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预定 意林 十二花信 霓裳风华录系列共4本套装 白茶篇 凰命难违1 2+木棉篇 倾世医妃1 2 意林轻文库 浪漫花语古风大系列

69.68 轻文库 原价:¥107.20
运费: ¥0.00~54.00
库存: 129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轻文库崭新策划浪漫花语古风大系列——十二花信·霓裳风华录

十二花语巧隐暗喻,十二少女绝技傍身

十二花信系列包含12套大系列

古风文学、青少年读物

装帧特色:

176P 16开 封面使用锦雪高白250G特种纸,手感丰富,色泽雅致

读者定位:13-28岁  喜欢青春言情文、古风幻想文的青少年群体

《十二花信·霓裳风华录木棉篇:倾世医妃①》

一场“下药”乌龙,让宋云谦恨死了温意。可挨了一巴掌才回过神的温意清楚的记得,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也不是什么“王妃”,而是个实打实的大夫。要想活命,不能多嘴,先摸清状况再说。

一同进宫面圣,温意心里打鼓,本来想着不出错就好,却意外地施展医术,救了皇嫂和侄儿一命。众人皆是震惊,因为谁都知道她从未学过医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狼山采药,被山贼一路追杀,宋云谦为护温意身负重伤,或许再也无法站立;皇孙先天不足,众御医束手无措,又是温意冒着赔上性命的危险果断施针,挽救生命……

但温意心底最担忧的还是好宋云谦的腿伤,天无绝人之路,巧合之下,温意得到了一本《金针术》,上面记载着各种针灸奇招,可没想到的是,这一本书竟成了揭开yi 切真相的关键。

梦终会醒,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断地涌入温意脑中,原来宋云谦对她的憎恶都源自一个叫“可儿”的姑娘,而这个神秘的姑娘已经在王府的后山沉睡多时了……
《十二花信·霓裳风华录木棉篇:倾世医妃②》

温意以身试针,却被宋云谦误解自伤争宠,在生命最后关头仍旧完成医者使命。

一别三年,温意回归,她要做的第一件事竟是直奔医馆,应聘大夫。以全新面貌示人的温意本胸有成竹,殊不知早已被诸葛明认出了身份。她捡回了一条命,本该割舍掉京城的 yi 切,却仍旧放心不下宋云谦,忍住伤痛为其医治腿伤。

真情难以隐藏,两情终究相认,可相爱的路上依旧步步艰难——

温意先是治好了可儿,使其苏醒,却因吃了其房内的糕点而中毒。之后入宫为皇上医治头痛,竟得到圣上青睐。紧接着九王回京,他带着勃勃野心,使温意也卷入其中。皇上轻信国师的预言,认定温意身份不凡,竟对她生出情意……

相爱固然没错,可身处帝王之家,每一步都要格外小心。时间不等人,温意心里很清楚,这一次能陪在宋云谦身边的日子不多了……

《十二花信·霓裳风华录 白茶篇:凰命难违②》

大婚过后,慕容峻与苏霜岚受到太子势力排挤,不得已前往边疆封地陌白谋求一线生机。

他们刚到附近的城镇,就被当地百姓围困,眼见身后夺命杀手将至,形势所迫下,二人索性将计就计,诱出幕后的奸佞之徒。随后,他们误入遍布疫情的城镇,苏霜岚染上疫病身陷囹圄,一时情急的慕容峻不惜“揽”病上身。只是病情处处透着蹊跷,他更是险遭不测,幸亏有她从旁掩护瞒天过海……一行人途经有着诡异节会的落月村、暗藏玄机的驿馆,数度面临生死浩劫,陷入这一场乱世的旋涡中。

抵达陌白后,毫无抗击海盗经验的慕容峻却执意住到离海盗zui 近的地方,面对与海盗牵扯不清的城主,以及地处偏远、护卫不足、武器落后的窘境,他们能否抵御携带重型武器的海盗的进犯?身份神秘甘愿做海盗诱饵的城主妹妹,她究竟是敌是友,有何居心?南华国公主趁火打劫,再度向慕容峻求亲,苏霜岚居然推波助澜主动让出妻位,她此举背后有何意图?而她与慕容峻这段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到底该何去何从?
《十二花信·霓裳风华录 白茶篇:凰命难违①》

慕容峻不明白这个自称九天玄女的女子,为何要一次又一次地跳入他的困境中来,一次又一次地想要解救他、帮助他……她的身份,她的目的,她身上的x切,在他眼中全是不明确的谜团。而现在,这些谜团仿佛聚集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网,随着她那一声“我愿嫁”快速地向他袭来,将他牢牢缚住。

