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励志图书 ( 微信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您可以使用微信联系我们,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赠送胡静海报 意林 2017年第10期(五月下) 课外阅读励志杂志 打造中国人真实贴心的心灵读本

3.75 期刊 原价:¥5.00
运费: ¥6.00~16.00
库存: 185 件
商品图
商品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缩略图

商品详情

意林》杂志创刊于2003年8月,内容风格现实温暖,强调励志人文关怀“一则故事,改变一生”为宗旨,通过“小故事大智慧、小幽默大道理、小视角大意境”,坚守“励志、感动、启迪、提升”的办刊理念,打造中国人真实贴心的心灵读本,是目前中国有影响力的励志杂志之一。

适用年龄:13岁以上本期亮点:

朋友是人脉吗?为什么说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都是免费的?如果孤苦不是最苦的话,那孤苦是什么?为什么学校里有的男生是真的追不到的?在所有朝代的皇帝中,哪个人是最痴情的?而高智商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更有最暖男神马天宇的海报等你拿。所有一切,都在精彩的意林第9期。相关媒体评论

意林杂志,为你而心跳!                  --王力宏

其品清逸,若晨之曲;

其味悠长,若茶之香。                     --著名诗人 汪国真

给心灵更多成长的力量,给生命更多感动的理由。 ——于丹

用最美好的故事为读者煨最鲜美的心灵鸡汤——祝意林越办越好——苏童

《意林》是我向我的学生们推荐的为数不多的期刊之一,也是我的案头读物和枕旁读物之一;正如唐诗宋词选本和我的关系。但一期《意林》的内容,当然比任何一种唐诗或宋词选本的内容丰富得多。期期必有精致的或智妙的文章,每每令我获益多多。—— 梁晓声

意林是一本温暖洁净的刊物。它能让你变得热情和智慧,还有仁慈和感恩。 ——毕淑敏精彩文章

 

一年打36000个电话

 

郑时墨

这个销售员是卖别墅的,每年要打36000个电话。

打这么多电话,并非每一次都有人接,大致有28800个会接听。

这么多人接电话,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听他说下去,在这里,‘约有11500个人会听他讲。

在听他讲的人中间,大多数人是敷衍着,不一定是真正有兴趣的,在这里,约有4500个人是真正有兴趣的。

4500个人尽管有兴趣,大部分人是不愿意付诸行动的,约有1700个人会答应,有时间来看看别墅。

答应并不等于去做,真正来看别墅的,只有800人左右。

看完别墅,约有400人答应考虑一下。考虑了一段时间,又有200人会失去联系、不接电话或干脆将来电拉进黑名单。

进行第二轮面谈的人,不到100个,谈完后,大约有30个人表现出购买意向。

难道这就是结果吗?不。最后成交的也就15个人左右。

最后,他说:“我每年赚到两百多万元钱,这些钱是我坚持的结果。面对大量的失败和拒绝,坚持就是胜利。如果没有坚持的精神,趁早别干销售这行。

“坚持,不是白白地坚持。难道我打的每一个电话,都没有收益吗?按照每年收入200万元计算,我一年打3600个陌生电话,相当于平均每次赚了5555元。”

 和尚挑水有新招

 

励志

俗话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但到了现在,变成“三个和尚水多得吃不完”。怎么说呢??

方法一:由于路很长,一人一天挑一缸就累了,所以没人愿意挑水。于是,三个和尚商量来个接力赛,每人挑一段,第一个从河边挑到半路停下,第二个继续挑,再转给第三个,挑到缸里灌进去,空桶回来再接着挑。这样,大家都不累,水也很快满了。这种协作的办法叫“机制创新”。?

方法二:老和尚把三个徒弟叫来,说立下了新庙规,要引进竞争机制。三個人都去挑水,谁挑得多,晚上吃饭加一道菜;谁挑得少,吃白饭,没菜。三个和尚拼命去挑,水缸就满了。这叫“管理创新”。?

