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醉墨染江山 意林恋恋古风系列 暖萌来袭 一张面具一次误会一场赌注一生结缘 古灵精怪假皇妃邂逅腹黑真皇帝

24.60 限时折扣 原价:¥32.80
运费: ¥0.00~20.00
库存: 139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重点打造 “恋恋古风”系列   暖萌来袭   

古风+悬疑+言情+轻松

一张面具,一次误会,一场赌注,一生结缘。

古灵精怪“假”皇妃,邂逅腹黑“真”皇帝。

一张面具牵扯的皇室阴谋,一次误会引发的啼笑姻缘。

舒墨是“花容教”中新选出的“圣女”,相貌平平却古灵精怪,心爱之物是一枚叫做“莫眠”的面具。

有一天“莫眠”不翼而飞,舒墨不得不夜闯淮陵楼决心夺回“莫眠”,意外遇到了与“莫眠”长得一模一样的皇帝谢恒溪,阴差阳错下,在师傅卢鼎钧和圣姑商金金的帮助下踏上了假冒皇妃、帮助皇帝稳固皇权的冒险之路。

谢恒喜会不会爱上这个神经大条的假皇妃呢?舒墨在这场“假扮皇妃”的戏中又会惹出什么意外状况?腹黑皇帝和鬼马圣女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故事?

 

面具做赌注,老虎做聘礼,史上最“丑”的圣女误打误撞嫁入皇室,原来命运的结局早就写好。

 

意林重点打造“恋恋古风”系列

精心雕琢,反复研磨

打造精品古风小说!

古风、青春、情感

本书约231页。

适合年龄段:16岁-30岁。

【市场定位及营销概念】

A. 适合14岁及以上青少年阅读。

B.意林暖心打造“告白的书”系列,精选61篇青春故事,正确引导青少年面对青春期中的情感问题。

看点一:

别致书封,半隐半现,展开可见全景,可以引发读者的阅读欲。

看点二:

古灵精怪“假”皇妃,邂逅腹黑“真”皇帝。古风言情类的小说一直受到读者的欢迎,风格轻松幽默,同时又有探案悬疑的色彩。情节引人入胜。

亮点:

这是一本蠢萌皇妃和腹黑皇帝的恋爱史,更是一本少女不断成长的记录,语言诙谐,情节搞笑,夹杂着女主角和男主角的甜蜜爱恋。

包小拳

言情作家,编剧。

文风多以轻松、欢脱、甜暖著称,甜蜜中夹杂轻度悬疑,自诩不忍开虐的x级亲妈。

为人低调,脑洞与脱线齐飞。

上大学后正式成为一名码字党,总觉得能把藏在脑洞里的故事分享给大家,是一件很温暖的事。

写东西的时候喜欢尝试更多元的类型,现代、古代、欢脱言情、虐恋悬疑等等等。这样的过程就像是在开启一张张未知地图,充满了挑战。


装帧精美,印刷清晰,拿到手上,是一本极有分量的图书。这本小说集合古风、言情、搞笑等诸多受欢迎的元素。男女主角不仅恋爱之路一波三折,连日常的斗嘴都是该书中的一大亮点。
如果你想看古风的文字,如果你想看又甜又搞笑的小说,那么这本《醉墨染江山》是好的选择。

 

 

舒墨坐在桌前,深情地望着面前那只被打开的黄花梨木雕刻而成的盒子怔怔出神。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诸如此类的形容词根本不必多说,舒墨只觉得穷ji所有的赞美之词,都不能描绘出这副容貌的万分之一。“唉,咱们的圣女又在做日常了。”侍女甲端着洗脸盆站在门外,一脸忧郁地扫了一眼房中。“你都服侍圣女一个月了,怎么还没习惯?”侍女乙倒是一脸淡定,手上的托盘里放着服饰发饰,似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等待,“咱们圣女哪点都好,就是在迷恋‘莫眠’这件事情上有些偏执,为了这,教主都不知道发过多少回脾气了,最后不也都不了了之嘛。”要她说,圣女每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桌前默默地欣赏“莫眠”一个时辰,这件事jue对是一种变相的自恋行为。想当初她初进教时,一直以为莫眠是一位让圣女暗恋的对象,直到后来她才发现,“莫眠”原来就是圣女x伟大的“作品”,并且没有之一,至于那张脸到底长成什么样,她服侍了圣女三年,都没能瞧个清楚。想到这儿,侍女乙不禁面露惋惜。“阿初,我的凝露脂去哪儿了?”舒墨拿起面前的白玉小樽,倒了两下,发现空空如也。“教主说因为凝露脂的原材料价格大涨,所以最近停产了呢。”被唤作阿初的侍女乙赶忙端着托盘走了进去。“那怎么能行?”舒墨皱着眉头,仿佛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题。

