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萝莉将军1闹姑苏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古风传奇新系列开启 新锐作家纪出矣倾力打造

22.35 限时折扣 原价:¥29.80
运费: ¥0.00~20.00
库存: 99 件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轻文库 古风传奇新系列开启

新rui作家纪出矣倾力打造,

献上集萌欢、悬疑、权谋、纯爱于一体的俏丽甜美古风!

《萝莉将军(一)闹姑苏》

铁骨铮铮的奇女子搭配病弱纨绔的俊太守,

鸡飞狗跳的闹剧与悬念迭生的奇案齐齐上演,

誓要俘获你的心!第二部马上来袭,快做好准备!

外族来犯,十六岁的乔灵均披甲挂帅,立下战功无数。

京城繁华,纨绔公子陈怀瑾赏花逗鸟,专注养生。

画风wan全不同的两人被一纸婚书捆绑,鸡飞狗跳的闹剧频频上演。

就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之际,苏州城内奇案连发,乔灵均不得不和陈怀瑾联手,寻找真相。

此时,他发现她坚强外表下的柔软,她看见他纨绔表象下的正气,默契渐生后,两人的故事会发生什么样的转折?奇案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好戏开演,敬请期待!

本书约220页。

适合年龄段:13-28岁。

古风 探案 少女 欢乐。

奉天朝乔老将军连生三女,心疼无人继承他衣钵时,小萝莉乔灵均站了出来,接下了她爹的九环大刀,舞得虎虎生风。

漠北疆土受外族侵略,奉天朝武帝头痛心烦时,小萝莉乔灵均站了出来,披甲挂帅,三年征战,取得漠北大捷,战功赫赫。

苏州太守、小爵爷陈怀瑾新官上任,满城招捕快时,小萝莉乔灵均站了出来……“ 乔将军,您都是将军了,怎么还来苏州当捕快?”

乔灵均气愤地掏出圣旨表示:“还不是皇上给我和陈怀瑾瞎赐婚!”

一边是在军营长大,兼具英气与娇俏的萝莉将军,一边是从小娇生惯养,看似纨绔实则精于谋略的病弱爵爷。画风明显不同,互相看不惯的两人被一纸婚约捆绑在一起无法挣脱,只好日日思考如何弄死对方。

只是,就在两人闹得鸡飞狗跳之际,一件又一件奇怪的案件接连出现。将军太守停战查案,侦破案件、默契渐生的同时,他们发现寻找到的真相关联着各自的利益。

面对如此局面,两人会选择重新对立还是携手同行?且听这个另类组合细细道来!


纪出矣:青春文学新锐作家,文字集深刻与诙谐于一体,玻璃碴儿与糖并存。

“古墓派”嫡系传人,怕光怕冷怕热。每天活在猫堆里,喜欢躲起来吃糖,因为明目张胆地吃会被牙医男友收拾。


书中的许多人物也曾跟我一样,被小萝莉和病秧子的外表蒙骗。这两位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联起手来所向披靡。看似平常的小事,被两人抽丝剥茧查成了大案;看似棘手的大事,却被两人在打打闹闹间解决了。读完还是忍不住感叹:怎么这么好看!

——《花神录》作者柏夏 倾心推荐


小矮个儿萝莉和病弱公子的组合,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所以当我看到纪出矣用这样的组合写出悬念迭生、精彩过瘾、诙谐无比的探案故事时,不禁想看看她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这个另类的组合、这个另类的故事有着奇特的魅力,不知不觉间,你就会爱上他们,相信你们看完后,会跟我有一样的感受!

—— “意林·轻文库” 品牌主编 非 非

书中的许多人物也曾跟我一样,被小萝莉和病秧子的外表蒙骗。这两位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联起手来所向披靡。看似平常的小事,被两人抽丝剥茧查成了大案;看似棘手的大事,却被两人在打打闹闹间解决了。读完还是忍不住感叹:怎么这么好看!

