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优选 ( 微信认证
第一天优选是大象蓝典旗下的电商平台,持续为你搜罗个性化、实用、性价比十足的好物。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你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六舰 美国海军的诞生与一个国家的起航 伊恩托尔 著 美国海军 中信出版社图书 正版书籍

81.00
运费: ¥0.00~8.00
库存: 67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从平庸到辉煌,一个新兴国家的光荣与梦想。美国海军惨遭海盗欺压的不堪过往,六艘小舰击败老牌强国的传奇历程。小说般的情节、纪录片般的描写,海军、海权、外交、内政,抽丝剥茧,上佳非虚构写作,荣获多个重要奖项,带你重返19世纪历史现场



 

书名:六舰

定价:108.00元

作者:伊恩托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9-07

页码:688

装帧:精装

开本:32开

ISBN:9787508696201




 

◎欧洲大国的舰队随意出入你的港口,扣押你的商船;你的海军甚至不敌非洲海盗,遭到他们的肆意敲诈——这不是别的国家,正是刚刚建立的美国。谁能想到,今天的海上霸主,也曾有如此不堪的过往·从不愿承担经费放弃海军,到为抗击海盗被迫设立海军,到击败海上霸主英国海军,赢得“第2次独立战争”,这是一段跌宕起伏的传奇。

◎在错综复杂、强权林立的国际环境中,一个新兴国家如何巩固独立地位,并快速成长为世界舞台上的重要角色·本书以海军的创立与军事决策为线索,深入展现建国不久的美国内政外交的演变过程。这不仅是海军创建的过程,亦是一个国家如何不畏强权、自立自强的史诗。

◎关于美国海军史绝好的非虚构作者。本书内容基于大量史料,可靠地描绘出风帆时代海上战争的真实状态和美国早期政治中的生动场景。从美国国父、外交使节到普通士兵,一个个人物跃然纸上,叙事如小说般精彩曲折、引人入胜,而其情节和对话皆有出处,如纪录片般真实可信。

◎200年后,中国正在走向海上强国的路上,被外界视为既有海权格局的挑战者。美国海军逐渐崛起的故事,可以为我们提供有益的镜鉴和启发。

◎荣获《纽约时报》编辑选择奖、塞缪尔·艾略特·莫里森奖(SamuelEliotMorisonAwardforNavalLiterature)和威廉·E.科尔比奖(WilliamE.ColbyMilitaryWritersAward),国外长期畅销。

 



 

谁能想到美国海军的建立是被北非海盗逼出来的,只是为了不再交赎金!美国宪法墨迹未干,建立常备军事力量的提议就摆到美国新政府的面前,建国元勋们——杰弗逊、麦迪逊、汉密尔顿和亚当斯——争论甚是激烈。建立军队是否会导致集权·建立保护美国免受海盗侵扰的海军是否会抽空国库,引发其他国家的敌意·毕竟单单大英帝国已经有数百艘强大的战舰。而没有了法国舰队的保护,美国商船经常遭受北非海盗的袭击、绑架和勒索。

1794年,美国国会不得已通过法案组建海军并订造六艘军舰,1797年建成下水。从建造六艘战舰正式成军,到1799年在美法准战争中初露身手,到1804年在的黎波里与北非海盗国家的惊险战斗,到1812年战争中击败英国海军……在美国海军羽翼渐丰的过程中,在联邦党人和共和党人的交锋与合作中,独立的美国也变得更加成熟和强大。

以美国国父般的洞察和《怒海争锋》式的文笔,伊恩·托尔讲述了波澜壮阔的美国海军早期历史,在大量史料的基础上,还原出从总统到水兵的鲜活形象,以及从议会辩论到海上鏖战的精彩过程。这是一个讲述忍耐、勇气、政治博弈、技术革新的生动而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是一支海军从无到有、一个国家由弱变强的故事,读后能获得不同角度和层面的启发。




术语说明iii

第1部初创海军1

1建国初期的海权格局3

2六舰诞生46

3法国入侵的隐忧82

4美法准战争130

第2部前往的黎波里海岸183

5巴巴里的敲诈185

6远征地中海213

7损失主力舰236

8求援与整备266

9进攻的黎波里292

第3部再次与英国作战321

10和平下的不安323

11漫长的宣战362

12次对决416

13连战连捷447

14英军的封锁480

15两栖作战526

尾声570

后续大事年表1815—2005589

致谢608

缩写616

注释618

参考文献658


 