方法三:三个和尚商量,把山上的竹子砍下来,打通连在一起,再买个辘轳。一个和尚负责把水摇上来,第二个倒水,第三个和尚休息。三个人轮流换班,水缸也很快灌满了。这就是“技术创新”。?

“没水吃”到“水多得吃不完”,关键在于发扬团结协作、良性竞争、开拓创新的精神。

 

马拉松,中产广场舞

 

蒋方舟

说实话,我很害怕在朋友圈看到人晒长跑之后的照片,直视镜头的脸面色潮红,全身汗湿,裹在紧身衣里。我有一个朋友是超级马拉松(一种在野外环境里长达100公里甚至300公里的马拉松)跑者,我每次看他的朋友圈都很紧张,晒伤的身体,起泡的双脚,皮开肉绽的肩膀。

我是青春期受张爱玲影响的文艺女青年,对于文明世界有着畸形的向往,贪图享乐,喜欢吃奶油蛋糕,喜欢包裹在华丽的袍子里——即使袍子上长满了虱子,也胜过青筋毕露的身体。

我仔细想了想,我不敢看人长跑后的照片,就和张爱玲抱着牛奶瓶面无表情地穿过病人呻吟的病房一样,是对受苦的一种回避。看到大汗淋漓的身体,我并不觉得性感,只觉得好惨。

为什么中产爱跑步?因为跑步是一种苦修。而苦修,是对过剩的回应。

食物过剩,糖分过剩,卡路里过剩。而互联网创业的热潮中,很多人的很多努力,都是为了让别人更懒一些,人和食物之间的距离被缩短了,食指一动,就等着外卖小哥敲门。

我们的社会充盈而饱和,由一个肥胖者的社会进入了一个厌食症的社会。

中国最先胖起来的一代诞生于饥荒之后,饥饿的记忆告诉他们的大脑要不断储存热量,因此对于食物有着穷凶极恶的热情。肥胖者说:“我什么都缺,所以我什么都吃。”而新型的城市中产说:“我什么都不缺,所以我什么都不吃。”

戒糖,戒油,戒一切因为过于幸福而让灵魂出窍的食物。在跑步这个近乎受苦的单调运动中,把过剩的能量呕吐出来,中产再次掌握了自己的身体。

受苦对于中产是陌生的身体经验,对于富人阶层更是。跑马拉松的潘石屹和登珠峰的王石是中产看齐的对象,我相信潘石屹和王石并不是为了作秀以及为了征服的虚荣而运动,而是真的享受这种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来说遥远而陌生的身体痛苦,痛苦放大了人对身体的知觉,痛苦让人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

现代科技的发展与其说“解放了身体”,倒不如说“剥离了身体”,工具代替了身体的功能,中产要借助马拉松找回自己的身体。所以,你很难想象一个重体力工作者或一个快递小哥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决定在城市公园跑个步。

跑者很爱说的一句话是“跑步是一种宗教”。

我在东京居住时住在皇居附近,绕着皇居跑步一圈刚好是五公里,沿路有专门为跑者提供饮用水和休息的地方,是东京的跑步圣地,据说是村上春树爱跑步的地方。我为了偶遇村上春树,连续半个月每天去跑步。

跑步的人很多。他们白天是坐地铁的上班族,穿着米色或黑色的商务装,地铁门一开再一关,他们的疲惫和麻木又加深了一层。到了晚上,他们换上专业的跑步服,上百人的群体呼吸在同样的频率之下,在窄窄的跑道上连绵不绝,其仪式感就像参加弥撒。

跑步具有这样一些特征:人群聚众,大脑中分泌出一种欢愉,因为聚众跑步,这种欢愉又变得更为强烈。

中产急需这种欢愉来缓解自己的焦虑和压力。中产的压力是方方面面的,一方面是日常的琐碎,刘震云二十年前写的《一地鸡毛》依然没有被扫走,妻子、孩子、保姆、单位的是是非非确凿地存在于生活的每一天;另一方面是“均质”的焦虑,是每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共享的,房价和养老,股票和医疗,它们既抽象又具体,如乌云般遥遥而至,压在每一个中产的头顶上。

