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灼灼桃花馆001-003 共3本套装 簪花一诺万水千山+眉间朱砂刹那芳华+月下棠梨岁岁年年 意林轻文库

56.03 限时折扣 原价:¥74.70
运费: ¥0.00~54.00
库存: 119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灼灼桃花馆 1 簪花一诺 万水千山》

意林.轻文库首套“诗词曲”主题唯美古风文绘——灼灼桃花馆

诗词寄意,古韵留香

《灼灼桃花馆①簪花一诺,万水千山》

这是一本以“宋词”为基调的古风小说美绘集,

“快意江湖”“宫廷纷争”“八荒奇闻”为一体,

宫墙柳,眉间砂,胭脂泪,红尘情,

让你在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中,体会我华夏唯美古韵!

适合年龄段:13-28岁 喜欢唯美古风、热爱古诗词的青少年群体

青春文学、浪漫古风

亮点:

“宋词”为基调,

大气宫廷,江湖豪情,民间轶事,

总有一个故事能够打动你;

催泪,爆笑,感慨,唏嘘,

总有一段情绪能够感染你;

高冷,腹黑,深情,守护,

总有一款古风男神适合你!

诗词写意,墨笔丹青,

你的故事,留香古韵。

《灼灼桃花馆 2 眉间朱砂 刹那芳华》

意林·轻文库首套“诗词曲”主题唯美古风文绘——灼灼桃花馆

诗词寄意,古韵留香

《灼灼桃花馆②眉间朱砂,刹那芳华》

这是一本以“唐诗”为基调的古风小说美绘集,

分“墨书宫廷”“曲歌八荒”“剑啸江湖”三部曲,

山河人间,四海八荒,策马江湖,风花雪月,

让你在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中,触摸传承千年的诗魂!

适合人群:13-28岁喜欢唯美古风、热爱古诗词的青少年群体

青春文学、浪漫古风

亮点:

“唐诗”为基调,

宫墙泣诉,江湖酒温,民间趣多,

总有一个情节能够触到你内心柔软的角落;

怨憎长,相逢喜,爱别离,求不得,

总有一种情愫能够让你的心产生共鸣;

霸气,温润,坚韧,可爱,

总有一款古风男神女神让你放心不下!

唐诗抒情,妙笔生花,

纸上故事,诗韵绵长。

《灼灼桃花馆 3 月下棠梨 岁岁年年》

意林·轻文库首套“诗词曲”主题唯美古风文绘——灼灼桃花馆

诗词寄意,古韵留香

《灼灼桃花馆③月下棠梨,岁岁年年》

这是一本以“元曲”为基调的古风小说美绘集,

“帝王争斗”“江湖恩怨”“四海惊闻”为一体,

王侯乱,竹马情,恩怨弃,命中劫,

让你在错乱纷争的故事情节中,体会我华夏荡气诗篇!

适合年龄段:13-28岁 喜欢唯美古风、热爱古诗词的青少年群体

青春文学、浪漫古风

亮点:

“元曲”为基调,

屹立宫墙,八荒惊扰,小巷酒香,

总有一个故事能够触动你;

欢笑,泪目,哀婉,振奋,

总有一段情绪能够敲开你的心门;

傲娇,热血,智谋,坚守,

总有一款古风男神让你无路可逃!

诗词余韵,墨笔飞张,

故事与你,两不相忘。


非非,现为意林·轻文库品牌主编,从事图书策划编辑行业近十二年,在青春文学领域有比较丰富的策划经验、统筹经验以及夏耳耳:意林·轻文库资深责编,擅长欢萌向古风和现实向青春小说的策划。喜欢从日常生活和周遭事物中挖掘被人忽视的 du 特点和发现作者作品中的亮点,并能很好地带领作者展开脑洞,捋清写作思路,打造优质品牌图书。
大概是心中一直藏着一个江湖梦吧,所以从小到大都很喜欢古风小说。那些桃李春风,那些江湖夜雨,那些红粉知己,那些白衣佳人,是即使过了再长时间也无法割舍的情怀。与这些唯美的文字触碰,仿佛行走在朗月清风中,给人身心的愉悦和享受。若这个时候再来一阕小词,那就再好不过了,所以在看到《簪花一诺,万水千山》这本将“宋词”和“故事”融合在一起的古风合集时,我感到非常惊喜,有词,有故事,有风雅,不正是我所寻找的吗?