伊恩·托尔(IanW.Toll),美国历史作家、海军历史学者。1989年在乔治敦大学获历史学位,1995年获哈佛大学的公共政策硕士学位,他曾短暂进入政界,之后又投身金融行业,曾在多家银行任分析师,但一直对从事历史研究的梦想念念不忘。2002年他开始专心从事写作。2006年,他以一部《六舰》一鸣惊人,赢得广泛赞誉。此后托尔又写作了“太平洋战争三部曲”,包括《激战太平洋》《征服浪潮》和《诸神的黄昏》,前两部已经出版(中文版即将由中信出版集团·新思文化出版),均广受好评。托尔还担任国家人文基金会评审委员,美国国务院文化大使,以及海军战争学院讲师。




在这本美国海军早期历史著作中,伊恩·托尔不仅解释了1812年战争是怎样发生的,也解释了战争为什么会发生。他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其真实叙述与帕特里克·奥布赖恩的虚构航海故事一样激动人心。

——《经济学人》

《六舰》是一本激动人心、研究精到的历史著作……托尔的著作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将那个时代的政治和外交史无缝。这是对海军历史和早期美国历史感兴趣者的必读书。

——《出版人周刊》

这是一本关于17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军事政策的流畅、智慧的历史著作……但是这本书的核心价值和主要乐趣在于托尔对其主题中人的维度的精妙把握……其战斗描绘可与帕特里克·奥布赖恩的作品比肩……托尔充分研究了相关日记、信件和舰船日志,让读者感受到风帆航海时代海上生活的传奇景象和艰苦环境。托尔生动地刻画了各方年轻战士的精神状态,他们的战斗热情有时甚至强烈得有点畸形。

——埃文·托马斯,《纽约时报书评》(编辑选择奖)

扣人心弦……高超的叙事……托尔准确地描述了政府的矛盾心态,他们甚至不愿意花钱来建设一支很小很小的海军。

——乔·迈萨克,彭博新闻社

伊恩·托尔的写作引人入胜,展现了帕特里克·奥布赖恩的世界、海军指挥官的无情、舷炮齐射的屠杀和外科医生的锯子,也让读者看到了美国失落的风景。

——蒂姆·加尔达姆,英国《卫报》

像知名历史学家戴维·麦卡洛一样,托尔以轻快的笔触描写那段历史。精心研究得来的事实与流畅的故事达到了一种精妙的平衡……从而使得本书可读性颇佳,为美国历史的重要时代增添了和意义。

——布鲁斯·林德,《圣迭戈论坛报》

非常重要的是,托尔写作清晰有力。这是一本我不想读完的书,这是一项令人着迷的宏伟成就。

——迈克尔·彭布罗克,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

伊恩·托尔的《六舰》规模宏大,海战描写非常生动,并融入到从美国革命到1812年战争的外交背景之中,是一本精湛的著作……视角广阔,文笔精妙,读起来令人兴奋。每个海军爱好者都会想要阅读。

——克里斯·帕斯提勒利斯,《休斯敦纪事报》

一本有关美国早期艰难的政治军事决定的精辟历史著作……一个伟大、完整和迷人的故事。

——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美国海军《公报》

托尔的叙述残酷无情地揭露了政治愚蠢、行政无能和危害巨大的个人……其叙述没有将战争浪漫化,而是以帕特里克·奥布赖恩的风格对这个时代海军战斗中经常出现的怪诞大屠杀进行了栩栩如生的描绘。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军事和海军战略卡恩斯·洛德,《纽约太阳报》

这本历史著作将使对真实或是虚构的海军文学感兴趣的粉丝都感到愉悦。

——《图书馆杂志》




 

2六舰诞生

1793年10月8日,美国驻葡萄牙公使戴维·汉弗莱斯(DavidHumphreys)发表了一封“致美利坚合众国全体州长,地方行政长官,民事、军事长官和其他相关人员”的公开信。从里斯本出发的船只将这封信送往了各地。信的内容简明扼要:

