少女终于一展“高深”武艺,从此快意江湖,做超级拉风的女侠!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再次唯美发力!

欢脱古风少女作家·萌晞晞·闹翻朝堂笑爆肚皮

《千金逍遥纪②天降状元》

机智勇敢千金 PK 狡诈狂妄纨绔

不一样的女“状元”,过关斩将智破危机,笑傲中岚武举朝堂!

实力证明:有“背景”谁都比不赢!


《千金逍遥纪1少主出山》

盟主兄长上官澈任性出走,武力低微的少女上官清匆匆上任成了代理盟主。谁料上任才三天,就有人搞事情——用一本言情话本把家传武功秘籍调包了!武林盟主不是能号令群雄吗?为什么她却被前来瞻仰秘籍的武林群雄赶出家门,找不到秘籍还不准回来?

她是不是当了个假盟主啊?!

为自证清白,她只好硬着头皮上路,好在这一路左有怪癖神偷解闷,右有琴宗公子弹琴,后边跟着个冷面毒舌的护卫负责打架,也不算太糟糕。但随着真秘籍失踪,江湖中出现了假秘籍危害武林,上官清决定认真起来拯救混乱的武林!可不知是谁在江湖上散布她已暗害盟主,监守自盗,偷炼秘籍的谣言,害得她不得不易容成麻脸少女,低调行走……

然而这人在江湖飘,没点儿本事就只能挨刀。这不,有个蛇蝎美人异想天开,为修炼神功,把她抓住要和她来个大换血。不,不,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拜托了,怪癖神偷yi 定要把她“偷”出来啊……还有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没做呢!

《千金逍遥纪2天降状元》

朝廷开武举,盟主办学堂,立志不靠家族的上官清欲考取武状元扬名的宏愿传遍江湖,震惊群雄。上官澈为妹妹广发英雄帖招募良师,武林各派奔走相告,纷纷遣派精英,誓将“烂泥”扶上墙!嗯……为了梦想,魔鬼训练不在话下,就是神偷吃醋有些麻烦,可她不就只是在书房里多看了温文尔雅的某位老师一眼吗?上官清一路过关斩将上京,才发觉朝廷这次武考的水很深。兵部尚书掌控朝廷大半军政,护国将军又有自己的小私心,丞相虽然忠于皇上、太子却无实权,各阵营心思各异……可这些关她上官清什么事呢?她就是来考个武举而已啊!可她一来就被刁难,还碰上各种让人心惊胆战的事情,简直是要人命啊……不过,还好她有神偷郝英俊当卧底打前阵,神秘的老师居然也另有来头,易萧然挺仗义相助,皇帝私下还暗示她放心去考就是……上官清感觉自己这次真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只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是那么好下口的吗?只能说,状元之路可没那么平坦,少女且走且珍惜吧!

萌晞晞

福州市作协会员,傲娇狮子座,90后多面小萌新老师一枚。江湖人称“码字机”,小说漫画一把抓,偶尔翻唱来一发;擅长一本正经的搞笑,希望自己的文字能给读者带来快乐。
我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欢快的古风故事了,一个武力不高、志向却远大的少女,在哥哥不负责任地离家后,自己一力扛起了武林重任。她对待弱小爱护有加,对待敌人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机智。她积极乐观,对人热忱和善,所以才能把不同类型的江湖人物团结在自己的周围。甚至zui 后,她让间谍反逆,还成了自己的好伙伴。看完这本书,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姑娘跃然纸上,鲜活在你我眼前。在此,本主编大力推荐!

——“意林·轻文库” 品牌主编 非 非

我心中一直有个江湖梦。这个江湖应该有欢笑,有泪水,还应该有那么一点儿不靠谱。江湖里的人啊,各有各的脾性,也各有各的故事,于是我的笔下有了大大咧咧的代理盟主上官清,有了自恋的怪癖神偷郝英俊,有了温润如玉的索归鸿,有了冷口冷面的随风……感谢他们与我共同演绎书中的故事。这个故事属于我,属于你,属于他们每个人,也属于“未完待续”的未来……  

