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拜托了龙子1+2 共2本套装 龙契少女+真假龙女 意林轻文库 美少年系列 作家惊歌 青春悬疑 暖爱幻想 励志成长

41.60 限时折扣 原价:¥64.00
运费: ¥0.00~54.00
库存: 124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吸引wan千目光的龙子设定青春校园里bu可思议的幻想

《拜托了,龙子!①龙契少女》

青春作家惊歌脑洞大开之作

结合了龙族与青春、悬疑、暖爱的宏da幻想系列

后续多本,带来wu限可能!

适合人群:15-25岁 喜欢青春言情文、幻想文的青少年群体

契缘尽,新骰子竟重现人间,

两个拥有龙神骰子的少女

究竟谁才是龙十子的真正“主人”!

《拜托了,龙子!②真假龙女》

青春作家惊歌携续集再次站在龙族的风口浪尖

龙子们遭遇不明危机

事态十x紧急!

《拜托了,龙子!①龙契少女》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林陌桑的父亲为一块龙纹木刻献出了生命。寄人篱下、受尽磨难的林陌桑,在一个大雨夜遇到了龙神。龙神感恩林父舍命相救,送给林陌桑一枚十面骰子。这枚骰子可以召唤囚牛、睚眦、貔貅、狴犴、狻猊、鸱吻、饕餮、椒图、霸下,龙九子任凭林陌桑差遣,三契缘尽。

流落街头的林陌桑在迫不得已之下使用骰子,住进了龙九子之一狻猊的家中。原来龙九子并非qi 珍异兽,而是人。他们是样貌出色、才智过人的天之骄子,然而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却受着“诅咒”的折磨。在雨天不可自控的“变化”,成为他们不可告人的软肋。不仅如此,龙九子竟然秘密在地下室囚禁了一个少年!这个不懂人心的少年,正是传说中会将龙九子置于死地的第十龙子!骰子意外落地,林陌桑成了这个少年的“主人”。林陌桑究竟该选择拯救他还是毁灭他?龙契少女的宿命之路由此开启……

《拜托了,龙子!②真假龙女》

林陌桑被送到母亲身边,才知道她在杳无人烟的盐湖边经营客栈的目的:接近、调查父亲生前最后接触过的人——民间科学家程旻,然而程旻守口如瓶,让两人一无所获。直到拥有衔尾龙纹身的男子宫巳带着裴西林等入驻客栈,才打破了令人一筹莫展的局面。

失去记忆的裴西林将拥有另一枚龙神骰子的“龙女”视为亲人,不仅屡次与林陌桑针锋相对,更在“龙女”的示意下哄骗她剪去了珍视的长发。林陌桑原以为他们是为报复自己而来,却不料“龙女”在一场误伤中危在旦夕,她才知宫巳来此的目的正是请求程旻拯救“龙女”垂危的生命,可“龙女”却拒绝宫巳与程旻接触。原来宫巳为前代龙十子火麒麟,是从程旻隶属的民间科研组织白泽中逃离的实验品。更让林陌桑意外的是,她的父亲竟然是促成宫巳被捕的罪魁祸首之一……

当亲爱的你们翻开美丽的第二部的封面,带着期盼开启龙子们与林陌桑的第二段旅途,我已早于大家看到了第三部的细细的大纲,这种跨越时空的领先让我感到一丝丝窃喜,也让我更在乎你们的感触,在乎大家读完第一部、第二部的情绪和心声:你们会感动吗?会喜欢吗?会在意未来的走向吗?会和我一样在惊歌的带领下揭开一个个悬念,或心酸或惊喜吗?同时,我也为自己的“时间轴”的提前感到有点失落,因为知道了后面的走向,既想迫不及待地和你们分享,又觉得自己不能再经历一次初读的提心吊胆了……不过青春和人生不就是这样的吗?先人一步的未必没有遗憾,落后于人的也未必失去过什么,只要亲身经历,亲眼见过,不论早晚,都是一种别样的幸福。我会好好制作第三部和后续的每一部,希望大家沉浸其中,我们一起品味惊歌带来的震撼和感动。