我诚挚地恳请你们,尽快向所有从事航运业的美国公民,尤其是去往欧洲南部的那些公民发出警告,需谨防被阿尔及尔人俘获……葡萄牙和阿尔及尔达成了12个月的停战协定。于是,上周六晚一支阿尔及尔巡洋舰队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了大西洋。

具体来说,这是一支由8艘船组成的舰队,包括“4艘巡航舰、3艘三桅小帆船和1艘20炮的双桅横帆船”,其目的无疑是“向悬挂美国旗帜的船只挑衅”。

随着这条可怕的情报传遍地中海,美国商人和船长们开始惊慌失措起来。他们的信函中无不透露出骇人的恐惧。美国驻里斯本领事爱德华·丘奇(EdwardChurch)给时任美国首位国务卿的托马斯·杰弗逊写信道:“一听到这个惊天大阴谋,我就彻夜难眠—原谅我这样说—大西洋上又有海盗了—愿保佑我们。”由于18世纪通信条件有限,1793年10月中下旬到11月初,整个海事界都在焦虑中等待消息。从里斯本发出警告一个月后,暂无可靠消息表明阿尔及尔舰队抵达过葡萄牙、西班牙或地中海的任何主要港口。每艘驶往里斯本、加的斯或直布罗陀海峡的美国船都面临着潜在的威胁。

后,在11月中旬,从阿尔及尔本地传出了确证的消息。一位居住在敌方海港、受外交保护的领事汇报:“10月下旬,阿尔及尔巡洋舰俘获了10艘美国船,船长和船员共110人被带到阿尔及尔,充当国王的奴隶。他们和其他所有的美国俘虏都身处痛苦的窘境。”在被俘获的船中,有从鹿特丹驶往马拉加的只装有压仓物的纽约“希望号”(Hope),满载谷物和玉米驶往里斯本的罗得岛“乔治号”(George)双桅横帆船,还有弗吉尼亚州彼得斯堡的“派遣号”(Dispatch),它满载白糖、染料和菝葜,从加的斯运往汉堡。

阿尔及尔海盗攻击商船的战术简单且野蛮残酷。他们驾驶大三角帆船、三桅小帆船、波拉卡帆船和费卢卡帆船扬帆前进,速度足以赶超航行中的商船,而风平浪静时则可划桨行驶。在撞击逃跑的商船时,海盗会用长长的大三角帆斜桁钩住这艘倒霉船的护栏。

凶狠的海盗们提着长枪短剑蜂拥上船,船员但凡反抗的,一律格杀勿论。这些俘虏被剥去衣服毒打一顿,然后被锁在船舱里,运回阿尔及尔囚禁起来或是卖为奴隶。

阿尔及尔人允许一些美国俘虏写信回家,以期从他们的家人那里获得赎金。戴维·皮尔斯(DavidPierce)曾经是科尔切斯特的斯库纳帆船“杰伊号”(Jay)的船长。他驾驶一艘满载葡萄干、无花果、葡萄和葡萄酒的货船,从马拉加运往波士顿,航行4天后在大西洋被俘。他写道:

上岸后,我们无一例外都被套上锁链,夜以继日地做苦力,但每天的食物只有两小块黑面包和水,晚上被关禁闭……他们登船后,剥去我们的衣服,让我们几近全裸,然后将我们带到甲板上,关进缆索盘中,什么也不给,甚至连毯子也不给盖。我们一直待在那里,直到抵达岸上,连换洗的衬衣也没有。相较于现状来说,死亡会是极大的解脱……如果哪天能够免于监工的一顿胖揍,那我们就十分高兴了,因为他常常拿着大棍子打我们。心地善良的人经常心存愧疚,因为他们说我们都是基督徒。

地中海曾经遍布美国船只。现在,短短的几个星期内,美国船只就全都消失了。船员能勇敢地战胜北大西洋上可怕的冬风,却对北非的奴役感到恐惧和胆寒。开往直布罗陀海峡的船不管付多少工资,都没有人愿意来。海运保费涨了两三倍,美国国债暴跌,商人破产。

美国与地中海断绝贸易往来是一项巨大的损失。因为在1793年,欧洲又一次卷入战争,而战争总是能让人大发横财。在直布罗陀海峡另一边,进口食品和海军补给需求旺盛。数以万计的英国士兵和水手被派往位于直布罗陀、梅诺卡、马耳他和西西里岛的海军基地,军需官慷慨地供给他们“各种吃喝”。此地有大量财富可供攫取。“如果能在地中海自由地航行,”戴维·汉弗莱斯哀叹道,“我们的产品将会占据多么广阔的市场!”

