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图书商城 ( 微信认证
意林集团,中国励志品牌,中国优质学生媒体集团,中国女生文学出版基地。拥有全国一流的立体出版,先锋教育,女生品牌事业。2003年创立至今,意林集团从只有《春风·意林》1本刊,发展成为员工规模200余人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你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天乩之白蛇传说1 月上无风 作品 古风神话小说

32.00
运费: ¥0.00~20.00
库存: 0 件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一部新时代下的《白蛇传说》同名电视剧正在re 播

九重天,八方风,踏破乾坤,挥剑三界做残红。

西湖边,断桥上,千年守候,一朝涅槃梦成空。

同名电视剧正在热播中

重温经典传说故事,体味传统文化精神

白娘子与许仙的传奇故事再度来袭

这里有

时而温润如玉,时而霸道蛮横,

却总是心怀天下的许仙

有呆萌善良,痴心不悔,却也敢爱敢恨的白娘子

还有zui 傲娇、zui 义气的小青

zui 深情、zui 虐心的法海……

情节波澜曲折

文字清新典雅

内容新颖有趣

催泪 虐心 励志 传奇

青春 神话

适合年龄段:9~25岁。

亮点:一部新时代下的《白蛇传说》同名电视剧正在re 播

【明星寄语】

意林杂志越办越好,读者朋友们健康快乐!

——演员、歌手 杨紫

祝意林越办越好!

——演员、歌手 任嘉伦

小白初见紫宣时,尚为一条活泼可爱的白蛇,因迷路而误打误撞到了紫宣所在的九奚山。紫宣喜爱似乎通灵性的白蛇,便将其带在身边,朝夕相对,唤她小白。

小白对温润如玉的紫宣芳心暗许,紫宣也想永远陪着小白,害怕飞仙后闭关千年的分别,便在与饕餮的一战中故意受伤,放弃了飞仙机会。不料紫萱在与蛟龙一战中,元神碎裂,魂飞魄散。

小白幻化成人后,为救紫萱性命,花了五百年的时间寻找紫萱的元神碎片,又用了五百年的时间温养元神。千年之后,面对早已忘却前世的药师宫宫主许宣,白夭夭却不知道如何去与之相处,更不曾想凡间的药师宫里暗藏杀机、波澜重重……

月上无风:生于山城重庆,长于天府成都。性嗜辣,爱吃肉,喜喝酒,好麻将,生平zui 大愿望是做个不染烟火的仙女,源于这四大喜好,硬生生给活成了个汉子。自称风导,将自己幻想为一名导演,指挥着笔下角色嬉笑怒骂,任人评说。著有现代言情小说、古代言情小说各数部,代表作:《四叔》《终点之前》《唇枪舌战》。


《天乩之白蛇传说》是对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白蛇传》的新版另类演绎,作者在原故事的基础上注入了现代仙侠、玄幻等元素。故事情节波澜曲折、文字清新典雅,内容新颖有趣,是一部能给读者带来全新感觉的新版《白蛇传说》,也是一部老少皆宜的神话ju著。


黑云压城,雷声阵阵,原本平静的西湖上波涛翻滚,浪有千丈。蛟龙盘旋于波涛之上,攻向同样立在浪尖的两位青年男子,招招致命,咆哮声更是惊天动地、摄人心魄。

 

两男子左避右趋,身上早已处处伤痕。当右那位手上长剑一招快过一招,在雷电光柱中咬紧牙关,终是找到蛟龙破绽,一剑划破蛟龙七寸,却引得蛟龙更是凶性大发,转首便欲再向男子攻来;当左那位见状,忙不迭施法设下屏障,阻了蛟龙这猛烈一击。

“紫宣,我这屏障阻不了蛟龙好久,它以西湖为据,得了优势。”男子瞪向在巨浪间翻腾,不断试图冲破屏障的蛟龙,眼神愤愤。

相较而言,那被唤作“紫宣”的男子,面上虽同样战意坚决,眼神里却多了许多镇定与淡然,那是多年修行沉淀下来的从容,虽是身处险境,气度丝毫不乱,依旧飘然欲仙。他凝视着蛟龙,沉声道:“我引开它注意,凌楚你去趁机斩断蛟尾。失了尾巴,它便不能依水势翻腾,要捉它便简单了许多。”