跑步所带来的愉悦成为缓解这种焦虑最好的方式。关掉糟心的新闻,远离唠叨的妻子和讨厌的同事,把孩子的吵闹留在身后,关上房门,换上跑鞋,戴上耳机,美妙的协奏曲取代了嘈杂与抱怨,肉身与灵魂瞬间进入真空。

“运动让人产生愉悦”这一点似乎有科学的解释。在几年前一本风靡全世界的畅销书《运动改造大脑》中,作者写到人的身体里有一个内在的止痛机制,效果就像吗啡。内啡肽减轻身体上的疼痛,同时在心理上产生快感。

所有的运动都能让人产生愉悦,比如打篮球、踢足球,再比如广场舞。为什么中产会选择长跑呢?

宣称“跑步是种宗教”的中产阶级并没有资格嘲笑跳广场舞的大妈。大妈除了装备不如跑者,背景音乐落后了二十年,两者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欢愉,同样缺乏对抗性,同样切割城市空间,参与者同样热情地伸出双手邀请你加入他们的队伍。

可鄙视链依然真实地存在着,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广场舞不够中产。中产需要自己小群体的阶层认同。

当中产刚刚开始在俄国流行时,纳博科夫是这样刻薄他们的:“他们被两种相抵触的渴望煎熬着:一方面他想和所有人一样,用这个用那个,因为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这么做;另一方面他又渴望加入某个特殊团体,某个组织、俱乐部,成为某个宾馆的贵宾或者远洋航班的乘客,然后因得知某集团的总裁或欧洲的某伯爵坐在自己身边而欢欣雀跃。”

跑步不仅仅时髦,而且像某种成功人士的标配。中国的企业家和企业高层为了显示自己的追求,纷纷把马拉松的奖牌当作自己的勋章。中产选择跑步而非广场舞来锻炼身体,显然是因为跑步更像身份的象征。

乐观的人会把跑步的中产看作阶层自我意识的觉醒。中产在财富以外,开始关注健康,并且以此为起点,开始关注一些大于自身的东西,比如大气环境、食品安全、医疗健康、公众权力、财富安全。跑步既是一种焦虑下的反映,也是一种自救。而跑者彼此抱团,更让人有一种集结号已经吹响的想象。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很多中产并不认为自己有着推动社会变革的责任,而仅仅是想通过长跑和吃秋葵把自己修炼得百毒不侵、水木清明。

然而,我们并没有办法指责中产的犬儒和自私。他们仅仅是无力,在无力与无力每天交替的缝隙中,大脑借助运动而产生内啡肽——那半真半假的愉悦与沉醉,变成了生活中最大的安慰。


   你的寝室有几个微信群

 韦祎

微博上曾有一个热门话题:“女生的关系到底有多复杂?一个寝室65个微信群。”网友们诙谐地调侃着,分享经历。“黑衣大葛格”的回复得到了1433个赞,高居榜首,“其实就是6人建了6个群,1群没有A,方便说A的坏话,2群没有B,以此类推……还有一个你不知道,因为那个群没有你。”相反,网友“杭城”说:“寝室44群,3个是为了密谋给不在的那位过生日而建。

本来,寝室群是大学美好的回忆。每次寝室聚首,都会念起当年给寝室群起的好笑名字,诸如“乱世佳人”“联合国”“琅琊山五壮士缺一”“司机联盟”,等等。“有一天室友们一起睡过了,到了下午4人还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于是我们改了群名,728,下午见!’”。

年初,大三学生星辰搬出了寝室租房,导火索是件小事。一堂分组讨论课上,3位室友不同意她进入小组。“你在别的班不是有很要好的朋友吗?你去找她吧,我们已经和别人组队了!”在室友微笑的回答中,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我只觉得全世界都把我遗弃了,那一刻会有这样的绝望。”后来,星辰得知,3个室友一直在另一个3人微信群”里打得火热,甚至拉进了班级其他同学,却在寝室微信群不交一语。