——作者 下面汤
如果你有一个古风梦,喜欢古香古色的美文和精致优美的宋词,那“簪花”是你不错的选择,以“宋词”为基调,为那些那些琅琅上口的小词量身定做“故事”,让你在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中感受唯美古韵;如果你喜欢江湖情,红尘意,那“簪花”也是你不错的选择,那里有意气风发的快意江湖,有波谲云诡的宫廷纷争,还有精彩纷呈的八荒奇闻,让你痛快阅读的同时一饱视觉盛宴;这是一本学习和娱乐两不误的书,喜欢古风的你不要错过哦。

—— 图书统筹 夏耳耳

《此夜花开正皎然》

中吕·红绣鞋·阅世

宋方壶

短命的偏逢薄幸,老成的偏遇真成,无情的休想遇多情。

懵懂的怜瞌睡,鹘伶的惜惺惺,若要轻别人还自轻。

唐皎儿正在专心致志地钻狗洞的时候,听到了她老哥的声音。

一声比一声高亢的“皎儿”,像在招魂似的。

她本能地“哎”了一声,又赶紧捂住了嘴,声音闷在狗洞里久久没有散去。唐骁你个神经病!唐皎

一边钻一边暗骂,她不就是玩疯了,回来晚了那么一二三个时辰吗?又不是没偷跑出去过!

唐骁要是瞧见她了,就应该赶紧跑过来,帮着刨她出来才对,手脚越轻越不引人注目越好,喊什么啊?生怕她老爹听不见是不是?

唐皎儿歇了一会儿,却迟迟没有等到唐骁的援手。怎么回事儿啊?他人没有过来,声音倒是越来越近。不管他了,什么亲哥,只要是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唐皎儿这样一想,手上的力气突然足了很多,她顽强地扭动着身子往前钻去。

光线越来越亮了,马上就要爬回院子了!唐皎儿刚咧开嘴,一捧扬起的土就飞了进来。

眼前出现了一双白色的鞋翘,刚才那捧土就是被这双鞋子踩出来的!唐皎儿还没从震惊和愤怒中恢复过来,胳膊一紧,她整个人已经被谁从狗洞里一把揪了出来。

唐皎儿一撸袖子,正要破口大骂,却看清了拉她出来的这个人。

她很快没了气焰,缩着肩膀往正朝她挤眼睛的唐骁身后一躲,可怜巴巴地道:“夜叔……”

夜容归好整以暇地瞟了她一眼,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怪不得她老爹破天荒地没有骂她偷跑出门,反倒一脸慈祥地望着她。大彦国的三朝重臣、唐大司马唐蔚,平日里跩得比新年的炮仗还响的嗓门,不知怎的,回回一见着他的拜把子兄弟夜容归,瞬间老虎变成猫。

唐皎儿一边冲夜容归礼貌地假笑,一边掰扯着从唐骁那里顺来的不合身的男装,对着她哥小声嘟囔:“这狗洞怎么一年比一年小啊?”

她的声音明明很轻,不料夜容归一把年纪了耳朵倒是很灵敏,他微微一笑:“不是狗洞变小了,皎儿,是一年未见,你又胖了。”

这个死老头,不知道姑娘家最讨厌听人说自己胖吗?唐皎儿秉着一颗尊老的心,按捺住想掐死他的冲动,继续有礼貌地回怼他:“彼此彼此,夜叔也更老了,脸上的皱纹比我的眼睫毛还多,一说话,皱纹一动能夹死苍蝇呢!”

“放肆!”唐大司马终于开口教训女儿了,“都及笄快一年了,还一天比一天没规矩,这是你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吗?快跟你夜叔道歉!”

唐皎儿梗着脖子shi 分敷衍地道了歉,夜容归不但不恼,反倒一副很开心的模样。他脸上和脖子上的肤色相差很大,皱纹虽然多,眼神却像年轻人一般清亮,声音也shi 分好听。他认真地问唐蔚道:“皎儿都及笄这么久了,还没许人家吗?”

“这么疯,谁敢要?”唐蔚无奈道。

但在场的四个人心里都很明白,唐家握着大彦的军事重权,就是握着大彦的命脉。别说唐皎儿花样年华,美得跟画上的仙女似的,就算她是个肥头大耳的无盐女,单凭她是唐家唯yi 女儿的身份,求亲的人排起队来就能把护城河都填平了。性子倔强些、娇气些算得了什么,她本就是天之骄女,上到皇子,下到高官,从来都只有她选人的份儿,哪里轮得到别人来选她?

唐皎儿伸了个懒腰,由着唐骁替她拍掉身上的泥土,轻哼道:“爹爹,缘分这事儿不可强求,您只当女儿贪玩,说不定哪天我就给你顺个乘龙快婿回来呢!”

“又胡说!真是口没遮拦!”唐大司马的胡子都快吹起来了,“这是正经女儿家该说的话吗?不害臊!”