凌楚颔首,却一眼瞥见紫宣额间浸出的鲜血,心头一凉,面上满是关怀急切之意:“你额间的血……”这分明是元神之伤越发严重的症状。

紫宣轻声一笑:“并不碍事,你无须担心。”一边说着,一边运气,准备再用手中天乩剑与蛟龙奋勇一搏,将其引来背向凌楚。

凌楚赶紧拉住腾身欲起的他:“不可!你元神受损,如何与蛟龙正面一战!?”此去,怕是犹如送死……

“上回东海一战,我孤身一人血战蛟龙三天三夜,都能安然无事,这回有你助我,难道擒不了蛟龙!?”紫宣望向凌楚,笑意淡然,仿佛此时只是最稀松平常的时刻,甚至面上神态还有些许少年气息:“擒了蛟龙,咱们九奚山再较量一番。”

就在此时,蛟龙冲破屏障,怒吼卷起万千尘土,扬起漫天风云,几乎迷蒙了两人双眼。蛟龙施法,金色光芒直射而落,交错成密密的网,朝紫宣袭来。紫宣忙用天乩剑划破金网,却不防被其缠住脚踝,直将其往西湖底拖。

凌楚大惊,嘶喝一声:“紫宣!”

“别管我,斩下蛟尾!快!”

紫宣奋力与金网缠斗,蛟龙摆动身躯,烈焰冲天,凌楚一时根本无法靠近蛟龙半分。眼见紫宣力渐不支,凌楚心中急惧交织,低声念道:“必须速战速决,否则紫宣会有危险。”

言罢,他眉间划过一丝决然与狠辣,从怀中掏出法器——锁妖塔,并催动术法,指尖凝血滴落其上。

锁妖塔一出,瞬间他们脚下的土地,俱是轰隆鼓动。紫宣为这巨大动静吸引过目光,惊诧无比,着急大吼道:凌楚,你怎能以血为引来开启锁妖塔,如此一来,必须以生灵为祭,锁妖塔才能停歇,否则将毁天灭地。

凌楚急声回道:“我正是要以蛟龙为祭,为久旱大地带来甘霖。若不用血祭开启,你身受重伤,我们两根本不是蛟龙的对手。”

“以蛟龙为祭,必引天下大乱,黎民苍生将会饱受战乱之苦,”紫宣眉间紧蹙,知道凌楚这下又惹下大祸,而他依旧不管不顾的样子,让人着恼,“况且,杀了蛟龙有违天道。”

凌楚不服辩道:“眼下百姓流离失所,不收了蛟龙,日后也将引发战乱!比起百姓之苦,杀了蛟龙为祭,算不上杀孽。况且这蛟龙替龙族杀了不少鲛人,生性残酷……”

凌楚不顾紫宣阻止,执意而为,何况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扬手抛出锁妖塔,顷刻间便是飞砂走石,黄土漫天,蛟龙失力,金网顿时落入西湖中,扬起惊天骇浪,紫宣趁机一跃而起。而他定睛一看,却见锁妖塔巨大的白色光芒中,竟隐隐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即刻大骇……

“小白!你怎么会在这里?”

紫宣飞身上前,从巨大光芒中,将那身影救下,护在怀中。只见一白衣女子,身上尽是血痕,已是气息微弱,半睁的双眸凝视着紫宣,却是情意连绵。

紫宣既气且恸:“我不是让仙鹤看着你!”