——本书作者 萌晞晞

在第一部中的上官清还是个初入茅庐、不谙世事的顽劣少女。在这部书里,在闯荡诡谲朝堂的打闹中,在战火纷飞的历练中,她已经开始学会成长,学会了担当,她的善良和坚韧也有了新的诠释。当然,一如既往的迷糊性格,也让她把这个肃穆严谨的朝堂的一池春水搅乱了……看完这书,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姑娘跃然纸上,活在你我眼前。

——“意林·轻文库” 品牌主编 非 非

记得曾经网络上流行两句话,一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二是“越努力,越幸运”。嗯,上官清就是那个幸运儿,还是被皇帝送了个“大礼”的幸运儿。所以,很多话还是值得相信的。什么她被人当棋子,给人背黑锅,还被皇帝抓去带兵打仗差点儿玩完……那都是小事啦,这证明只有高手才有利用价值啊!其实,我就是想通过上官清考武状元的逗趣故事,让大家和我一起喜欢上这个既活泼可爱又迷糊善良的小姑娘。想知道下一部她的身份吗?我们共同期待吧!

——本书作者 萌晞晞

 



上1.《千金逍遥纪1少主出山》

官清手里握着长鞭,绕着地上被五花大绑的“采花贼”转着圈打量了半晌,又蹲下身,把他的脸扳过去、摆过来,心想着这家伙皮相不错啊,怎会沦落至此?莫非是眼光太高,只有自己这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侠才入得了他的眼,所以才大半夜辛辛苦苦地出门“采花”?啧啧……

方才她一声惊呼,随风与索归鸿两个人瞬间出现,默契地踢开房门,一招就把“采花贼”劈晕绑了起来。如今两个人就站在她身后,等着上官清发落这个家伙。

结果等了半天,就等到她回头蹦出这么一句话来:“随风啊,你不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吗?”

“天底下帅的男人只怕对你来说都眼熟。”随风显然是之前的气还没消,毫不留情地损了一句。

上官清闻言只是翻翻白眼,不想与他计较,转而撒气似的猛一踢地上的人。

“喂,醒醒!起来了!”地上的人幽幽醒转,还有些犯迷糊,发现自己睡在地上就下意识地想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手脚被缚,动弹不得!上官清看他开始在地上折腾,便使劲把鞭子凌空抽得啪啪作响,恶声恶气地盘问起来:“我说你这采花贼老实点儿!你是什么人?糟蹋过多少女子?还不从实招来!”

“采花贼?我郝英俊这等样貌,多的是花往我身上倒贴,我还需要采?”魅力遭到如此大辱,刚才还怎么折腾都没坐起来的郝英俊,居然直接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大声反驳。

“嗯……有道理。”上官清乍听之下险些被糊弄过去,但眼角余光扫到随风满脸的耻笑,不由得一凛,“不对!好你个采花贼,如此花言巧语!长得帅了不起啊?我先打花你的脸!看我的夺命十八鞭。”

说着,上官清就狠狠地对郝英俊甩出长鞭!那叫一个气势汹汹!

眼看俊脸被毁的惨剧就要上演,然而并没有惨叫声发出,只有鞭子不断抽打空气的清脆响声。

“啪啪啪……”连续十八声过后,郝英俊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神色微妙。而上官清却累得双手撑膝,气喘吁吁。

整个屋子都静下来了,只剩下大喘粗气的声音。

“哈哈哈!”片刻之后,郝英俊突然疯了般大笑起来,“天哪,这鞭法还真能要人命——烂得要命!哈哈哈!”

对此,随风早已见惯不怪,甚至还对身旁处于震惊之中缓不过神来的索归鸿主动解释道:“我家小姐的鞭子向来指哪儿不打哪儿,习惯就好。”

“随风!”上官清气得直跺脚,可他说的又是事实。

“嗯……上官姑娘莫急,你还年轻,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尽管是在安慰她,可上官清看得出索归鸿的肩头隐隐抖动着,嘴角也有些不受控制地上扬。

“笑吧,笑吧,都笑吧。”上官清赌气地把鞭子往旁边的床上一砸,“我不审了,你们两个上吧!”

“咳,我真不是采花贼,我是来偷东西的!”郝英俊这下笑不出来了。他自诩轻功与身法数一数二,可这近身功夫肯定敌不过这两个人联手。之前还想着陪这个有趣的小姑娘拌拌嘴,现在看还是尽快脱身的好!

“偷东西?”上官清急忙查看了下包袱,一样没少啊!

