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凤九卿7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作者元宝儿强势回归 青春校园励志成长 古风宫廷小说

21.60 轻文库 原价:¥28.80
运费: ¥0.00~20.00
库存: 431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轻文库 人气re 销作者元宝儿强势回归,席卷huo热书市!

《凤九卿(七)》

小太子身中蛊毒,命在旦夕,

众大臣直谏皇帝纳妃,

凤九卿被一箭穿心,坠入迷境。

变数迭生,她能否回归原来的生活轨迹?

意林·轻文库口碑经久不衰的帝后传奇再度席卷而来!

 

凤九卿被一箭穿心,坠入迷境。变数迭生,她能否回归原来的生活轨迹?

适合年龄段:13-28岁。

意林·轻文库 销量huo 爆的古风小说,席juan古风图书市场!

古风、成长、励志。

【本书亮点】

①作者元宝儿huo 爆市场的古风大系列,综合了宫变、夺嫡、励志、唯美等宫廷文的流行元素,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作为意林·轻文库长期re 销的古风经典系列,此前已经出版过六本图书,深受读者喜爱,相信续集作品会继续获得市场认可!

②该系列讲述了女中诸葛凤九卿与腹黑帝王轩辕容锦的恩怨纠葛、生死对弈。女主角凤九卿人物性格鲜明,该冷酷时冷酷,该温柔时温柔,且聪明绝顶,喜欢女扮男装,将男子英俊潇洒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样帅气的女主,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


小太子身中蛊毒,命在旦夕,

眼见皇嗣不继,众大臣直谏皇帝纳妃,

容貌肖似凤九卿的医女来者不善,引发帝后猜忌,

难道他要违背誓言,另找他人取代她的位置?

儿子的治疗分歧令他们大动干戈,

她以死相逼——“要么放我离开,要么夺我性命!”

内容提要

凤九卿与轩辕容锦借微服私访的名义出宫游玩,一路惩奸除恶,好不逍遥,谁承想撞见朝廷张贴的皇榜,居然昭告天下皇帝要选妃充纳后宫?这逼得他们不得不折返回宫,岂料途中遭遇刺杀,两人与刺客对敌的过程中,凤九卿的左耳耳饰溅上血滴,她不以为意,殊不知从这一刻起,她的生活已经悄然改变……

回到皇城,变故频出,小太子身中剧毒昏迷不醒。皇储危机引发朝堂动荡,轩辕容锦若想坐稳皇位势必要另行纳妃,此时,一位来历不明的医女渐渐接近容锦,让凤九卿对容锦渐生嫌隙。

为帮儿子解毒,凤九卿执意带其离开皇宫,与容锦闹得不可开交,她甚至不惜了结夫妻情分,与他展开生死对峙……然而,凤九卿被一箭穿心,醒来时,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yi 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神秘黑衣人的出现令轩辕容锦将凤九卿视若仇敌,相爱相杀的两人能否化解矛盾?凤九卿又能否力挽狂澜,营救危在旦夕的爱子?

元宝儿,对文字有着天生的敏感,喜欢用美丽的词句来创造不同的世界。从事写作近十年,常混迹于古风言情小说创作圈,以不同的笔名发表文字百余万,在不同的故事中书写跌宕沉浮的青春。

以“元宝儿”之名出版的“凤九卿”系列,是作者的第一部长篇著作,也是目前为止作者zui 满意的一部作品。希望这部融合了亲情、友情、爱情的架空历史故事,可以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体会和感受。


望眼欲穿之下,总算等来了《凤九卿》的续集试读,翻阅过程中又重拾以往心荡神迷的感受,情不自禁随着书中的人物和情节亦喜亦悲,时而为九卿和容锦的误会担心,时而为他们的爱恨纠葛悬心,剧情起伏让人难以自拔,感谢元宝儿用越来越老到精湛的文笔,给我们织就这样一份与众不同的爱情故事。

—— 忠实读者 寒 梅


千帆过尽未必是雨过天晴,终成眷属也未必会百世无忧。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风云变幻,危机四起,看铁血皇后再入迷雾,翻搅朝堂动荡,扭转乾坤!

—— 本书作者 元宝儿


 


1.龙御宫内,容锦从小太监手中接过热粥,亲自盛了一小汤匙,喂到九卿的嘴边。

凤九卿下意识地张开嘴,咽下他递送过来的药粥,香喷喷的米粥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香,通过喉咙流入胃里,生出融融的暖意。

直到小半碗粥下肚,凤九卿才压下容锦继续喂粥的手臂,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双眼,语气中流露出几分不确定:“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故意针对那个叫如月的医女?”