被唤作“小白”的白衣女子慌忙抓住紫宣衣角,气息加急:“别怪仙鹤姐姐,是我求着她让我来……”

两人说话间,蛟龙竟是挣脱了锁妖塔的牵引,将将从旁闪过。凌楚大怒:“小白!全是怪你!你一身的妖气,扰乱了锁妖塔,若不是你,锁妖塔早该收了蛟龙……”

凌楚话还没说完,只见那蛟龙终是逃不过锁妖塔的巨大神力,受了锁妖塔一击,已是重伤难治。它愤然嘶吼,拼了最后力气,吐出熊熊烈火铺天盖地而来,汹涌澎湃之力要碎裂天地。紫宣慌忙将小白护于怀中,只见那蛟龙低吟声渐成长啸,西湖之水沸腾而起。

紫宣来不及细想,立马用天乩剑划过指尖,天乩剑受了他鲜血,旋即破空而出,直入蛟龙之腹,蛟龙吃痛翻腾,鲜血滴落于西湖,将整片湖水染得鲜红。而当天乩剑回到紫宣手中时,蛟龙也重重跌落西湖,方才翻涌不息的西湖终是渐渐平静,黑云压城、电闪雷鸣的天空,也逐步恢复清明。

紫宣用天乩剑支在地上,撑着他已是无力的身子,长叹一声:“我封了蛟龙的元神,让他沉睡于西湖……”若不这样,蛟龙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必会让红莲烈火屠尽整个人间。

小白眉间剧恸,手抚上他脸,清澈眸中已是盈满泪光:“我是何其有幸,遇上了你,一次次的替我解决难题……而我,我却一再闯祸,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不令你为难?”

紫宣唇边泛出温柔浅笑:“你从未令我为难,是我轻忽了人心,轻忽了你的善良。”

他这宽抚之语却令怀中女子神色更痛,泪如雨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自以为是……都怪我擅自闯入丹药房,放出蛟龙,这才酿下大祸……”若不是她,紫宣怎会先是元神受损,而今又在重伤之中拼尽一身修为封印蛟龙!

紫宣拇指缓缓拭过她颊边泪水,本还欲宽慰她,却突然神色一凛。只见狂风自天边而来,方才恢复如常的日光又瞬间被乌云密盖。而凌楚抚住额头,袭来的阵阵痛楚,令他不由蜷缩起身子,几乎说不出话来。

紫宣浑身一震,急道:“锁妖塔已开始反嗜凌楚元神!”

小白看着凌楚,莫名感到心慌与害怕,低声仓促道:“锁妖塔是天帝铸炼的法器,一旦用血开启,必须以生灵祭祀……”

只见那锁妖塔红光潋艳,钟鸣引发万物悲鸣,一副天地俱毁的气势,而凌楚已是痛的浑身失力,一向骄傲的他也控制不住发出阵阵痛苦低吼。小白咬了咬唇,似是下定了决心,随后猛然起身,一跃扑进锁妖塔的红莲烈火中:“我来生祭锁妖塔!”

紫宣神色更变,剑眉死皱,急声斥道:“你这是送死!以你的修为生祭锁妖塔,你的元神将饱受红莲烈火蚀尽,直至灰飞烟灭!”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步踏进红莲烈火中,鼓起一身仙气护住了小白。

红莲烈火将天际灼的血红,紫宣唇边渐渐泛出丝丝血痕,小白紧紧抓住紫宣,神色慌张的几近疯狂,开口声音嘶哑:“紫宣……求你了,我求你了……不要再散尽你的仙气,你撑不住的。”

紫宣看她着急,却是从容低笑:“你是永远学不会教训吗?你以为以你的修为能生祭锁妖塔?不过是白白送死……”

小白本是稚嫩清丽的脸上,此时却泪汗交杂,几尽痛苦:“你别骗我了,紫宣,我是妖啊……我是妖!恰恰能祭锁妖塔!”她定了定神,唇角泛出绝美笑意,黑白分明的杏眼中透着十足的决绝,她伸手抚上紫宣的脸庞,轻声道“紫宣,你身上全是冷的,还来得及,你有机会逃出去……”话音未落,她用力一推,而锁妖塔恰在此时猛然一爆,烈火迅速袭卷过紫宣仙障,焚向他俩。紫宣抓住小白推他的手,趁势将其紧紧拥在怀里,那锁妖塔爆出的红莲烈火,便被紫宣的背挡了个干净……

小白痛不可当,撕心裂肺:“不!不要!”