最让星辰绝望的是,“孤立”她的3个室友,其中有她大一时最要好的闺蜜。而那位闺蜜通过“站队”进入3人小团体,以寻找自己的归属感。寝室微信群除了带来欢声笑语,有时也会成为信息时代校园冷暴力的抽象施暴点。人都具有社会性和趋同性,当人群中大多数人作出一个选择,他人也会不由自主地默认这个结果,这就进一步增加了“孤立”的可能性。

杉月坦然回忆大学时代4人寝室的5个微信群,“一开始是对一人不满,后来寝室关系变得扑朔迷离,第23甚至第5个群一一出现了。这也无甚不可,只是很怀念大一只有一个群的时光。”每次新群的出现,都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她不在寝室时,室友会不会说她坏话?她在寝室时,室友又会不会在微信群里讨论些什么呢?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被打破。

这令人联想到朋友圈一个昙花一现的App,名叫“秘密”。概念引自美国的原版secret,主打熟人匿名社交。这个App为人们制造了一个完全匿名的朋友圈。即言论匿名,不必负责。很多人就会分享一些好友的秘密在里面,“反正别人不知道我在说他”。当你看到别人或讽刺或诉说你的秘密,就会怀疑身边人,所有人互相揣测,陷入死循环。

大学生灰原的寝室43群。不过与前面剑拔弩张的微信群关系不同,寝室的3个微信群是公开化的,并且大家都默认且尊重这种群关系。一开始,灰原偶然听到寝室的两人谈论她看不到的群里的事情。总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后来熟了,发现全然不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团体,尊重他人及其朋友之间的隐秘交流,也是一个人的基本素养。

寝室有几个群并不重要,关键是你有没有一个开放、坦诚的心。对于他人的关系,保持一种尊重的心态,而非探究、怀疑、猜忌。就像灰原的寝室,室友毫不介意告知她其他群的存在,她也选择尊重。这并不是一个被动接受的结果,而是人与人长期相处后建立的信任。

寝室多个微信群,只不过是电子通讯发展下复杂人际关系的具象化展现。这就像有人为小说、游戏画的“人物关系图”,指示箭头众多,令人眼花缭乱。

这个信息化时代,每天我们都被灌进了太多的东西。也许有人说人心不古,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寝室只有一个群,每个人都在心底呼唤着单纯、质朴的灵魂,每个人都渴望着真挚、坦诚的同窗情谊。曾记同窗日月酣,未忘分道梦魂憨。对现实的妥协未尝不是以退为进,退一步进两步,对待寝室群的“大智若愚”莫过于此。

 

如果能跟马云搭戏

赵薇

我觉得马总是个比较好学的人,他不会满足于自己已经在某一个领域登峰造极,而是不断开拓新的领域,扩大企业的版图。

比如,马总现在做阿里影视,就会问到我专业的问题,包括我对影视行业以及电影的未来的看法。

我在回答的时候感觉他听得特别认真,一直在思考。

很多人找马总演戏,他都拒绝了,可能他自己没有想过自己要演什么。什么是好角色马总是能看得出来的,他很识货。

我觉得如果真的要说马总适合什么角色,可能他比较适合演老师,因为他身上很有老师的气质。马总讲话非常有逻辑性,中心十分明确,不会漫无边际、没有重点。

如果能跟马总搭戏,对我来说是非常刺激和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马总是一个很难与之一起演对手戏的人物,他本身就很传奇,非常有个性。他能够在很多人面前演讲,这说明他已经具备了一个演员最基本的素质――大胆,就是他敢于释放自己的内心。

不管是史玉柱还是任志强,马总身边的朋友都蛮有个性的,每个人的表达能力和表达欲望都非常强。虽然他们都是企业家,但似乎每个人都能撑起一台戏。

马总跟我讲过一个特别有趣的故事。

在企业刚刚起步的时候,他受邀去德国做一个演讲,演讲定在一个能容纳两三千人的大厅。结果,连他在内,大厅里只有两个人,但马总还是演讲了。这就是大胆。

以我的个性,要是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估计会说:“既然是来听我演讲的,那就别在这儿坐着了,找个地方我们喝一杯德国啤酒,聊聊天,就能把这个事情讲完了。”