002 染

须知道,这莫眠可是她花费了数载才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从她学习易容以来,就一直悉心呵护,每日的日常护理bi不可少,凝露脂是护理当中bi不可少的东西,这上好的面具就犹如娇艳欲滴的鲜花,不精心呵护,枯萎了可如何是好?想到“莫眠”可能因为缺少了凝露脂而出现皱纹或是裂痕,舒墨就觉得完x无法忍受,看来很有必要去找教主大人谈一下人生了!任何事情跟“莫眠”沾上边,舒墨都会马上变身为行动派,于是不过片刻的工夫,她就已经来到了主殿前,果然不出她所料,教主正坐在大殿之上,往日里充满威严的脸上此刻却挂着满满的笑意,看起来心情shi分不错。很好很好,看来是个提条件的绝佳时机。“教主。”舒墨在殿外甜甜地叫了一声,而后就朝着殿内跑去。

“墨儿,快来见过谢公子。”被唤作教主的中年男人闻言脸上的笑容顿了片刻。那名被唤作谢公子的男子此刻正坐在不远处,穿着一袭银色长袍,头上戴着镶着金边的玉冠,身上挂着的香囊全都是由金线织成,更别提那块腰间挂着的青翠幽绿的翡翠,一看就价值不菲,只可惜他的脸上不知为何戴着一张镂空的银色面具,让人看不清楚容貌。舒墨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谢公子”,仿佛看到了一个移动的小型金库。她脑子里不由得飘过早上阿初说的话——“凝露脂的原材料价格大涨……”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看来老天爷x定是把这“金库”送到她的面前,来拯救她心爱的“莫眠”呀!

“公子这是怎么了?大夏天的还戴个面具,对皮肤不好呢。可是脸上受了什么伤?”想到这家伙yi定很有钱,舒墨看向那个人的眼睛里都开始泛着幽幽的绿光,本来走向教主的脚步也拐了个弯,朝着那个人走去,“不要紧不要紧,咱们花容教天下闻名,且不说您脸上的伤能不能治好,就算治不好,重做一张也不是不可以的。”舒墨说完还特地朝他眨了眨眼睛,想要表达自己此刻真挚的感情。不知为何,她话音刚落,就瞧见那银色面具的色泽仿佛暗了两分。这面具还是能变色的高级货?舒墨不禁暗暗咋舌,对这位谢公子的有钱

(一)莫眠

003

程度不禁又刷新了一番。

“听闻舒姑娘的易容术天下第yi,今日一见,算是明白原因何在了。"谢公子拿起桌上自带的白玉盏喝了一口,缓缓又道,“原来人们常说的缺什么补什么,是这么个道理。”“什么?”舒墨有些没反应过来。“意思就是,舒姑娘x然是爱美之人,长相平庸的女子对美貌大多有x限向往,如此一来,我倒是对姑娘的手艺有点儿信心了。”谢公子颇有耐心地解释。所以,他这番话的中心思想就是说她长得丑咯?“还真是多谢公子谬赞。”舒墨咬牙切齿地说,“人说相由心生,公子既然以真面目示人都没有胆量,想必x定是有什么隐疾了,不过公子别怕,所谓术业有专攻,我最擅长的便是帮丑人变美,只要有钱,您想变成什么样都可以,至于收费嘛,也是跟难度系数挂钩的,您这张脸,我粗略地看了一下,修复难度应该是四颗星以上了。”“五十万两起,公子改日带够了钱再来吧。”舒墨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她话音再落,那银色的面具就仿佛又暗了两分。“我要的东西送来了?”对于舒墨的挑衅,谢公子倒是直接选择了无视。“已经派人交给公子的随从了。”教主乐呵呵地开口。