“谁说是偷钱了?”郝英俊嗤之以鼻,“我怪癖神偷才没那么俗气!”

怪癖神偷?听到这四个字,上官清一拍脑门,顿时想起来了:“难怪我觉得眼熟!前年你就上了官府的赏金名单吧?好像抓到你能拿一千两!”

一千两,她哥讨媳妇的经费就有了!

上官清两眼发出瘆人的光,扭头催促随风和索归鸿:“赶紧的,还等什么?快把他送官府……”

“别啊,小姑奶奶!”郝英俊忍不住叫苦,“你们上官家还缺这一千两吗?大家都是走江湖的同道,要友爱一点儿嘛!”“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你要偷的到底是什么?”上官清纳闷了。

“就是那本用来调包《大悲神功》的话本嘛!里头的故事我看到最精彩的地方,这不是想‘借’回来看完嘛……”

这时索归鸿插话进来:“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本话本之前在你手里?”

郝英俊点点头,毫不避讳:“对啊。”“那你肯定也知道是谁拿这本话本调包秘籍的喽?”上官清大喜过望,心想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郝英俊帅气地一甩头,“就是我啊!”

“什么?”上官清大怒,踮起脚,狠狠揪住他的耳朵往死里拧,“那还不快把秘籍交出来!”

郝英俊龇牙咧嘴,表情痛苦地嚷嚷起来:“咝……疼疼疼啊!我也不知道秘籍在哪儿啊!是有人雇我偷的。”

见此情形,索归鸿走到上官清面前,温声劝阻:“上官姑娘不如先放开他,让他详细说说来龙去脉。”

待她松手后,索归鸿又对着郝英俊正色道:“但若所言不实,就休怪我们把你扭送官府!”

“放心,放心,我也没什么好瞒你们的……”郝英俊说着,自个儿两脚齐蹦地往寻了个座儿,坐舒服后,才开始交代,“你们也知道,我平时偷的东西都不值钱,要维持生活还得靠接些雇主的活儿。一个月前,有个人委托我盗出《大悲神功》并替换上那本话本。我就潜伏进上官府的书阁,在里头蹲了几天,得知了秘籍所在后,就在武林大会前一天动手。之后我为了看完话本上的故事,交货之后又返回上官府,听说你们带着话本出府了。我料想你们应该还未出城,寻了一圈就发现了你们的踪迹。接下来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啦。”

“交货?去哪里交货?谁验货?雇主又是谁?他长什么样?”上官清一听完就连珠炮似的问。

“郊外的一处民宅,不过那里应该只是雇主暂住的。我交完货,他就离开了。至于雇主是谁,”想到那被迫看日出的不太美好的回忆,郝英俊撇撇嘴,“我不知道。长相也不知道,他戴了人皮面具。只能告诉你,雇主是男的,功夫不错。”上官清听后忍不住用食指戳他的脑门:“你你你……给人卖命干这么危险的事情,居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不怕当替罪羊啊?”

“我们这行接活不问雇主是规矩。否则要么雇主不放心给活,要么办完事被雇主给灭口。”郝英俊轻笑着耸耸肩。

这话也在理,只是线索又断了,上官清有些沮丧地看向身后的索归鸿。

后者对她报以宽慰一笑,无声地将所背负的古琴摆于矮案,跪坐下来,才转而对随风道:“在下想用《心魂引》试试他说的是否为真。劳烦随风公子助上官姑娘暂闭听觉。一会儿我冲二位点头时,就可旁听了。”

随风配合地走到上官清身边,助她点穴闭感后又自闭听觉:“可以了。”

索归鸿于是对坐在对面的郝英俊道:“在下不才,想请神偷听一首曲子。”

“也是怪了,昨天一个请我看日出,今天一个请我听曲子。”郝英俊笑得一脸无谓,“弹吧弹吧!”

他话音未落,索归鸿修长白皙的十指已抚上琴弦,流畅地拨动起来。上官清痴痴地凝视着那在琴弦上仿佛起舞的指,哪怕听不到琴曲,也能想象出音韵在指与弦之间流泻,倏隐倏显,往来不绝,回环往复,此呼彼应。

一曲抚罢,索归鸿似有些疲惫地闭眼,吐纳几回后,方才睁眼朝上官清两个人颔首示意。

听觉被重新打开的同时,上官清就听到索归鸿问道:“你是怪癖神偷郝英俊?”