很多人说马总社交能力很强,不管是商界大佬,还是很多演艺圈的人,马总都能和他们搞好关系,比如我、孙俪、黄晓明,我们每天都有联系。

其实,马总并不是个一天到晚跟各种朋友维持热络联系的人,因为他没那么多时间。他是一个有心人,就像有些朋友对我的评价一样。我不是常常跟大家见面,但是每次一见面,也不会让大家觉得有很久没见过面了。马总每次一见面就会立刻跟你说真心话和他遇到的一些事情。

马总会说的一定是发自内心的话,所以大家自然而然地跟他有一种很融洽的关系,他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却能维持社会关系。         

马总是一个完全不给人距离感的人。我隐隐记得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那应该是一次普通的饭局。当时,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天哪,马云就穿成这样啊!穿得这么“破烂”!那件黑色T衫至少穿了五年吧,那条运动裤都洗得有点发白,真让人有想买几件衣服送给他的冲动。跟马总一聊天,你就会发现,他并不需要非穿成什么样不可,无论穿成什么样,他都是他。

我虽然演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但是在生活中很白痴,我是认识马云以后才开始用淘宝的。当时马总问我:“赵薇,你怎么能不用淘宝呢?”马总和他的夫人本身都是淘宝的用户,在他们的生活中,很少碰到不用淘宝的人,所以他们认识我以后就非常热情地推荐我用淘宝。

我知道马总这一路走来很不容易,他第一次挣的一笔钱有2500元,当时他和媳妇特别高兴。后来,他们就把2500块钱像拍电影似的往天空一撒,看着钱慢慢飘下来。成功了之后,马云并不觉得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这是一种特别的珍贵品质。

 

爱情就在掐指一“算”之间

 

张盖伦

1.住在我附近的女性有多少?2.多少人有可能年龄上适合?3.多少人有可能是单身?4.多少人有可能拥有大学文凭?5.多少人有可能有魅力?6.多少人有可能觉得我有魅力?7.多少人有可能和我合得来?”

这是数学家巴克斯笔下的与爱情相遇。他发现,他愿意交往的女人,全世界只有26个。

爱情的规律如爱本身那样辗转迂回,但数学仍能为之提供独特的解释视角。汉娜·弗莱(Hannah Fry)的《爱情数学》一书,介绍了数学家眼中的爱情技巧。

当然,她在书的开篇就指明了自己的目的——“写这本书不仅是为了照亮你的感情生活。我还希望由此展现数学的美与价值。”

 

离散选择告诉你,想变美找个“陪衬人”

假期是结婚旺季,几乎每天都能在朋友圈上刷到婚礼现场图。

朋友做了伴娘,我给她留言说:“你们这伴娘团颜值好高。”朋友回复说:“没办法,新娘子已经把她朋友里长得最丑的几个找来做伴娘了。”

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不过,江湖里早有类似“小贴士”,说新娘子请伴娘时得留个心眼,要把比自己美的通通踢出局,否则很容易被盖过风头。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然而数学家表示,这种“小心机”其实大有用处,特别是在需要展示你个人魅力的场合。

这是“离散选择理论”。人们做决定时往往会遵循一些简单规则。在经济学中,这是所谓的“诱饵效应”。比如,同样的东西,小份卖10元,大份卖18元。商场再给你第三个选项——中份15元。有了这样一个“无关选项”,你自然会更倾向于选择大份,它看起来更划算。

重点来了,“诱饵效应”也会影响人的审美。数学家告诉你,选择一个和你外形尽可能相似但略逊于你的人一同出现,他们的存在会使你更具吸引力——此时,那个和你相像的朋友就是“诱饵”,成为你的加分项。

说明有几个颜值一般的朋友,多重要啊。

 