——“意林· 轻文库 品牌主编/本书责编  

第一章火麒麟宫巳

第二章不速之客

第三章失控的雨季

第四章真正的来意

第五章最后的赌注

第六章胜利的代价

第七章神秘的龙子家族

第八章睚眦的秘密

第九章你心里的声音

第十章我会做个好人

第十一章家族新成员

第十二章熟悉的转校生

第十三章人红是非多

第十四章来自家族的惩罚

第十五章为了相见而别离

还是一样的無有堂,却比先前冷清了更多。贺南归屏退了眉管家和其他家仆,堂内就只剩下他和钱毋庸。

两人皆坐着,唯有林陌桑站在堂中,正前方是一个蒲团。个中意味林陌桑不敢多想,只从容地问了好。

“大家长、二当家。”

贺南归点了点头,神色却是前所x有的凝重。

“人都来了,是不是可以了?”

贺南归这话是对钱毋庸说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威吓,后者却不显露一丝畏惧,面无表情道:“攘外必先安内。”

贺南归强忍着情绪没说话,看了林陌桑一眼,眼神中尽是无奈。

“跪下吧。”

林陌桑以为自己听错了,半天没能做出反应,目光在贺南归和钱毋庸之间逡巡。见林陌桑不动,钱毋庸说道:“或者林小姐收回当初的命令,此后不再管那龙十子,今天温家的事也就无关我族事务了。”

贺南归叹了口气,为林陌桑开脱道:“有错也不至于罚到她身上。”

“大哥。”钱毋庸忽然换了称呼,不禁让贺南归一愣,“您……还是我的大哥吗?”

面对钱毋庸的质疑,贺南归有一丝松动。

“不知大哥是出于何种考虑,忽然决定将这位林小姐纳入家族的羽翼之下。但既然她已经是祭了祖宗上了族谱的族人,那就该按着家族的规矩处理。”钱毋庸的语调平静无波,但字字咬紧,丝毫不给别人喘息的余地,“这边先给出个交代,后续的事才好出面调解。否则温家这事,我也无能为力。”

钱毋庸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林陌桑再不明白,也未免过于迟钝了。今天想要钱毋庸为裴西林保驾护航,她必然要为此付出“代价”。

不等贺南归开口,林陌桑双膝一屈已然跪在了蒲团上。

“这件事错在我,还请大家长、二当家责罚。”

贺南归蹙了蹙眉,眼中的星光因为忧愁变得暗沉,多了几分与孩童面容不符的成熟。林陌桑对上他的眼时,才忽然觉得那眼神有几分熟悉。

此时,曾默敲门进来,手中拿着一把一米多长的戒尺。随后跟着宫巳与裴西林,裴西林见林陌桑跪着就要冲上去,被宫巳一把拉住。

钱毋庸见来的人是曾默,说道:“怎么是你?刑堂没人了吗?”

曾默睁着眼说瞎话:“没人了。”

刑堂本就归曾默管,掌事愿意出面执罚,钱毋庸也就没必要再指手画脚。他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贺南归:“还请大家长裁断。”

曾默双手捧着戒尺,站到了林陌桑身旁。林陌桑看了他一眼,曾默在心里警告道,别看我,她才堪堪收回目光。

“今因林陌桑管教不善,惹是生非,有损家族利益和声誉,处以家规管教……”贺南归艰难地开口,“板责二十。”

贺南归说完,钱毋庸看了他一眼,意思是,轻了。

一阵沉默之后,贺南归才合上眼,似是不想再受钱毋庸的质疑,狠下心说道:“食水不进,祠堂悔过。”

除了贺南归和钱毋庸一来一往的博弈,在场的其他人未置一词。宫巳按着激动的裴西林,漠然地看着眼前的x切。他本就是被叫来围观一场杀鸡儆猴的戏码,既然如此就不要多生是非。可是他手下的孩子不懂,裴西林挣脱不开宫巳的桎梏,只能大喊道:“人是我打的,要罚罚我,打她算什么!”