红莲烈火渐渐消失,凌楚一跃而上,将锁妖塔收回。

紫宣摇摇欲坠,小白匆匆上前,想要抱住他,却见他的身躯竟在渐渐消散,小白慌乱wu 比,眼泪全然失控地大滴坠落,她只知摇头,不停喃喃唤道:“紫宣,紫宣……”

相较于她的悲痛欲绝,紫宣却依旧是淡然又镇定,甚至如她初见他时,他从容抚琴时飘飘欲仙的模样。唇角牵开一丝浅笑,紫宣轻声叹道:“可惜我没时间教你了,其实你一直很好,并不是我说的那样懒惰,也不是你自觉的那样呆傻……”

紫宣身旁渐渐泛起白色云烟,站在一边的凌楚骇然:“难道你的劫数竟是今日?而非与饕餮一战!”

小白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乱摇头:“不!紫宣,我马上离开九奚山,离开你,不再出现在你面前!没有我,你就没有什么劫数了!你会顺利飞升上仙!紫宣……我求你,你别灰飞烟灭!”

紫宣缓缓摇了摇头:“命中劫数不由你,亦不由我,终由天定……”

小白下唇被她咬出了血,她凄声苦道:“我不怕什么火嗜元神之苦,对我来说,灰飞烟灭又算什么?你为什么要替我……紫宣,你告诉我,要如何才换回你一命?我什么都愿意做,只求你好好的,好好的在九奚山生活……”

她再度想去抱住紫宣,却依旧扑了空,微风带起她的发丝,扬在终复澄澈平静的空中,凄美至ji ……紫宣眼带怜惜,努力抬手,似是想抚她长发,可已近透明的手却直接穿过发丝……他苦苦一笑:“让我好好看看你……小白,其实在我眼中,你早就是一个真正的人,可惜这一世,我再护不了你……”

“紫宣……”小白噙泪张口,这一唤却嘶的全然无声。

紫宣凝视着她,眼底有压抑克制的情意:“答应我,好好的活着。你爱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名字吗?记住了,你的名字是白夭夭……”

紫宣脸上有着从容的笑,而天乩剑却忽然一落,跌在地上,撞出不jue 于耳的低怆龙吟,紫宣却如同一缕清烟,消失于天地间,清风一吹,便是毫无踪迹。

白夭夭捡起天乩剑,紧紧抱在怀里,仰首朝着虚空凄声嘶吼,目光急切搜索,一手五指张开,似是拼了命的想挽留,指间却留不住分毫紫宣的气息。

“紫宣……紫宣……紫宣!你去了哪里?”白夭夭状若癫狂的左右寻找,急声呼唤;“你告诉我,为什么将我留下?我孤身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你回答我啊!”

语声消散于苍茫,再无记忆中那人清风般的音容笑貌来回应。

白夭夭心无限地跌落,她拿起天乩剑意欲同归于尽,却被凌楚一把夺下。

凌楚怒喝:“够了!我们的命都是紫宣换来的,我们谁都没有资格轻贱!你这么做,也换不回紫宣!”

白夭夭闭眼摇头,只仓惶恸道:“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来!甚至……甚至我一开始就不该出现于九奚山,是我害了他……”

“那我呢?”凌楚自嘲一笑,若不是他疏于思虑,执意放出锁妖塔,紫宣也不会用命生祭,“是我们两人逼的紫宣魂飞魄散,这笔债,无论如何,是还不了了,你……唉,就以白夭夭的身份活下去,毕竟,这是他留下的zui 后一句话……”

白夭夭闻言,握住天乩剑欲自刎的手终是渐渐放松,眼底水泽却化成漫天大雨。初初放晴的西湖一时又复闪电交加,雷声隆隆犹如悲鸣,泼天雨雾无边无际,悲凉哀凄!

“记住了,你的名字是白夭夭……”

这是她喜欢的人,留在这世上的zui 后一句话。






意林图书商城 (微信公众号认证
意林集团,中国励志品牌,中国优质学生媒体集团,中国女生文学出版基地。拥有全国一流的立体出版,先锋教育,女生品牌事业。2003年创立至今,意林集团从只有《春风·意林》1本刊,发展成为员工规模200余人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天乩之白蛇传说1 月上无风 作品 古风神话小说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