说着,唐蔚作势要打,夜容归拦道:“唐兄,还真别说,我看皎儿这面相、这气度,再算算这时间,今年说不定真能遇上一个命定的有缘人。”

唐骁看了看妹妹灰头土脸的面相、骄纵跋扈的气度,觉得夜叔这预言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

夜容归其人,和唐蔚结拜了多少年就和唐皎儿针尖对麦芒地斗了多少年。他是个神秘的江湖客,来去无踪,每回游历过后就会到唐家教导唐皎儿一阵子的诗书技艺。唐皎儿天不怕地不怕,菩萨见了直摇头、小鬼见了绕着走,唯独怕一个夜容归。

她一直很纳闷,夜容归一个老头子,哪来那么多精力跟她斗法,还回回都掐准她的死穴?她贪玩,他就罚她的丫鬟,她不好好读书,他就扣她的零嘴,还当着她的面吃给她看,也不知道他老得都快掉漆了,牙口为什么还那么好?

不过,话说回来,在夜容归的教导下,唐皎儿到底没长歪,琴棋书画一出手,很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她虽然喜欢跟唐骁埋怨夜容归的不是,还暗地里喊他江湖骗子,私心里却始终对他存了几分敬畏,他说的话,她即便嘴上不服软,心里怕是早就信了八九分。

这不,刚一入夜,唐皎儿就蹑手蹑脚地蹿到了南房,偏院里梨花开得正盛,团团簇簇,倒像是把云朵接到了地上。夜容归半眯着眼躺在粗大的花枝上,白衣和梨花相互掩映,一时间,连唐皎儿都有些晃神。

夜容归的姿态、神情,甚至他的一双手,都极为秀逸,也不知道他怎么就不把这些保养的功夫用到他那张脸上。唐皎儿惋惜了一阵儿,又很快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忙轻轻唤了声“夜叔”,可不知是不是因着在席上吃多了酒,夜容归微不可闻地哼了一声就侧过身继续睡了,并没有搭理她。

唐皎儿哪里是个善茬,她见夜容归没反应,便毫不犹豫地攀住根花枝爬上树去。她凑到夜容归身边,深深地看着他半合不合的一双眼,一边猛地摇晃花枝,一边大声喊道:“夜叔!”

夜容归突然坐了起来,唐皎儿一惊,失了平衡,眼看就要跌下树去,腰间却随即一紧。夜容归的衣袖从她腰际迅速拂过又抽回,淡淡道:“大晚上的,一个世家小姐,闯进客人的居所,还是个男子的居所,要是让你爹知道了,你这一年都别想再出去玩。”

唐皎儿拍拍胸口,喘了口气,道:“得了吧,夜叔,咱俩差着辈儿呢,谁会对谁有非分之想啊?你白给我占便宜我都不要!”

夜容归没有回答。她换上了女装,青丝如瀑而下,在他的手上来来回回地游走。她年纪尚小,容貌还有几分稚嫩,却已经生得极为勾人,偏偏她自己还不知道,美而不自知,总是最撩人。

唐皎儿也没指望他答话,眨眨眼道:“夜叔,你白天说,我的真命天子今年就会出现,是真的吗?”

“江湖骗子的话,你也信?”他嘲讽道。

唐皎儿嘿嘿一笑:“夜叔又懂偏方又懂术数,明明是世外高人啊!再说了,你算命不是一向很准吗?七年前,你说我爹爹会遭劫,要注意嘴巴,后来不是果真有小人在膳食中做手脚吗?去年,你说我哥哥鸿运当头,他不就马上被封了神骑将军吗?”

夜容归扶额,丫头还是太天真了啊。七年前,唐蔚北退大彦的宿敌大极,风光一时无两,朝中多少人虎视眈眈,偏生他自己不知收敛锋芒,不是明摆着给人机会害他吗?去年,唐蔚因为多年积劳和伤病,身体大不如前,再难争锋,为了安抚唐家几代忠心,文清帝封唐骁个武职,更是时势使然,关算命什么事呢?

唐蔚和唐骁都心知肚明,也就唐皎儿一个,初生牛犊看不透。

唐皎儿却把他的沉默当成了确有天机,她兴奋起来:“夜叔,你快说得具体一点儿,我什么时候能遇见他啊?在哪里遇见?”

“这么激动做什么?若那个人是我怎么办?”他挖苦着,目光却意外地有些闪烁。

唐皎儿压根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只当他和从前一样在逗她罢了,便只顾大笑道:“开什么玩笑……夜叔,你太老了!”

夜容归眼中的不自然转瞬即逝,他也笑了笑,半真半假地道:“皎儿,看人得看骨相,而非皮相。”

唐皎儿喏喏地应着,靠着花枝玩着手指,春光无限的好年岁啊,哪里能听进一个长辈的忠告呢。









轻文库下一波新书预告——

《凤九卿(七)》

《萝莉将军(二)定风波》

《霓裳风华录·十二花信 木棉篇:逆世医妃①》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灼灼桃花馆001-003 共3本套装 簪花一诺万水千山+眉间朱砂刹那芳华+月下棠梨岁岁年年 意林轻文库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