殊不知她身负绝密使命而来,从她进入朝局的那一刻开始,就已悄然改写所有棋局。原本她只想凭借自己作为沧澜族人对时间的特殊控制能力,为这个看似冷漠无情颓败落寞的皇子扫除障碍、治疗腿疾,将偏离的航道驶回正轨,却不想卷入层层阴谋,稍有不慎便会招来杀身之祸。不仅如此,她还不顾脸面在朝堂上“争夫”,费尽心思嫁入荣亲王府。谁承想人家根本不领情,翻脸比翻书还快……

居心叵测的六皇子,暗中窥测的不死人,虎视眈眈的南华使臣,步步紧逼,杀机毕现,但纵然前路凶险至极,她仍要为他披靳斩棘,只是不知他们能否找到出路,打破命运布下的死局?他又能否放下心防,与她携手御敌?

作者塑造了一个坚毅洒脱、机敏过人的苏霜岚,与面冷心热腹黑多谋的慕容峻共同抵御各方强敌,她的才学、胆识、神秘让他惊艳之余,也引发他的怀疑与提防,却在不知不觉间早已情根深种。让你不由自主随着他们一路跋涉、一路泪水欢颜,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领悟真实鲜活的爱情真谛。    ——图书统筹   空心菜

这是我看过zui揪心的古风小说了,他经历冰火两重天,从万人景仰的皇子到世人唾弃的叛国者,全是拜她所赐,幸而她奋力补救始终陪伴左右。阅读的全程都期待着慕容峻的崛起,想想就振奋不已,也唯有苏霜岚能助他展翅高飞。书中的每个人物的性格都ji 具感染力,整个故事情节扣人心弦,读来让人不舍放下……

——被挑中试读的幸运读者 水上花

这是我看过zui 揪心的古风小说了,他经历冰火两重天,从万ren景仰的皇子到世人唾弃的叛国者,全是拜她所赐,幸而她奋力补救始终陪伴左右。阅读的全程都期待着慕容峻的崛起,想想就振奋不已,也唯有苏霜岚能助他展翅高飞。书中的每个人物的性格都 ji 具感染力,整个故事情节扣人心弦,读来让人不舍放下……

——被挑中试读的幸运读者 水上花

花之主:温意

花之信:木棉花

花之语:珍惜身边人,珍惜眼前的幸福。

花之质:不媚俗、不争竞,内里平静安稳。

花之引:

温意一觉醒来,就对上了宋云谦愤怒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是谁,却不知所处何地。温意知道,想要找到这“变故”的原因,不能急于一时。为皇嫂和侄儿诊治,救他们脱离险境。去天狼山采药,差点丢了性命,温意救人,是出于医者的本心。

错就错在不该在这不属于自己的人生中,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为了宋云谦,她甘愿豁上性命。可真正相爱的人,又怎愿独自苦守。她正如一朵木棉花,能医病、能救人,从不落入俗套,喜欢平静的生活。可命运永远不会这般顺遂。眼前人,不会永远不离,幸福与团聚,必然要自己争取……

“王妃有个别名,叫温意,所以,我建议一会儿去到王府的时候,别跟王爷说你叫温意。”诸葛明提醒道。

温意审视着他的神色,他俊朗的面容上含了一抹浅淡的笑意,之前的阴霾仿佛一扫而空,眼神明澈。

温意心下一惊,道:“王妃不是叫杨洛衣吗?”

“是的,王爷为她取了个别名,叫温意。若你跟他说你叫温意,又懂得针灸之术,你猜他会怎么想?”诸葛明忽然把话说得很白,几乎已经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温意久久不敢作声,她的眼神慌张不定,双手无处安放,一直在膝盖上来回地搓。

诸葛明试了她很久,一直都用浅浅的语言试探,她都应对自如,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没有戳中她心中的软肋。

看到眼前束手无策的温意,诸葛明终于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只是,他心里也觉得不安。这个消息他应该第x时间告知宋云谦,但此刻他选择了隐瞒,并且提醒温意最好不要以真名示人。

他安慰自己,他也是怕一旦猜错了,到时候宋云谦要再一次承受失望,他未必能承受得起。

再说,若她是温意,她x定能够治好可儿,到时候可儿醒来,宋云谦应该会开心起来。

温意心中很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诸葛明。她觉得诸葛明看穿了她,但是心里又觉得是自己想太多。

一路无言。

诸葛明心思烦乱,温意何尝不是?其实若不是宋云谦的腿还没好,她压根就不会回来。

马车一路疾驰,来到王府门口,刚停稳,便见里面冲出两个侍卫,神色慌张,一见诸葛明来到,连忙扑上前,声音颤抖地道:“诸葛大夫!王爷遇刺了!”