得到满意的答案,谢公子便也不多留,若有所思地看了舒墨一眼后,就扬长而去。哼,跟她斗嘴,简直是自不量力,舒墨朝着那离开的背影挑衅地吐了吐舌头,而后就朝着教主身边跑去。身为一教圣女,自然是江湖中人关注的对象,江湖中一直都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榜单存在,诸如《兵器长度排行榜》《异性缘最好排行榜》之类,而其中关注度最高的,自然当数《各教圣女排行榜》了。圣女这种作为各门各派的门面招牌,不需要任何渲染,就已经有足够的噱头了。犹记得十岁那年她刚刚当上圣女,而与她同年一起坐上圣女之位的,还有拈花秀斋的骆碧璇,如此一来,会被放在一起比较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004 染

情。

榜单的排名方式是由知晓江湖百事的百晓生对各家圣女的容貌进行描述后,由江湖人士进行投票。

舒墨至今仍然记得百晓生对骆碧璇的评价,洋洋洒洒地写了快近万字,全是赞美之词,诸如“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指如削根葱,口如含珠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之类的古诗词句数不胜数,据说那篇评价还被不少学堂命名为《赞美女子古诗词句集合》,以做教学之用。

结果到了她这儿,评价就只有四个大字——中等偏上。评选结果自然也不用说,她作为第十名挂在榜尾,号称“史上zui让人失望圣女”。事后虽然百晓生的各种糗事被爆,类似收受贿赂更改评价之类,却也没能挽回“中等偏上”四个字对舒墨的影响。“教主叔叔,这哪儿来的土暴发户?”回想起不堪往事,舒墨愤恨地开口。“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人身边跟了多少高手藏在咱们殿上?随随便便出

来一个,都打得你满地找牙了。”中年男人看着站在面前一脸无畏的少女,威严的脸上不免泛起些许无奈。“我才不怕他,反正有师父保护我。”舒墨撒娇地笑了笑。“说吧,来找我什么事?”对于自己的宝贝徒弟,卢鼎铭是再了解不过的,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类型,这会儿连称呼都从“教主”改成“师父”了,那绝对是有事相求了。“那个……凝露脂用完了。”舒墨一脸讨好地往前凑了凑。

“我就知道没事求我,你这丫头是不会来看我的。”卢鼎铭面色一沉。“哪有哪有,我还不是在潜心钻研,听说最近原材料价格大涨,我也是努力地想要研究出新产品来减轻教中负担嘛,我觉得原材料这块总是用束心草代价太高了,也大大地限制了咱们面具的产量,我最近在研究如何用面粉代替束心草呢,虽说持久力和自然度都要大打折扣,但是胜在便宜嘛,咱们可以推出那种时效性一日至七日不等的一次性面具。”舒墨卖力地解释,力求证明自己真的有对教派的未来规划做出贡献。“行了,只要你答应一件事,凝露脂要多少有多少。”卢鼎铭摆了摆手。“什么事?”听到wu限量供应,舒墨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