容锦见她不想再吃,便收回粥碗,慢条斯理地用帕子擦了擦自己修长的手指。

放下帕子的时候,他才迎向凤九卿的视线,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你不觉得,如月与你的样貌shi 分相似?”

凤九卿猛然一惊:“此言何意?”

容锦伸手,理了理她额前凌乱的发丝,声音轻柔道:“尔桀中毒昏迷,生死不明,若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朕的江山将无人继承。九卿,既然你已经失去孕育子嗣的资格,为什么不将这个机会拱手相让?朕特意找了一个容貌与你相近的如月,她生下的孩子,定然可以弥补尔桀给你留下的遗憾。”

这番话,che 底将凤九卿给说傻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男人,无法想象曾经用性命来守护两人爱情的轩辕容锦,有朝一日,竟会说出如此残酷的对白。

“容锦,你疯了吧?”

凤九卿试探着去拉他的衣襟,小心翼翼道:“你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背叛我们的感情……”

轩辕容锦将她拉在自己衣襟上的手指,一根一根掰了下去:“感情固然重要,但怎能与朕的江山相提并论!你今日痛打如月一事,朕念在与你多年夫妻的情分上暂不计较。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接受如月的存在,因为朕……”

说到这里,容锦将唇瓣贴到她的耳际:“从如月的身上,寻到了初见你时的影子。朕相信,如月给朕生的儿子,会比尔桀更加优秀。”

凤九卿怒从心起,一把揪住容锦的衣领,厉声道:“你我多年夫妻情分,到头来,你竟要以这种方式收场?”

容锦保持着被她揪住衣领的姿态,一字一顿地回道:“这世上唯有权势,是朕穷其一生都无法割舍的存在。与朕的江山相比,你觉得感情这种东西能占据多少分量?九卿,你终究是个女人,永远也理解不了男人的心思。朕肯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与你相似的女人取代你的位置,对你来说,已经是对你zui 大的恩赐。”

一口气说完,容锦无情地挥开她的掌控,起身后,冷冷垂视着她的目光:“现在的你,之于朕已经没有任何存在意义,你想去死的话,朕绝不会拦着!”

“轩辕容锦,我恨你!”

当凤九卿声嘶力竭地喊出这句话时,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

她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奢华富贵的龙御宫内,哪里还有容锦的身影?

梦!

她刚刚居然做了一场画面如此真实又清晰的噩梦,直到现在,容锦那副冷血而又残酷的面孔,还在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幸好只是一个梦。

她气喘吁吁地用衣袖抹去额角的冷汗,心脏怦怦直跳,仿佛夹杂着从梦境之中带出来的恨意与不满。

她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无论从前面对多大的压力,也没像现在这般乱了心智。

还有发生在东宫的那场诡异的变故,推开房门的时候,她亲眼看到如月试图对尔桀不利,甚至在尔桀的颈间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

可是后来,所有的证据都在她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她有口难言,就像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

难道在多重压力的打击之下,她已经疯狂到连自己的意识都控制不住了?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一觉,她直接睡到日上三竿。

昨天被容锦抱回寝宫之后究竟何时睡去,现在想想,竟然没有任何印象。

这个时辰,已经下朝的容锦应该还在御书房处理公务,她并没有唤宫女进来伺候,独自下床梳洗穿戴了一番,便打算直奔东宫去查看尔桀的病情。

这时,门外传来两个宫女低声交谈的声音,只听其中一人道:“皇上真的亲自去那个医女的房间探望过她的伤势?”

另一个宫女接口:“这还能有假,皇上刚下早朝,就在小福子公公的陪同下去了如月的房间。昨晚你没当差,对事情的前因后果不了解。总之,皇后娘娘昨天夜里在东宫大发雷霆,甚至还在盛怒之下对如月施了杖刑。若非皇上及时赶到救下如月,她应该已经惨死在皇后娘娘的杖责之下了。”

“可是皇后娘娘为何要找那医女的麻烦?”

“你真够笨的,但凡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那个如月与皇后娘娘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而且论年纪,她比娘娘年轻了好几岁,在皇上眼中,可不就是一个值得怜惜和爱护的姑娘?不然你以为她区区一个小医女,凭什么被皇上看中,并亲自下令,将她调到东宫当差?”