温意如闻惊雷,整个人愣在原地。

诸葛明拉着侍卫,急问道:“伤势如何?”

侍卫道:“身中三剑,剑剑致命,御医已经在抢救,但是以防万一,小三哥命属下去找您。”

诸葛明放开他,顾不得温意,急忙往府内跑去。

温意手足冰冷,慌乱地跟着进去。

她顾不得伤感三年未进这个门,心里只惦记着宋云谦的伤势。

一路跟着诸葛明来到芷仪阁,她站在门前失神了一下,他现在住在芷仪阁?小菊和嬷嬷不知道怎么样了,一股热泪直冲眼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要直面一直放不下的人了。

进了大门,庭院门前的石级上,一群下人惶恐地站着,她抬头看去,迎上嬷嬷的眸子,她愣了一下,连忙下来:“这位也是大夫吧?赶紧进去看看王爷!”

温意逼回眼泪,用力维持着自己的声音:“请嬷嬷带路。”

嬷嬷领着温意直奔寝室,寝室门外,小菊和小晴不安地站在门前,见嬷嬷来到,两人赶忙上前:“嬷嬷,御医许久没出来。”

侍卫在寝室外排成两排,手持长剑,严阵以待。

温意心里发抖,小菊为她推门,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大概觉得这么年轻的姑娘竟然是大夫,有些诧异。

御医与诸葛明围在床前,小三子也在,还有两名药童,是府内驻守御医的药童。那药童手里端着一个铜盆,里面的水全部被染成红色。

温意从不晕血,但是此刻竟然觉得天旋地转。

地上有一摊血迹和宋云谦破碎的衣衫,是御医为了疗伤剪下来的,此刻被血水和药水沾染了,红黄难分,那颜色如同中午尖锐刺目的阳光,刺痛了温意的双眼。

温意稳住心神,走上前问道:“情况如何?”她首先看到的是宋云谦的脸,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是失血过多的迹象,然后,眸光触及他袒露的上身,只瞧了一眼,她就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定在原地,眼泪簌簌地落下。

他的整个上身都被鲜血染成红色,三剑刺得很深,鲜血到现在还止不住,心脏一剑,腹部一剑,肝部一剑。除了这些新伤,他身上还有大大小小各种伤痕,温意此刻只觉得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他这三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诸葛明回头,凝重地道:“情况shi 分不乐观,血止不住!”

温意深呼吸一口,放下药箱,取出金针,道:“都让开,我来!”

御医见来了一个年轻姑娘,口气竟这么大,不由得有些生气:“你是什么人?王爷千金之躯,岂能让一个女子治疗?”

这御医还是以前驻守在王府的,也曾经为温意治病。温意知道他们做御医的也为难,若主子出了事,他们也是要获罪的,所以哪里敢让温意来?

诸葛明瞧着温意:“你有把握?”

温意道:“我会封穴止血,抓紧时间,你们准备好金疮药、三七粉,并且开药方煎药,要快。”

诸葛明对御医道:“让她来吧,有什么事我担着。”

御医诧异地看着诸葛明,他本不愿意让温意为宋云谦治疗,但是见诸葛明满脸的信赖,知道他心里是有几分把握的。

温意迅速下针止血,三年来,她的金针术已然出神入化,下针迅疾无形,诸葛明几乎瞧不出她下针的部位,只是眨眼间,本来还不停流血的伤口,竟全部止住了。

御医惊诧地看着温意,不敢作声。

诸葛明迅速开好药方,交给药童去煎药。

止血之后,御医开始清洗伤口上药,血是止住了,但是到底流血过多,能否醒过来,还很难说。

温意走出屋子,迎上一位踉踉跄跄的女子,正是杨洛凡。

三年不见,她瘦了很多,脸色也不太好,虽然上了脂粉,脸上还是能看见轻微的蜡黄,双眼下陷,纤弱的身子弱不禁风。杨洛凡抬眸瞧了温意一眼,见到温意背着药箱,便伸出纤瘦的手拉住温意问道:“王爷怎么样了?”

温意抬眸瞧着她,压住满腹的心酸,道:“不太好,柔妃进去看看他吧。”

杨洛凡“嘤咛”一声哭了,急忙便往里面扑去。

温意艰涩回头,迎上诸葛明温润如水的眸子,他静静地站在那凝视着温意,温意略带心虚地开口:“怎么了?”她并没有意识到,她刚才唤杨洛凡“柔妃”,可她该是并未见过杨洛凡才对,怎会脱口而出一句“柔妃”?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预定 意林 十二花信 霓裳风华录系列共4本套装 白茶篇 凰命难违1 2+木棉篇 倾世医妃1 2 意林轻文库 浪漫花语古风大系列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