——《花神录》作者柏夏 倾心推荐



乔将军乔瑞近些年成了京城街头巷尾的一大谈资。

这笔谈资无关他戎马疆场的飒爽英姿,也无关他与夫人秦氏那段一人一心过一生的痴情,而是关于他养出来的三个性格迥异的闺女。

乔家是武门世家,前前后后一共出过十二位功臣。乔瑞十三岁入军营,十五岁便成为了皇家禁军中一员猛将,二十岁出征漠北,二十五岁被封为都正指挥史,三十岁封镇国将军。其身上战功之显赫,杀敌之英勇,可想而知。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威风凛凛的悍将,膝下竟然没有一个儿子,夫人秦氏三次怀胎,生的都是女孩儿。

乔老将军爱妻如命,爱女也如命,心里想着既然一连来的都是姑娘,那就索性拿姑娘当儿子养。古时便有花木兰从军,他的女儿一样可以。大闺女出生的时候,乔瑞就兴致勃勃地给女儿取名木兰。

乔木兰的胳膊腿确实是壮实的,但无心习武,长得五大三粗的一个姑娘,远远走过来都像棵树,偏偏只喜欢绣花。你让她练武,她能从早上哭到晚上。

乔老将军闹心啊,但是乔老将军不说,乔将军默默放了老大去绣花,将期望放到了老二乔巾帼身上。乔巾帼练武的精神头倒是很足,奈何没有丝毫悟性,让她气沉丹田,沉到将近十六岁还没找着丹田在哪。

如此,乔老将军心灰意冷了,虽心痛手上的九环大刀无人接替,到底也不能将自己那点儿念想强行加在女儿身上,待到秦氏生老三的时候,他也就不再做子承父业的梦了,给闺女起了个挺灵秀的名字,叫乔灵均。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乔老将军手上的那点儿家业,竟然就交托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说想不到呢,因为乔灵均生下来的时候就比正常的婴孩小,短胳膊短腿儿,长到六岁还没个凳子腿高,那真是顶娇小的一个姑娘。模样生得出色,兼并秦氏的杏眼黛眉和乔瑞的英气。个头不高,手劲儿却奇大,九岁就能扛着父亲的九环大刀满院子乱挥,十岁就跟着乔瑞入了兵营,养得如假小子一般。及至乔灵均十六岁,都没人再见过她穿女装,不知道的,也只当乔家的第三子是个儿子了。

而坊间的笑谈,就是从乔灵均十五岁这一年开始传起的。

是说乔家绣花的老大和气沉丹田的老二先后都出嫁了,乔家老三一身男子装扮先后送走了两名姐姐,最后反倒将自己剩下了。

按理说,乔家那样的家世,想要找个青年才俊入赘都不成问题,怎生嫁个闺女就成了头顶的难事了?

对此,见天蹲在城门楼下要饭的老乞丐开腔了:“入赘?乔家老三那个性子是能嫁人的吗?是能端茶递水伺候公婆的吗?有几位姑娘能养成她那样?五岁上树,十岁舞刀,十五岁时跟她相亲的公子都需得等她酒醒了再说话。就因为这好酒的毛病,外头还给她起了个诨名叫乔九爷,取的就是酒字的谐音。”

“前段时间乔指挥史安排了一位户部侍郎的公子与她相亲,那都是多好的家世,结果你猜怎么着?乔家那位祖宗睡醒了以后,直接在人家面前表演了一场胸口碎大石和口吞大宝剑,户部侍郎家那位公子的脸,也像碎石渣滓似的落了一地。你跟她讲花前月下,她跟你论刀枪棍棒,没人敢入乔家那个门!”

如此,这婚事一拖,又是一年过去了。

那个时候的乔灵均,说得客气一点是自在随性,说得不客气一点,是真的混账。乔灵均出身将门,父亲封一品骠骑将军,这样家世出身的女子,性格难免骄纵。很多人都说,乔老将军的三闺女必然是成不了气候了,哪有成年的大姑娘,日日在兵营跟男人厮混的。说这句话的人怎么也没能想到,乔灵均真的就在兵营里摸爬滚打了小半生,也没有人能想到,戎马疆场无往不胜的乔老将军会死在漠北的战场上。

乔瑞死的那一年,乔灵均也只有十六岁。

十六岁的乔灵均,一声不响地将父亲的棺木从战场上接回来。披麻戴孝,谢客入殓,跪在坟前她自始至终没掉过一滴眼泪。她只是很耐心地在墓碑前跟乔老将军说了整整十日的话,说到喉咙再发不出一丝声音,彻底昏厥。

爹,如果我以后都乖,你可以回来吗?求你……

乔灵均在安顿完母亲秦氏以后,再次返回了军营。

次年六月,漠北疆土再次受外族侵略,一连被攻下十七座城池,边关告急。乔灵均在天和门跪了三天三夜,请旨挂帅代父出征,朝野上下对此议论纷纷,都不赞成圣上用这么年轻的一名女将。追随了乔将军多年的老将陈直却在关键时刻力荐乔灵均。