“你别乱说,皇上对皇后情根深种,jue不可能为了别的姑娘,做出伤害他们夫妻感情的事情。”

“男人的心思,咱们女人永远都不会懂的。更何况誓言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男人哄骗女人的手段,你当真以为皇上会信守诺言,对皇后娘娘不离不弃?别傻了,皇上如今正值而立之年,年轻俊美,位高权重。就算皇上不去主动招惹那些姑娘,又怎能阻止那些姑娘亲近皇上?”

“这……这件事若是被皇后娘娘知道,定会无法接受吧?”

“放心,皇上已经下了口谕,他探望如月的事情,谁敢乱传,便直接杖毙!”

宫女闻言,急忙压低声音:“快别说了,小心隔墙有耳,被皇后听去。”

接下来,两个宫女颇有默契地止住了话题,没再就此事继续八卦下去。

听到这些话的凤九卿不淡定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身为一国天子,轩辕容锦居然会纡尊降贵,去探望一个地位卑微的小医女……

2.

长平县虽然很穷,落脚的客栈还是有那么几家的。

两个人随意选了一家装修还算过得去的客栈,要了一间zui 好的客房,在掌柜和店伙计怀疑不解的目光中,白衣公子打横抱着仍旧昏迷的姑娘,笑着对众人解释:“我媳妇儿!”

他又用下巴指了指身边满脸黑线的紫衣公子:“我哥哥!”

“哥哥?”

紫衣公子不满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哥哥”两个字,是从牙缝中硬挤出来的。

见白衣公子满脸无辜地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他又扬了扬下巴,指向白衣公子怀中的姑娘:“媳妇儿?”

白衣公子冲他粲然一笑:“不然呢?让她给你当媳妇儿?”

紫衣公子面色一沉,语气阴冷:“天底下有资格给我当媳妇儿的除你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

白衣公子勾勾嘴角:“好啦好啦,开个玩笑嘛,看你那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至于吗?”

说话的工夫,两个人已经踏进了客房。

到底是小地方,即便是价钱zui 高的客房,环境也就那么回事。

白衣公子将怀中的姑娘轻轻放到床上,仔细打量才发现,这姑娘肤白貌美,煞是好看,难怪那个姓徐的胖子花费苦心,也要将她占为己有。

白衣公子一时兴起,伸出手指,在姑娘娇嫩的脸上轻轻抚了一把。

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极具挑逗性,就像一个不怀好意的公子哥,正在调戏一个良家少女。

尤其是白衣公子嘴角所流露出来的那抹玩世不恭的坏笑,三分傲然,七分邪气……

药劲渐渐散去的粉衣姑娘这个时候缓缓睁眼,看到一张年轻俊美到令人脸红心跳的面孔,与自己四目相对。

她实在无法形容自己心中所受到的震撼,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好看到不似真人,仿若天神。

那一袭白衣胜雪实在惹眼,五官仿佛经过天神的精雕玉琢,多一笔嫌画蛇添足,少一笔嫌功力不够。

白衣公子的左耳戴着一枚形状怪异的黑曜石耳饰,石头很小,紧紧伏贴在耳垂处,就像是某种标志和象征,右耳却是空的。

总之,这是一个俊美jue 伦宛若天人的男子,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仿佛呼吸都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你……你是谁?”

粉衣姑娘讷讷开口,她大概没想到自己会跟一个异性如此近距离地接近,这一刻,她白晳的俏脸瞬间染上一抹桃红,明显是害羞的表现。

这种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眼就爱上俊美公子的戏码,简直让旁边目睹过无数次这种画面的紫衣公子不堪忍受。

他一把将到处留情的白衣公子拉到一边,冷声对床上陷入懵懂状态中的粉衣姑娘道:“别误会,她和你一样,不但是个女子,还是一个嫁过人、生过娃的女子。”

不给粉衣姑娘震惊诧异的机会,男人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在白衣公子耳边低声警告:“九卿,你玩够了没有?”

被唤作九卿的白衣公子满脸无奈:“我哪有在玩,分明是你自己小气。我穿女装,你不高兴我被男人看,我换男装,你又不高兴我被女人看。天底下哪有你这么不讲理的男人?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高兴!”

没错,这个扮成男装模样的白衣公子不是别人,正是黑阙皇朝名震天下的皇后娘娘——凤九卿。

那个身穿紫衣的冷面男子,自然就是黑阙皇朝的当今天子——轩辕容锦。



下一波轻文库新作品:

《指尖花凉忆成殇III 》《皇城第一偶像天团③》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凤九卿7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作者元宝儿强势回归 青春校园励志成长 古风宫廷小说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