没人理会他,堂内静得可怕。

“听到没有!”裴西林咬着牙喊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要她代我受过!”

一直闭目拧眉的贺南归像是受不了他的聒噪,缓缓睁开眼看向裴西林。

“你担得起吗?”贺南归言语间流露出一丝愠怒,“把无知当无畏,把无畏当wu敌,你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担得起吗?”

贺南归起身,一步步向裴西林走来,在距离林陌桑最近的位置停了下来。

“你能够不服管教无拘无束,那是因为她以自己为代价给了你自由——她明明可以选择毁灭你,过上更轻松更安全的生活。可是她选择拯救你。”

林陌桑不解地看向贺南归。不过才见过三面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护着她,甚至将裴西林视作“敌人”?

“现在也是,她可以舍弃你,不管你惹下的这些是非,但是她愿意代你受过。”贺南归眯起眼,盯着裴西林,“不学无术、自以为是、无知无耻……你人走出了地下室,但是却从未长进,这样的你凭什么说你担得起?”

裴西林哽了一下,倒吸了一口气,再说不出一个字。

林陌桑回头看了裴西林一眼,裴西林对上她的眼神时,迅速低下了头,双肩在呼吸间颤抖。贺南归不屑于裴西林瑟缩的模样,还要说什么,却被林陌桑拉住了衣角。

林陌桑哑着嗓子说道:“让他出去吧。”

贺南归拧眉,不懂林陌桑为何此刻还要护着他。

林陌桑见贺南归没有回应,只好叫了宫巳:“你带他出去吧。”

宫巳看了钱毋庸一眼,后者并不在乎在场“观众”有谁,他不过想要贺南归一个态度。毕竟他对林陌桑未免温柔过了头。

在贺南归怔忪间,宫巳已经将裴西林带了出去。裴西林从未如此惊慌过,他抽噎着胸腔内的空气,却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红着眼眶不舍地看向林陌桑。宫巳推着他的双肩,让跪在地上的女孩距离他越来越远,可是他无力伸手也不敢乞求,只能让無有堂的大门掐灭最后一丝光亮。

“既然大家长已经做出了裁断,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钱毋庸看了看表,“二十分钟之后我还有个会。”

贺南归冲曾默点了点头,曾默领命,向后退了一步,将戒尺比在林陌桑背后。

“我会避开你的脊骨,尽量打在皮肉上。”曾默在心里对林陌桑说道。

此刻林陌桑似乎才明白,曾默亲自执罚的真正原因——他是来给她放水的!

林陌桑心中刚刚涌起一阵感激,曾默就在心里否定了她的想法:“还是要真打,放水逃不过钱毋庸的眼。”

林陌桑不禁看了曾默一眼,心里调侃道:“没想到你对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也这么实在。”

曾默见林陌桑强扯出一个活跃气氛的笑容,像是不忍看,轻轻拂了一下她的脸,让她侧过头去。

“你算哪门子兄弟。”曾默心道,“小丫头。”

正是因为林陌桑在他心里是个“小丫头”,他还没打下第一个板子,手心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别怕。”

“没事。”

第一个板子落下前,曾默提醒了林陌桑。所以那力道比她预想的轻,紧接着几下也都不如想象中的疼痛——等她侧头去看曾默时,才发现不过打了几下,对方已经出了一头的汗。

曾默还是放了水,板子落在林陌桑背上之前,他都是用了x分的力,唯有碰到她那一刻,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量。这种精准的把控有多难有多累,那淋漓的汗水已然说明了一切。

一旁的钱毋庸也看出了蹊跷,说道:“曾队长如果身体不舒服,我可以换个人来代劳。”