一些美国人发现了英国背信弃义的证据。英国商人无所不用其极,将美国和其他中立国家视作经济上的对手,阻止它们从中获利。英国政府从中斡旋,促使葡萄牙和阿尔及尔在10月达成停战协定,这使得阿尔及尔人突破了地中海的束缚。据报道,英国外交官说服葡萄牙的玛丽亚女王,使其拒绝为美国商船提供海军护航。这些国家仿佛是要联合起来发动一场抵制美国贸易的傀儡战争。“英国和西班牙似乎在密谋怎样能地削剪我们的双翼,”爱德华·丘奇写道,“因为他们都十分嫉妒美国能一飞冲天。”

12月中旬,费城的各大报纸刊登了俘虏的新闻。随着圣诞和新年的到来,冬天冰封了航行的河道,突发的阿尔及尔绑架案引起了全城的关注。

1793年,费城之于美国就如同伦敦之于英国、巴黎之于法国一样,在国内地位举足轻重:它们是各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之都。那时,费城拥有5万人口,是北美大的城市。在讲英语的国度里,只有伦敦比它面积大。游客都认为这里有全美好的剧院、图书馆、旅馆和酒馆。这里还诞生了全国的科学家、慈善家、诗人、医生和艺术家。费城的各大报纸,无论好坏,发行量都是其他各地比不了的。成排的商店在窗外悬挂着艳丽的遮阳篷,展示着各式各样的进口品。这里的房产价格在北美大陆上也为昂贵。与纽约和波士顿地形复杂的黑暗小巷相比,费城的街道宽阔向阳,笔直相交,形成了一个完全对称的矩形网格。鹅卵石铺就的道路上,层层叠叠覆盖着树木的影子。到了晚上,四盏悬挂在优雅铁杆上的鲸油路灯会全部点亮。妇女们走在铺有砖块或石板的人行道上,裙裾竟一尘不染。许多豪华排屋都附带私人花园,里面种着玫瑰、杜鹃花、木兰或常春藤。壁纸、冰窖、步入式衣柜和室内卫生间都是品,只有富人才买得起,富人也特别讲究这些东西。

费城是一个多文化、多宗教、多语言的社会,按照18世纪的标准来看,这座城市如此包容多元文化,实属罕见。身穿皮围裙和手工夹克的熟练工人和机械师与那些穿戴精美的商人、律师和牧师一起在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第五代英国人后裔和新移民的德意志人、瑞典人、威尔士人、苏格兰—爱尔兰人、爱尔兰人、法国保皇党流亡者和谐共处。自由的黑人、美国印第安人、穿鹿皮的拓荒者和一脸凶相的水手都不会引来异样的目光。

重要的是,费城是联邦政府所在地。自《宪法》批准以来已经过去了四年半,乔治·华盛顿目前正在他美国总统的个任期上。城里的大街上常能见到四个穿制服的马夫驱赶着六匹白马,驾驶他那辆华丽的奶油色马车。几位建国时期的政治家在这届政府中担任要职,这一代人后来被统称为“建国之父”。约翰·亚当斯为美国首任副总统,托马斯·杰弗逊为首任国务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首任财政部长,前大陆军将军亨利·诺克斯(HenryKnox)为首任战争部长。国会是一栋简朴的两层红砖建筑,被称为国会大厦,位于栗树街(ChestnutStreet)和第五街、第六街之间的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大厦以西。这两座建筑中间隔着一个公共庭院。天气好的时候,参议员和众议员们就躺在院里的长凳上或垂柳的树荫下打盹。院子四周垒起约2米高的砖墙,墙上开了一扇高大的拱门,这扇门直通胡桃街(WalnutStreet),正对着胡桃街监狱这座不祥的建筑。

早在美国船被阿尔及尔人俘获之前,总统和他的顾问们就在担心,在这个越来越无法无天的世界里,美国会无力自保。法国大革命进行到第四个年头时,发生了残暴的彻底转折。派出军队、船只并提供资金帮美国赢得独立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于1793年1月21日在巴黎被送上断头台,他的首级被高悬于看热闹的暴民之上。