“是。”郝英俊的回应不带一丝情感。

上官清这才想起往他那边瞥了一眼,发觉他竟目光呆滞,直愣愣地盯着前方,神色木然,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你来雍城的目的是什么?”索归鸿继续用低缓的语调问着,怕惊醒了梦中人一般。

“有雇主让我务必在武林大会前夕盗取《大悲神功》,还要让整个武林都知道秘籍被盗。”

要让整个武林都知道?上官清听到这里,蹙眉暗忖起来。她也曾疑惑过那小贼为何不等到武林大会过后再偷秘籍,那样做,至少一个月之内都不会东窗事发,他想逃之夭夭就更轻松了。却原来,对方的目的就是要把秘籍被盗之事公之于众。他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呢?

“雇主的身份,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本来想撕下他的人皮面具,但反而被他点穴站了一整晚。”这倒是刚才郝英俊瞒下没说的细节。

索归鸿追问:“雇主没有其他特征吗?”“声音嘶哑,但我怀疑也是伪装的。”

 

2.《千金逍遥纪2天降状元》

榜文会张贴在贡院的东墙外,黄纸淡墨,喜庆吉祥,正是“金榜题名”的来历。不但武贡士们早早离了客栈,等在张榜处翘首,许多京城百姓也会前来围观,一睹状元郎的风采。于是,当上官清与易萧然结伴来到贡院前时,才发现前后几条街都已被人潮堵得水泄不通。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见状,原本与上官清并肩的易萧然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她身前,替她拨开人群,来到榜下等待。

榜下只立着十四名武贡士,相互之间并没交谈,都绷着一张脸,氛围压抑,与外围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形成了鲜明对比。上官清为缓解等待的焦虑,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四周,这才发觉围观的人除了百姓外,也不乏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们站在最靠近榜中央的位置,身后跟随了一大批婢女,形成屏障,把平民隔在了外围。权贵富商有些排场的,本也是常事,可滑稽的是,这些婢女个个神情肃然,都像是来打群架的。

上官清觉得有趣,正要开口问身旁的易萧然,却听到贡院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三名官员走了出来。其中一人的官服品阶较高,手持卷起的榜文;另外两名低阶的官员则是大踏步抢先,麻利地在墙上左右两侧糊上足量的糨糊,再退到两旁,展开双臂,挡住蜂拥而上的众人,容上峰将榜文贴上、推平,然后迅速撤离。

毕竟这参加武试的都非文弱书生,万一哪个感到结果不如意,一言不合就上拳头、拔刀子的,他们这些文官可吃不消!

几乎就在三人退走的同时,所有武贡士都你推我挤地蜂拥到了榜下。要不是有易萧然在身后替上官清挡着,撑开一点儿空间,她整个人几乎都要被后面涌上来的那几位挤得贴到墙上去了!

“二甲第三,还好还好。”

“唉,早知道会落榜……”

耳旁炸响或是扼腕叹恨或是大喜过望的话音,上官清在榜的正下方,艰难地把头仰起来,再仰起来,直到看清一甲第一那一列上的名字。那是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三个字:上官清

她猛地把头埋下去,然后用力眨眨眼,再抬头使劲看去——还是“上官清”三个大字!她的心脏后知后觉地开始剧烈跳动,几乎要撞出嗓子眼儿般,一阵气短。

“上官,恭喜你。”直到身后传来易萧然平静而真挚的道贺声,她才勉强回神,把发直的眼神往下移几行。榜眼毫无悬念就是易萧然,而在臂力一试上出了岔子的雷霆终究也还是保住了探花的名次。

对此,上官清只是傻笑着挠挠头:“其实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策论也是投机取巧了。如果你那一箭没射偏,状元该是你才对。”

易萧然正待再开口,眼角余光却瞥见婢女们一股脑儿地朝这边涌了过来。他的眉心一跳,赶忙拉着上官清背靠榜文,退到了最后一排。几乎在他当机立断做出这个举动的同时,其余还来不及反应的武进士,包括雷霆在内的人,都已全部“沦陷”:每名武进士都被七八个婢女紧紧簇拥住。

这些婢女们巧笑嫣然,娇声细语,你一下我一下地轻搡着进士们往自家家主跟前走去。

“还请公子给个面子,随奴婢们过府一叙……”

“公子这么年轻想必还没婚配吧?我家小姐就倾慕公子这样的豪杰呢!”