漠北的这一场仗,有国仇,有家恨,亦有朝野上下的质疑。乔灵均闷声不响地用了三年的时间,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许多人都说,自那以后乔灵均就变了。父亲的离世和三年战场的厮杀将她淬炼成了一棵坚韧的野草,那双本该娇嫩的手上,也有了厚茧,有了刀伤,有了岁月划过的痕迹。

乔灵均被武帝封为奉天朝第一女将军。她活成了奉天朝的一个传奇,一个披甲挂帅的神话。乔灵均麾下的将士也被正式赐名乔家军,一时风光无限,声名大噪。

漠北大捷以后,乔家军就要班师回朝了,归京的消息三天前就在各地州府传遍了,却不想整整六天过去了,守在城门楼前等着迎接乔家军的各地知县竟是连将士的半片衣角都没见到。

 

在江南的寒冬腊月里,是感受不到冷硬寒霜的。那种温吞的阴凉,冷得几分杂乱,风没有方向地吹,雾气昭昭和隆冬淡月相邀,不知不觉就沾了一头一脸的冷湿。若再行在乡间野路上,合着独有的杂草灌木,滋味便更甚了。

当地人是决计不会选择在这样一条路上行走的,因此,也就更加没有人窥见,在这片无人照管的木丛中缓步而行的一队人马。

这些人身上穿的都是很朴素的布衣,相貌也因着刻意压低的粗布帽檐看不真切,身板却个个挺直,正随着马车,在弯曲的泥路上井然有序地行进着。

为首的马车也并不考究,套头老马腿脚本就没见利落,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像极了一个“醉了酒的壮汉”。

坐在“壮汉”里的人倒似并不介意这份颠簸,只在扫过车外步伐一致的“仆从”时扶额吩咐。

“让他们走得随意点儿,这是回家,又不是上战场,那么齐整做什么。”

马车的内里也是简洁得一眼可观,坑洼不平的土路将车身晃了个叮当乱响,里头的人连口茶水也喝不上。

坐在乔灵均身边伺候的袭取实在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这些人都齐整了小半辈子了,谁还记得不齐整什么样?我是真想不明白您打的是什么主意,咱们乔家军这次打了胜仗,本来就该体体面面地还朝,为什么非受这种闲罪,您可瞧瞧,我这身骨头都快被晃散架了。”

乔灵均不耐烦应酬官场上的接风宴她是知道的,那也不至于连官道都不走,带着将士们去了戎装走野路吧?

这一路的风餐露宿,都快赶上他们在边关吃糠咽菜的劲头了。

袭取说得委屈,皱着眉头窝在马车里的模样也有些垂头丧气。反观斜靠在软垫上闭着眼睛歇乏的乔灵均,照旧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穿着男装,青底竹纹的袍子,分明是儒生的打扮,却被她生生穿出了一股英气。

乔灵均将眼梢微微挑起,端详了袭取一会儿,笑道:“散架?你这身骨架怕是比寻常男人还要粗。”

她身边的副将哪里是能跟娇弱搭上边儿的。

袭取承认嘴损不过她,盯着自己的大胳膊大腿,横了乔灵均一眼:“那我们为什么不干脆骑马?也比坐这晃晃悠悠的劳什子好上许多!”

“你知道什么?”

乔将军面无表情地将晃动的车帘掩好,神色严峻地说。

“我要捂白。”

这几年边关的风太硬,吹得她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的了。

袭取知道她又在戏耍她,语调里自然也没存好气儿:“你黑过吗?”

这话说起来就足够气人,乔灵均出征那年一连带走了手下四名女副将,三个在战场上晒成了黑里俏,一个练成了短粗胖,唯独乔灵均还是那副唇红齿白的模样。她竟然还嫌弃这肤色,上阵杀敌的时候还要抹黑,要将马鞍垫高。饶是这样,挺直腰杆带兵冲锋的乔灵均还是像个没长开的英气女娃。

初时,敌军还曾嘲笑过奉天朝的主帅连个女流都不算,称她为稚儿。直到这个稚儿轻笑着,一刀砍断了敌方将领的一条手臂。

袭取还想调侃说:“你就是再白,骨子里也还是个爷们儿,哪个男子会愿意娶个爷们儿似的女子做媳妇……”话到嘴边又猛然想起了那道来自皇城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上将军乔灵均凯旋而归,朕深感欣慰,然,将军终是女儿身,适龄理当婚配。朕日夜念及乔老将军临终嘱托,终选国公陈霖之子陈怀瑾。此子才德兼备,文武双修,实为良配。着令二人择日完婚。

这圣旨上的用词,其实并不算强硬,完婚之日也没有直接定下。但是君主之言,便是说得再婉转又如何不是命令?