曾默在心里啐了一声,没答应,但手下不得不重了几分。林陌桑是真疼,疼得眼中泛起了泪花,她咬着嘴唇,愣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背上一阵灼热一阵刺痛,林陌桑闭着眼,连喘息都不敢大声。她担心裴西林没走远,她怕门外可以听到什么响动——等会儿她还要笑着走出去,告诉他没事的,一点儿都不疼。

曾默听到林陌桑的想法,只念了她一声“蠢”,就再也说不出话。有一瞬间,他忽然萌生了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如果林陌桑是这个家族的大家长,那待在这里其实还是不错的——他本就无家可归,倘若家族是一个如林陌桑般有情有义的地方,那当成真正的家也未尝不可。

这天真的想法转瞬即逝,他心中嗤笑自己,却也庆幸这刑罚终于到了头。

林陌桑松下最后一口气,脱力的瞬间,双手撑在前方的地上。曾默没去扶她,而是先看了钱毋庸一眼。钱毋庸点了点头,似乎在对曾默的效率表示认可。

“既然二十板责完了,就进行下一步吧。”

钱毋庸像是流水线上的监工,丝毫不给林陌桑喘息的余地:“林小姐,烦请你现在起身移步祠堂吧。”他看了看表,随后叫了家仆进来打扫。

無有堂的大门开启,林陌桑感觉有光从背后而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迅速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明明伤在背上,可她觉得浑身都疼,后脊火辣辣的,哪怕是微弱的呼吸都会带来尖锐的疼痛。林陌桑绷紧了全身的神经,撑着膝盖试图站立,却在起身的瞬间疼得双膝一软,又跪倒在蒲团上。

曾默将戒尺扔在地上,一手去拉林陌桑的时候,另一边的贺南归也扶了她一把。林陌桑看向贺南归,在目光相触的一瞬间,对方放开了她。

贺南归站直了身体,又端回了大家长的架子,吩咐曾默道:“你带她去吧。z曾默搀着林陌桑往外走,裴西林果然还站在堂外不远的地方。林陌桑对他笑了笑,可裴西林却笑不出来,他甚至不敢靠近,生怕靠得太近,林陌桑就这么碎了。

林陌桑也没走过去,她喉头有股血腥味,想必自己脸色更是糟糕。她挺直了背脊,强装自然,怕裴西林看出什么异常。

“宫巳带你吃饭了吗?”

裴西林不答,站在一旁的宫巳回道:“他说要陪着你。”此时的宫巳依旧是一副悠然的神色,他天生嘴角上钩,似乎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

林陌桑也试图模仿他,将x切看轻放下,可是当她看到裴西林的时候,知道自己放不下。

“对不起。”

林陌桑的声音如蚊蝇,只有离她最近的曾默听到了。曾默拧眉看向她,不理解这歉意到底为谁。

明明渡过了难关,明明该庆贺,可是林陌桑却低下了头。她与裴西林遥遥相对,高大的無有堂挡住了另一边的太阳,将两人掩在阴影当中。偌大的前坪,她的身旁有曾默,他的身旁有宫巳,可依旧觉得过堂的风又冷又萧瑟。

这一年林陌桑十六岁,她自以为救了一个人。

这一年裴西林十四岁,他自以为可以保护眼前的人。

现在两人才发现都太年轻,此时根本承担不来。拯救和保护远比一个词、一个承诺更深远——那是和血吞下自己的利齿,是亲手折断到达远方的羽翅,是忘记自己是一朵无忧无虑的云,甘愿守着一座山丘,为一棵树下一场无声无形的雨。

 

轻文库下一波新书预告——

《花羽季》第三卷

《巨蟹座男友·八音霓裳①》

唯美古风《灼灼桃花馆》三部曲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意林 拜托了龙子1+2 共2本套装 龙契少女+真假龙女 意林轻文库 美少年系列 作家惊歌 青春悬疑 暖爱幻想 励志成长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