不久之后,6月,雅各宾派的激进领导人夺取了权力,开始对国内敌对势力进行血腥恐怖的镇压。同月,欧洲传来消息称,英国、西班牙和荷兰已对法国宣战,其目的是帮波旁王朝复辟。整个欧洲大陆都在进行战争动员。

在1793年的秋天,也就是战事的早期阶段,人们就能清晰地预见到,这将是欧洲史无前例的一次战争。大革命时期的法国和敌国之间的冲突,大概是的次世界大战—因为它波及多个大陆和海洋。这是一场势不两立的政治理念之间的较量。战争结束后,欧洲要么完全受革命者统治,要么完全受君主统治。这将比18世纪早期的帝国战争更残酷、更漫长,它预示着将来的战争不是在一国国王和其军队与另一国国王和其军队之间发生,而是民众相互开战,或者国王与民众开战。

华盛顿严格遵循中立政策,1793年4月发表的史上的“中立公告”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美国当时的军队里只有700个农村来的小伙子,连一艘武装船只都没有,保持中立可能是它明智的选择。不过华盛顿这项政策还有一个经常被人忽视的作用,那就是允许美国的商船在战时大力发展海外贸易是有好处的。北方商人生意兴隆,南方种植园主的商品出口价格也可提高。提高关税将为联邦政府创造收入,这对汉密尔顿制订的整个财政计划和经济计划都至关重要。

然而,在1793年的后几个月,美国连能否保持中立都要打个问号了。英法两国都对美国的中立态度非常不满,均以严禁向敌方港口运送战时违禁品为借口,侵吞美国货物。战争带来混乱,尤其是在公海这些法外之地,美国船只受到越来越多的海盗的劫掠。海上货物被英国、法国和阿尔及尔船只俘获的新闻如潮水般涌来。陆上也传来消息称,印第安人袭击了美国边境居民(很可能是受了英国的挑唆),西部边境正面临崩溃的风险。英军可能会故技重演,像15年前一样再次侵占费城,这并非杞人忧天。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美国的不设防只会助长外国侵略。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1篇里发出的警告竟一语成谶:“一个软弱的民族会遭到鄙视,甚至被剥夺保持中立的权利。”

在阿尔及尔危机之前,有关建立海军的议题还没有被提上日程。即使是支持建造海军的人,也倾向于接受这种说法,那就是联邦政府仍被独立战争时期背负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无力供养一支军队。政府切实可行的做法是将美国海员整编为一支海军民兵—“将目前所有海员记录在册,并安排适龄海员在要求的时间内服役”,但国会始终按兵不动。在一份典型的1793年前的决议中,参议院批准了建立美国海军的想法,但也只是在“公共财政允许”的前提下。

阿尔及尔袭击美国商船的消息顿时改变了这个问题的政治立场。1794年1月2日,充满分歧的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应建造一支保护美国贸易不受阿尔及尔海盗袭击的海军舰队”。另外,该决议还任命了一个特别委员会来研究情报人员的报告并确定建造军舰的类型。该委员会,加上来自北部海港的商家和船主组成的国会议员们,在1月20日汇报了调查结果:

委员会获取的佳情报显示,阿尔及尔的海军力量包括一些大小及装备不一的轻型船只……船上共计282门枪炮……这些船(除了两三艘外)通体细长,且较相同装备的基督教国家的船来说尺寸偏小,船员们普遍缺乏大船操作经验。

后他们得出结论:一支中型舰队就足以对付阿尔及尔。委员会随即建议国会划拨适当资金,以建造一支六舰规模的海军舰队。建造军舰、粮食补给和海军官兵3个月工资预计需花费60万美元。

现在看来,这个预估的数字近乎荒谬。

自2月16日起,众议院就这项拟建海军的提案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激烈辩论。从外交事务到军事战略与战术,从财政政策和税收到外贸收益,再到国家荣誉的意义,这场辩论涉及的范围之广,程度之复杂,实属罕见。同时,这个过程也暴露了一些关于美国民族认同感的根本问题。美国应不应该建立海军·美国是否应该像欧洲国家那样,向巴巴里诸国缴纳保护费·从事海外贸易的商人是否应该自己解决问题·建造海军会令美国破产吗·会让美国陷入欧洲战争的泥淖吗·难道美国不应投入所有的资源和精力用于国内发展·