(一)莫眠

005

“卖掉莫眠。”卢鼎铭话音刚落,舒墨已经连连摆手表示拒绝。

“不行!杀了我也不会卖掉‘莫眠’的!”舒墨仰起头,为表立场,还配合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我要是卖了呢?”卢鼎铭眯了眯眼睛,神色认真地说。“我死给你看。”舒墨凑到他面前,也一脸认真地回答。“大胆,我辛辛苦苦培养你十多年,把毕生所学都教与你,难道你为了区区一张面具,竟要与我断绝师徒之情不成?”听到答案,卢鼎铭大怒着拍案而起,对于这个徒弟,他是从小悉心教育到大,没想到今天居然会以死相逼。“师父,‘莫眠’是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陪我度过这么多个日夜,你真的忍心卖掉它吗?”见硬的不行,舒墨赶忙转变策略扮可怜。“哼,说什么都没用,我已经卖了。”卢鼎铭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什……什什么?”舒墨闻言,惊得倒退了两步,小手捂在胸前,小脸上血色尽失,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置信,“多少钱卖的?”“五十万两。”卢鼎铭看她一眼,冷冰冰地答道。想到“莫眠”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在某个猥琐到ji限的纨绔子弟的脸上,并且会出去勾搭女生,继而被无数女生迷恋。光是想到“莫眠”有可能被其他女人近距离接触,她就觉得心乱如麻、心急如焚、心如刀割。不行不行,我yi 定要阻止邪恶势力利用“莫眠”的绝世容颜去残害社会上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们,舒墨暗暗地在心底告诉自己。翌日清晨,卢鼎铭的房门突然被急促地敲响了。“什么事?”当卢鼎铭看到来人是舒墨的贴身婢女阿初的时候,顿时心下了然,“是服毒、撞墙、上吊,还是有什么新花样?”“是……是圣女她离教出走了!”阿初说完赶忙跪下,将圣女留下的书信高举过头顶,大气也不敢出地等着教主发落。那轻飘飘的宣纸像是有意识般地朝着书案飞去,不过片刻就已经安安稳稳地躺在了桌面上。只是下一刻,却又随着桌案一起,四分五裂地消散在了空气中。左护法眼尖地趁着纸片还没完全消散的时候瞅了一眼,上面只写了四个

大字:有缘再见。

006 染

啧啧,这舒丫头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左护法悄悄看了一眼卢鼎铭那黑如锅底的脸色,只觉得今天自己不能轻易脱身了!离教出走这件事情,舒墨虽然是第x次做,但是身为江湖儿女,对这种

话本里必须存在的桥段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书里的女主角们大多都是名门闺秀养在深闺,谁还没个叛逆期呢?这叛逆期的最好体现自然就是离家出走啦,并且一定要是男装出行,而这一走自然就要遇上命定的男主角,继而展开一段或凄美或甜美的爱情故事。虽说舒墨对爱情故事没什么兴趣,但是女扮男装这一要素还是记得很清楚的,身为易容高手,自然不会做出只是把头发绾起来穿件男装就假装自己是男人的事情,她离教前特意带齐了易容工具。此时此刻坐在望江楼里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人讨论着什么内容的猥琐男子,自然就是舒墨了。至于为什么要坐在酒楼里打听,舒墨实在是无奈至极,她本以为那“莫眠”的买主得了如此出色的面具,必然要戴着招摇过市,这样一来,自然寻找起来就容易得多了,毕竟“莫眠”是她做的,没人能比她更清楚那容貌的一丝一毫,想要画幅图像给人端详实在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买主居然shi 分低调,这一路打听过来,竟然连半个见过“莫眠”的人都没有,舒墨没有办法,只好到这人流聚集的望江楼来,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事迹是跟“莫眠”有关的。只可惜这听八卦也是个技术活,连坐了好几天了,来来往往的武林中人倒是不少,讨论的却都是些她完全不想听的话题。有人说拈花秀斋的圣女骆碧璇前些日子去武当送剑,结果被武当掌门下面的大弟子孟书文瞧见了,自此惊为天人,魂牵梦萦。也有人说最近中原武林不大太平,西域邪教来犯,据说那教中也有个妖女,长得相当妖艳绝伦,并且心狠手辣,有不少人死在了她的石榴裙下。“我可是还听说了一件事呢,前段时间崆峒派的少当家上花容教,想要请他们圣女出山给自己的未来媳妇做个疤痕修复,结果可好,人家圣女连面都没肯见,直接开了价说要十万两,崆峒少主气得不行,打道回府了。”某个驼背男兴致勃勃地说道。“哎呀!要不说丑女的心思难猜呢?当初那中等偏上的评价,怕都是花