她们有的言语含蓄,多是官宦人家之仆;有的直白明了,当是出自商贾之家。

武进士们哪里见过这阵仗,姑且不说这些婢女是出自哪个门户,贸然拒绝会不会驳了不该驳的面子,光是看着她们那纤细柔弱的身板,就是碰不得也赶不得的,毕竟好男不跟女斗嘛!于是乎,这些婢女以不输涌来时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地“挟持”着武进士们离开了。远远的,上官清似乎还能听到雷霆暴躁而又无可奈何的怒吼。

“这是什么情况?”上官清目瞪口呆。

眼见躲过一劫,易萧然的笑意颇为轻松:“榜下捉婿。只是与捉文婿不同,捉武婿用的是许多婢女簇拥之法。武进士们虽身手了得,可也不好动手,只得先跟随其前去府上,说不准就成全了姻缘。”

“这可是终身大事啊,也太草率了吧?”上官清咂舌后怕,还以为“榜下捉婿”都是说书人夸张的编造,没想到现实中的阵仗更吓人,“还好我是女的……”

谁知这话音才落,一阵喧天锣鼓便由远及近而来。人群纷纷不约而同地朝后望去,进而鞭炮四响,分不清是在哪个方向点燃的,顿时白雾大起,而在烟雾渐渐散去后,却是四顶八抬大轿初见轮廓。只见十六名轿夫身材魁梧,脚底生风,谁都不输谁,你追我赶,相互较劲,硬是并驾齐驱地挤开人潮,最后“砰”的一声响,同时在上官清面前落了轿。

“请状元姑娘上轿!”

十六个魁梧汉子高声齐喝,听起来气壮山河、豪情万丈。如果状元是别人,上官清一定会拍手叫好,等着看热闹。然而如今自己成了“热闹”,这才明白话不能说太快,否则只能闪了舌头——谁说女的就没事了?转眼就遭遇“榜下捉媳”了啊!

“怎……怎么办啊?”上官清拿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易萧然。

后者也是一脸始料未及之色,还没等他厘清头绪,就听得迎亲队伍后传来一道中气x足的抱怨声:“哎哟!我说你们跑这么快做什么?我王媒婆没到,就凭你们这些轿夫也能把新娘子请回去不成?”

说轿夫跑得快,上官清看这年过半百的媒婆也是毫不逊色地如一阵旋风,话音由起到落之间,人就已经刮到了跟前,一把牵过她的手!

“状元姑娘好啊!我是王媒婆,大家都亲切地叫我一声王妈妈,您也可以这么叫。”

王媒婆具备了媒婆最应具备的特点,即脸上有一颗硕大的媒婆痣。

“呵呵,王妈妈好……”上官清皮笑肉不笑地抽回手。

王媒婆也不介意,又热络地往前一抓:“姑娘不愧是武状元,这么大阵仗也一点儿不慌乱,王妈妈我佩服佩服!这谁家要是能娶到您哪,那真是有福了!”

这回她是右手紧紧拽牢了上官清,另一手轻拍着她的手背。若要比力道,上官清想挣开这没武功的媒婆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是对方毕竟是长辈,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愿做得太过难堪,只得赔笑了句:“过奖了,只是我还不打算……”

“停!”婉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媒婆拔高音调,骤然喝断,惊得没防备的上官清愣是打了个哆嗦。

见未来新娘子总算被自己的气场震慑住了,王媒婆才开始自卖自夸:“姑娘您先别急着说不打算嫁人!但凡我王媒婆说的媒,每个姑娘那都是从不想到心花怒放求着嫁的!您去打听打听,王妈妈我这些年在京城说成的亲事,足有九百九十九桩,那桩桩都是幸福美满,包管你们当了这辈子夫妻还想当下辈子。”




下一波新书预告:花羽季·浣花小札  辰荒学院的美少年③封印苏醒 巨蟹座男友·八音霓裳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千金逍遥纪1少主出山+千金逍遥纪2天降状元 共2本套装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青春古风 少女励志小说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