国会尚未出现正式的党派纷争,政党这个概念还没有完全确立,但是政党制度下的意识形态已经开始分裂,这是众人皆知的。参议员和众议员分成两派,分别拥护华盛顿内阁中的两个关键人物,那就是国务卿杰弗逊和财政部长汉密尔顿。他们互相责怪对方,在总统面前对每个重要议题都持相反意见。汉密尔顿的追随者称自己是“联邦党人”,这个词源于宪法辩论。杰弗逊的追随者觉得“共和党人”这个词不错,并在此后将其作为党名。

尽管杰弗逊是公认的共和党,但事实上麦迪逊才是该党的主要组织者、战术家,以及的源泉。麦迪逊是第3任众议员,虽然国会的领导体系尚未形成,但毫无疑问,他控制了参众两院的共和党投票集团。麦迪逊和共和党人提出,对于这个在独立战争期间负债累累的国家来说,海军是完全无力维系的。他们警告称,一旦建造海军,它就将成为一个自动供给式的体,随着规模的扩大,花销也会越来越大。连汉密尔顿都在《联邦党人文集》第34篇中表示,英国每征收15先令的税收,就有14先令用于偿还海军债务。法国在大革命之前出现了财政危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高昂的海军军费造成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会像那些欧洲的海上大国一样,被迫对人民课以重税。这难道不正是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原因吗·

共和党人主张限制联邦政府的规模和范围,这一点从他们反对建造海军就能看出。政府机构掌握在联邦党人手中,受联邦党人影响和支配。随着党派分裂加剧,共和党人开始对联邦党人军事机构的日益壮大表示担忧,因为联邦党人身后站着一排排的政党拥护者,身穿制服,全副武装。革命一代对英国军队烧杀劫掠的恶行依然刻骨铭心,因此他们深深厌恶常备军。虽然海军绝不会对内陆农场、家庭和村庄构成同样威胁,但这样的场面也不难想象:多艘船只满载全副武装的作战队员,突袭叛乱的沿海地区并攻占港口。

共和党人认为军国主义和专制集权差不多,因此海军就相当于国王和暴君的玩物。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威廉·麦克莱坚决反对建立海军,他多次在日记中对这场辩论进行辛辣的讽刺。“所有人无时无刻不在讨论着建造军舰,”他抱怨道,“我听说人们为此争议不断。”他深信“联邦党人故意夸大美国面临的险境,以使国会宣战”,因为“发动战争往往是为了解决国内的纷争,而非应对国外的问题”。有人认为美国人可能会“放弃清白的共和体制,就像所有其他国家一样,为了一小撮公民,将痛苦强加到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身上”,麦克莱对这种想法深恶痛绝,认为“这对子孙后代而言,实属弥天大罪”。

早期的国会辩论是出了名的混乱。议员们想开口就开口,不是提出新的论点,就是反驳几天前或几周前提出的意见,或是重申已经提出的论点。尽管如此,在关于海军的辩论中,联邦党人远比他们的对手更规范、更协调。

支持海军提案的首要原因立足于简单的成本和收益计算。共和党人反对建立海军是因为成本过高,但如果不建海军,那又得花多少钱呢·联邦党人称,保护海上贸易符合整个国家的利益。1794年春天,跨大西洋的海运保费已升至船只和货物总价值的25。这样一来,美国每年将额外支付200多万美元的贸易成本。这笔费用不仅由商人承担,而且由出口农产品的农场主和进口商品的消费者共同承担。联邦党人说,以盐为例,海盗的威胁导致进口盐的成本每蒲式耳至少提高一到两美元。仅年增加的成本就相当于拟建海军总成本的3到6倍。13联邦党人的个撒手锏是唤醒大家对国家荣誉的共鸣,这是他们论点的一大特色,具有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那些共和党人就没有任何民族自豪感吗·美国近来不是刚战胜了地球上强大的国家吗·

第一天优选 (微信公众号认证
第一天优选是大象蓝典旗下的电商平台,持续为你搜罗个性化、实用、性价比十足的好物。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六舰 美国海军的诞生与一个国家的起航 伊恩托尔 著 美国海军 中信出版社图书 正版书籍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扫一扫购买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dxghfwh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