(一)莫眠007

钱买来的吧,不然怎么这么贪财呢?”另外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副了然的表情。“对了,最近新来了一个花魁,但是老子苦苦等了这么多天,连面都没见到!结果可倒好,今天听说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个小白脸,她就直接巴巴地送花帖去邀人谈情赏月,真是气死老子了!”粗嗓门说完还拍了下桌子以示愤怒。“行了行了,不就一个花魁嘛,让你这么上心,我可听说那公子不是一般人,有钱就不说了,那腰上挂的玉佩据说可是宫里的东西,也是咱们能比的?再说了,就算人家没钱,可不是还有脸呢?长成那样,别说人家姑娘看了心动,男人怕是都要动心!”坐在他对面的瘦子倒了杯茶,推到那个男人的面前,示意他淡定。女人心动,男人也心动!舒墨激动了,除了她的“莫眠”,这世间哪里还有男人的容貌能够这般出色?“两位兄台,刚才听二位说的花魁,不知道是哪位?”舒墨赶忙凑了过去,满脸笑意地问道。“关你何事!”胖子看了一眼舒墨,发现是瘦小身板的自来熟,顿时语气更恶劣了。“实不相瞒,我是受人之托到各地寻访美人的。”舒墨嘿嘿一笑,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哎哟!兄弟一看就是好人,我跟你说,我们说的这个人呢,是淮陵楼新来的花魁,名叫染念,至今还没有人见过呢,据说长得那叫一个倾国倾城,还弹得一手好琴,只可惜我们哥俩在那淮陵楼蹲了四天,也没能见到,兄弟若是有兴趣,不妨去蹲蹲点,听说今晚有她的入幕之宾要去,说不定运气好也就瞧见了。”瘦子动作敏捷地把银子塞进袖中,想了想又道,“不过听说她那个入幕之宾长得十分出色还挺有钱,你家主子……”瘦子话还没说完,就只觉得一阵清风飘过,回过神来,那小身板已经消失了。舒墨坐在桌前,深情地望着面前那只被打开的黄花梨木雕刻而成的盒子

怔怔出神。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诸如此类的形容词根本不必多说,舒墨只觉得穷ji所有的赞美之词,都不能描绘出这副容貌的万分之一。“唉,咱们的圣女又在做日常了。”侍女甲端着洗脸盆站在门外,一脸忧郁地扫了一眼房中。“你都服侍圣女一个月了,怎么还没习惯?”侍女乙倒是一脸淡定,手上的托盘里放着服饰发饰,似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等待,“咱们圣女哪点都好,就是在迷恋‘莫眠’这件事情上有些偏执,为了这,教主都不知道发过多少回脾气了,最后不也都不了了之嘛。”要她说,圣女每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桌前默默地欣赏“莫眠”一个时辰,这件事x对是一种变相的自恋行为。想当初她初进教时,一直以为莫眠是一位让圣女暗恋的对象,直到后来她才发现,“莫眠”原来就是圣女最伟大的“作品”,并且没有之一,至于那张脸到底长成什么样,她服侍了圣女三年,都没能瞧个清楚。想到这儿,侍女乙不禁面露惋惜。“阿初,我的凝露脂去哪儿了?”舒墨拿起面前的白玉小樽,倒了两下,发现空空如也。“教主说因为凝露脂的原材料价格大涨,所以最近停产了呢。”被唤作阿初的侍女乙赶忙端着托盘走了进去。“那怎么能行?”舒墨皱着眉头,仿佛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题。

 

“不如小墨你就进宫,当个娘娘,顺便混点秘方古籍回来吧。”养育了她十七年的师傅大人如是说。

就这样,舒墨进宫后给自己的职业定位如下。

主线任务:混点古籍秘方。

支线任务:顺便当个娘娘。

只可惜,入了宫之后的舒墨才发现,这皇宫里强敌环绕,除了要时刻提防深藏不露的各路妃子,身份复杂的御医。而最最要提防的还是那看似一一皇帝陛下。

“师傅,你真的不是玩我吗?!”

舒墨无语凝烟仰望苍天。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醉墨染江山 意林恋恋古风系列 暖萌来袭 一张面具一次误会一场赌注一生结缘 古灵精怪假皇妃邂逅腹黑真皇帝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