统计数据很直接,美女并非社交网络宠儿

数学家不仅研究你要如何在爱情市场中胜出,他们还研究,人们如何在社交网络上找到心仪对象。

姑娘们把自拍的角度调了又调,对拍出的成片,又是磨皮又是滤镜,就是为了把“头像照片”这一社交网络的门面装点得更加完美。毕竟,在陌生人交友的情境中,“照片”直接决定了第一印象。

在过去几十年,数学家们一直利用交友网站上的用户资料数据,来研究人们在交友网站上的行为模式。他们通过每个人魅力值的构成方式来计算他会收到的信息数量,并推导出一个表达式。一个比较出人意料而且相当有实用性的发现是——长相不能决定人气。如果一些人认为你很丑,反而对你有益。

如果你是超级美女或者超级帅哥,那么不用担心,尽情“刷脸”,你就是社交网络上的明星。不过,如果你长得并没有那么惊为天人,就请注意,尽量让自己的照片有点个性。不要想着讨好所有人。如果人人都觉得你“还不错”,那并不会让你多有人气。相反,如果一部分人觉得你“漂亮”,而另一部分人觉得你“长得丑”,你反而会在社交网络上收获更多关注。

为什么?因为每个发信息来“勾搭”你的人,也在考虑自己的成功几率。如果欣赏你的人觉得,你的美未必符合大众审美,他们会觉得自己的成功几率更高,因此也有更强动力联系你。

此条似乎不仅适用于网络交友。仔细想想,在演艺市场,那些美得“不痛不痒”的艺人,似乎确实没有那些长得褒贬参半的艺人来得红火。

 

理想伴侣在哪里,最优停止理论帮你“算”

有一句颇文艺的话,戳中每个怀春少男少女的心。那就是“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非诚勿扰》场上,女嘉宾对完全没有恋爱经验的男士大多敬谢不敏。所以,承认吧,和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恋人白头偕老这事,虽然听起来很浪漫,但大家内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一个叫做“最优停止理论”的数学课题可以为寻找“适合你的人”提供最佳策略。其实,这个策略完美契合了一句话:你要在对的时机遇到对的人。

你该在什么时候结婚?数学家列出了一个公式。这个公式告诉你,如果你一生注定会有10段恋爱经历,那么找到“那个他”的最大概率发生在拒绝4个恋人之后,这一概率为39.87%

哦,可是这个方法并没有什么用。除非你能掐会算,否则你如何知道自己的桃花要开几朵。没关系,贴心数学家又换了一种运算方式,他们算的是恋爱时间窗口。数学运算更加繁琐,但是结论还是很有用:假设你从15岁开始谈恋爱,希望在40岁前把自己嫁出去,在前37%的约会窗口中,你要拒绝掉所有人;一旦过了拒绝阶段,你要选择下一个出现的比之前每一位恋人都好的那个人。

不过,这个方法无法保证你百分之百就能与“最佳伴侣”共度余生,事实上,这一概率也仅仅在37%左右。但这是恋爱的简单法则所能带给人们的最佳策略。所以,在数学家看来,嫁给初恋什么的有点太莽撞了。

当然,没人要求你原封不动照搬这套数学法则。如果你真的觉得眼前的人就是“对”的人,管它什么前37%,把幸福紧紧抓牢就好。

汉娜·弗莱用爱情这件小事说明,数学具有融合现实、异象和抽象于一体的美。“对于找寻真实世界中潜在的规律和有违直觉的结果,不论需要怎样的假设,我都将永远乐此不疲。”


意林励志图书 (微信公众号认证
扫描二维码,访问我们的微信店铺
随时随地的购物、客服咨询、查询订单和物流...

赠送胡静海报 意林 2017年第10期(五月下) 课外阅读励志杂志 打造中国人真实贴心的心灵读本

手机启动微信
扫一扫购买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扫一扫购买

打开微信,扫一扫

或搜索微信号:yilinstore

收藏到微信 or 发给朋友

1. 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

2. 点击右上角图标

点击右上角分享图标

3.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收藏