终是女儿身,文武双修,实为良配。

呵!

乔家军弹尽粮绝被困鹿城,乔灵均与一众将士以草根裹腹,树皮度日时没有人说过她是女儿身。

六天七夜的硬仗,乔灵均肋骨折断三根依然冲锋在前时,没有人说过她是女儿身。

现在,锦衣还朝的乔灵均,成了女儿身。

袭取到现在都记得,乔灵均在接到圣旨时嘴角的那抹嘲讽的笑。

乔灵均手上的那把九环大刀是从乔老将军手上接下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没能回去给父亲亲手上过一炷香,也没能在中年丧夫的母亲跟前多尽一份孝,唯一能做的就是默不作声地守着父亲的刀,父亲的兵,和父亲要守护的君主的江山。

如今,乔家军声名远播,战功赫赫的她却让君主担心了,要压下她的风头,要不动声色地收回她手上的兵权。袭取也曾问过乔灵均:“圣上为什么不干脆让您嫁给皇子?”

这岂不是更简单?

乔灵均的回答是:“大概也知道要脸吧?现下皇室成年的几个皇子都已经娶了正室,皇家又怎好让一个为他们出生入死的女将做妾呢?”

陈国公虽然已逝,陈家却一直颇得圣恩,陈家的女儿现在还在宫里做着娘娘,武帝让她嫁给陈国公的儿子,自然就等同于嫁给皇家。

乔将军说完又冷笑了一声:“其实做妾也无不可,我砍了他们的正室不就行了?”

无非是手起刀落的事儿,如果她没有九族,大概真的会这么干。

马车又晃过了一个山头,闭目“捂白”的乔灵均挑了第二次眼梢问车外的灵川。

“什么地界了?”

驾车的灵川回:“将军,再往前走就到苏州了,咱们今儿晚上歇在哪儿?待到进城也要天黑了。”

“苏州?”

乔灵均单手撩了帘子,自车上跳下来活动了两下筋骨,她的一头长发束在头顶,发尾淡淡扫过过肩连珠纹的衣襟,笔挺又英气。

“我就从这儿走,你们照旧回京。进京之时也不要让将士们着戎装,老老实实地进去,别摆任何排场。”

身居高位者皆多猜忌,她便是对京里那位有何不满也要恪守君臣之礼,既然武帝想要一个心安,那她就还他一个心安。

袭取是个直肠子,眼见着乔灵均说完就扯了匹马要走,忍不住跟上前去追问。

“您这又是上哪儿啊?眼见着天就黑了,再不找地方打尖儿,又要……”

自来心思通透的灵川早已窥出了一切,不等乔灵均说话,便附耳回答了袭取。

“陈国公的儿子陈怀瑾现任苏州太守,将军这次,显然是要去‘拜会’他的。”

乔瑞在离世前曾经跟武帝约定,要让乔灵均自己挑选夫婿。武帝当初答应过,现下却要食言,但是他也曾答应过乔灵均,若她年至适龄还未有夫婿,皇族指婚后她可以与未婚夫婿相处一年后再完婚。对已死之人的承诺可以不守,活人的约定再要反口就真的面上无光了。

乔灵均做任何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几名副将都知她的性子,也并不阻拦,只在她感叹“我记得出征那会儿曾路过这里,三年草长莺飞,倒是连野草都高出我半个头了。”之时,稀稀拉拉地走回马车,不时议论几句。

“这儿的野草就是不长,不也比她高半头吗?”

“是啊。她从十二岁就没再长过个儿了。”

“别提个儿了,她听见又要偷偷往鞋子里塞厚鞋垫了。”

“你们猜将军这次会用多长时间吓退那个未婚夫?”

“吓退?我怎么觉得她会弄死他呢?”

“我也觉得会弄死,毕竟这是皇亲,退不得的。但是说到弄死,应该也没那么快,京里头那位看着呢。”

“我赌半年死。”

“我赌一年。”

“我赌婚后死。”

“……”

乔将军挺直了腰杆坐在战马上,迎着肃杀的寒风x分认真地想,她的几个副将一直到现在都嫁不出去,也许并无关于她们练得五大三粗的身板,而是因着她们招人厌烦的情商,以及背后议论旁人还不知道收敛的大嗓门儿!


意林·轻文库,下一波新书马上来袭——

十二花信·霓裳风华录 木棉篇:逆世医妃①

凤九卿(七)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萝莉将军1闹姑苏 意林轻文库 绘梦古风系列 古风传奇新系列开启 新锐作家纪出矣倾力打造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